返回

78 最后的晚餐(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乱了,完全乱了。

  EA337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到处都是人们的尖叫,商店中的货物被疯抢,街上到处都是喊杀和斗殴,一辆辆车子要么被开走要么被烧毁,有钱人个个人心惶惶,平民阶层率先崩溃,陷入无政府主义的混乱深渊。

  许多小型飞船从各个地方喷射着火焰冉冉升起,那些处在社会顶尖的人们纷纷带着全家人慌忙逃离。

  避难所前人满为患,每个人都想挤进去,流血冲突络绎不绝。

  再多的治安人员此刻都于事无补。

  最让人心痛的一件事,某个女人抱着怀中哇哇大哭的孩子,在一栋房子前嚎啕着求开门,明明屋子的主人就躲在门后面,居然把门锁的更加严密。

  所有这些我全部看在眼里。

  这颗看似和平的星球,无数获得永生的人,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表象,在真正的灾难面前,所谓的理想化社会完全不堪一击。

  安东尼望着夜幕下行将崩溃的圣保罗,他似乎很激动,心里在挣扎着什么。

  望了望身后的父亲,又望了望夜幕下的远方,安东尼咬着牙,快步来到碎了一地的落地窗前,大吼一声。

  “星爵!”

  深蓝色的星爵GT空中飞车一声呼啸,从街道上飞了上来。

  “儿子,你干什么!”梅森又气又怒的说道。

  “爸,EA337马上就要毁灭了,我们只有一个小时,女王的大军根本来不及赶过来救援,再也不存在家族的未来和我的宿命了……”长久压抑在安东尼心中的情绪终于爆发了,这一刻他大彻大悟,明白了对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谁,激动而决绝的说道:“在生命的最后几年,我要去找我挚爱的人!哪怕粉身碎骨!”

  说完,他跳上那辆空中飞车。

  “你!你这个蠢货!在EA337生死存亡的时刻,你居然还想着你的儿女私情、还有那个乡下女人!”父亲简直就是暴怒着破口大骂道:“今晚只要你走出圣保罗,那我们父子俩的关系从此就一刀两断,你再也别回来了!”

  “我也没打算回来。”安东尼一踩油门,空中飞车飞驰而去。

  我顺手甩出一道光,光线准确的没入安东尼的身体,没有别的作用,只为治愈他身上的绝症,这也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

  安东尼回头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一个微笑,旋即消失在黑暗幽深的夜色中。

  他去的方向是西半球,波姬的老家,那个宁静偏远的小乡村。

  这对恋人的故事到此为止,至于他们俩最后的结局,安东尼有没有找到波姬、波姬有没有原谅他,我并不知道结果如何,我只能默默的祝福他们,希望安东尼真的成功了,他们又在一起了。

  “哎!”

  见到儿子这样,梅森整个人仿佛瞬间老了下去,颓然坐在地上。

  “这是谁都想不到的事情,如果我是你,我也会对这个儿子恨铁不成钢。但是事已至此,希望你能想开点。”说完,我抬头望向遥远而幽深的星空:“原本我打算即刻前往昴宿六,但是这次贝赛因人的战舰上有两个我认识的人,他们彻底打乱了我的计划,我试试去阻止这场战争。”

  来到近地轨道,我站在这三艘巨型飞船面前。

  看上去我小的就像是蚂蚁,和这三个大家伙完全不成比例。

  很快,两条熟悉的人影出现在我身前,但是故友重逢非但没有一丝愉悦,反而形同陌路。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我曾经的……”娜塔莎嘴角微笑,率先说道:“主人。”

  但是我的第一句话却是和阿呆说。

  “阿呆!”我大吼道:“你知不知道你的主人莎拉有多挂念你!哪怕她病的昏迷不醒,嘴里还在叫你的名字!而她现在失踪了,生死未卜!”

  阿呆无动于衷。

  “你再怎么吼叫也没用了,他完全不会听进去。”娜塔莎笑盈盈的说道:“那天你带着第三使徒逃离TP1800,十三号机当场被销毁,我们跟随贝赛因人回去以后,阿呆被他们彻底改造,浑身的铁甲被替换成无坚不摧的超强合金,如今阿呆已经变成一台终极杀戮机器,当然,自我意识也毫无意外的被抹去了,只会听从命令行事。”

  我愣住。

  如果莎拉在这里,听到这样一个结果,她该有多么伤心。

  “当然,我现在也和以前不同了。”娜塔莎自信的笑道:“再也不是那个只能在你身边言听计从的手下。”

  “我早就料到这个结果,你的性格会让你走上不归路,没想到这一切来的这么快,当初我创造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错误。”

  “不归路?投靠邪恶的贝赛因人就是不归路?我可不这么认为。”娜塔莎冷笑道:“只要对我有用的路就是光明大道!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贝赛因人给了我想要的东西,他们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如今我跟你一样强大,不,比你更加强大。”

  尽管我想要否认,可是我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娜塔莎和阿呆都已经变了。

  她已经不再是整天和我抬杠的那个可爱的手下。

  他也已经完全不再呆滞。

  “什么都别说了。”我暗暗握紧双拳,咬牙说道:“离开这里,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离开这里?真可笑,你又不是我的主人,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娜塔莎低头看了脚下的EA337一眼,讥讽的笑道:“该不会……你又为了心中那愚蠢幼稚的正义,想要为这颗行星强出头吧?”

  我冷冷的盯着她,没有说话。

  “沉默就是默认,那我就先杀了你!”

  就在娜塔莎快要动手的时候,整个世界陷入了不同寻常的寂静。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向我们飞过来,我、娜塔莎、阿呆三人,同时转头向遥远而幽深的星空看去。

  嗡!

  这只是一个象声词,实际上没有任何声音发出,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脉冲波动,巨大无比,无边无际,速度快的简直超过了光,从我们身上扫了过去。

  同时也无差别扫过了三艘超级战舰、行星轨道周围的卫星和空间站、深空中的陨石和尘埃、EA337殖民星、闪耀迷人的双星系统……等等等等,所有东西。

  与此同时,娜塔莎身上也响起了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

  嘟嘟嘟!

  嘟嘟嘟!

  嘟嘟嘟!

  她不耐其烦的从身上掏出一个通讯器。

  “什么?我才刚到昴星团,连一颗星球都没有占领,你就让我回去?”

  “你说的是真的?刚才那道震荡波来自III形文明?银河系中心发生了惊人的变故?我知道了,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我马上回去!”

  收回通讯仪,娜塔莎再度望向我,冷笑道:“动手吧!”

  “我现在不想和你打。”

  “但是我想和你打!”

  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曾经的主仆反目成仇。

  就像娜塔莎自己说的,她如今的力量的确已经和我不相上下,甚至隐隐超越了我。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也已经明白一件事,不同的星球掌控者,在个人力量上面会有强弱悬殊,有时候差距甚至非常大。

  眼下她一直在攻击我,用任何方式。

  拳打、脚踢、拍掌、肘击、扫腿……这种原始的打架方式看上去十分野蛮,但也最简单直接暴力,我们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任何一击的威力都无与伦比。

  而我一直在后退,我不想对曾经最亲近的人动手。

  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一退再退,我终于露出致命的破绽,被她牢牢抓住。

  一个瞬移来到我面前,娜塔莎的右手五指并拢,幻化成一把锋利的长剑。

  下手狠辣,毫不留情,一剑,刺向我的心窝。

  刹那间我被贯穿了。

  这点伤无法威胁我。

  虽然肉体上并没有多少痛苦,但是我灵魂深处的“心”却钻心的痛,为什么曾经的主仆,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我抬头望着近在咫尺的她,嘴里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完全是被气出来的:“你真的对我动手……”

  “这次只是一个教训。”她抬头仰天大笑,笑的那么猖獗,仿佛整个宇宙都已经变成囊中之物:“下次见面,就是我终结你的时候,我不会再手下留情,我曾经的……主人。”

  这一刻,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女疯子。

  “呵呵。”

  伸出手,我微笑着,轻轻抚摸她的脸庞,她没有躲:“虽然你现在更加漂亮,但我还是喜欢那时候的你……”

  回应我的,是娜塔莎无情的一脚,正中腹部,以及那冰冷的两个字。

  “滚开!”

  一瞬间我向后飞出去上千米,而后随着地心引力,缓缓往下坠落。

  原本这场不可避免的战争,以震荡波的扫过轻易结束了。

  EA337与昴宿六的距离只有13光年,震荡波此刻的逃逸速度,扫过整个昴星团也只要一瞬间。

  我终究还是辜负了T博士的期望,没有赶在震荡波到达之前通知艾玛女王,不知道博士有没有预知此刻这一幕?

  身上开始发烫,我的下坠速度越来越快,剧烈的大气摩擦即将点燃我,随手撑起一个能量罩,然后我放任自己的身体自由落体向下坠去。

  最近一直在忙忙碌碌,好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清净。

  云层在我身边不断向上掠过,狂风在我耳边呼啸嚎啕,紧接着我看到几只五颜六色的鸟在我身边盘旋环绕。

  呱!呱!呱!

  似乎连这些EA337独有的臭鸟都在嘲笑我的失败。

  片刻后。

  轰!

  我掉进了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中,巨大的冲击力掀起千百米高的惊涛骇浪。

  冰冷的海水转眼间包围了我,无数细小的鱼类在我身边游动。

  我越沉越深。

  不知道过了多久,双脚终于触及海底,这里的世界是多么黑暗,再强烈的阳光都无法照射进来。

  一些发光的小鱼小虾在周围滑稽的游动,许许多多外形奇特的深海鱼类穿梭在岩石和海藻群中,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这些低级动物都在依靠着本能觅食。

  而在黑暗的远方,像是一座山一样庞大的巨型海怪,似乎正在蠢蠢欲动。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古往今来,多少伟大的哲学家,从没有得出过统一的答案。

  可是看看这个黑暗世界的小动物们,有些鱼儿甚至不到小拇指盖大小,一生何其短暂,还有很高的几率被高级一点的捕食者吃掉。

  可难道它们就不活了吗?它们不还是每天都在寻找食物?

  我低头沉吟,似乎渐渐有点明白了。

  任何生物,小到细菌、大到巨兽,都有活下去的强烈愿望,而任何更高级的生命意义,都建立在“存在”的基础上。这个事实无关道德,无需批判,是所有生命体系都通用的普遍原则。

  所以萨特才会说,存在先于本质。

  但是一个生命的幸福,往往建立在其他生命的痛苦上,小鱼为了活下去必须吃海藻,大鱼为了活下去必须吃小鱼,人类为了活下去必须吃动植物,谁又能为了别人的生存,毅然放弃自己的生命?也许只有上帝才能做到。这就让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地狱,人吃人的地狱,任何生命都无法摆脱不可避免的矛盾冲突,仿佛上帝指着全世界,向我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这个世界很美好,但是如果你想活下去体验世界的美好,你必须拿起武器杀害其他人。”

  因此萨特说了另一句话,他人即是地狱。

  那就只有做一个选择,在整个银河系所有文明都收到了震荡波的时候,选择帮助谁、抵抗谁、毁灭谁。

  我选择完成自己的使命,哪怕来不及了也要完成。

  一念及此,我跨出一步,瞬间来到杜马科技办公大楼顶层,直接钻进了虫洞装置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