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70 梦断圣保罗(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哪怕再万无一失的事情,有时候也会出乎人的意料,人生更是如此,不到那一天,你不会知道自己要经历什么。

  舞会结束后的第二天,波姬难得睡了个懒觉,结算了一下报酬。

  然后她用星球网络联系了一下住在这个星球背面的母亲。

  “妈妈,我明天就回家了,你身体还好吗?”

  “怎么突然要回来了?是不是碰到了困难?”

  “没有,就是想回来陪陪你。”

  “我很好,你放心工作吧,不用担心我。”

  就这样,米莉亚掐断了通信。

  这只是个小插曲,认定的事情波姬不会轻易改变,她回家的想法更加热切了。

  可是当她收拾好东西,来到站台,却等到了一条不幸的消息。

  ——通往家乡的高空列车出了故障,应该说总公司的中控程序出了故障,所有开往西半球的列车全线瘫痪,正在紧急抢修,什么时候修好还不一定。

  没关系,列车不能坐,可以选择飞行器,再不行就航海,或者花大价钱使用远距离瞬移装置,总有方法可以回家,只是费用可能贵一点。

  但是最倒霉的事情来了。

  除了高空列车,其他方法都需要登记证件,波姬翻遍了包裹,她的证件遗失了。

  种种看似巧合的事情组合在一起,成功把她留在了圣保罗。

  补一张证件需要一个月,与其百无聊赖的呆一个月,不如继续工作。

  于是,在办公室里领导略微诧异的目光下,波姬又签了一份雇佣合同,为期一年。

  她又回到了岗位上。

  大约一星期后。

  早上,天还没亮,屋子外响起门铃声。

  波姬穿着睡衣,揉了揉惺忪睡眼,起身打开门。

  门外是一个矮个子机器人,举起手中一捧鲜红色的花束,电子眼闪了闪说道:“您的快递。”

  在圣保罗整整一年了,这个冰冷的城市里,从没有人送过她礼物,哪怕是生日那天。

  她非常开心的接过花束,这是种红的滴血的花朵,在她的家乡非常普遍,几乎漫山遍野,也没有任何寓意和花语。

  花束中夹杂着一张半透明的电子卡片,本以为是哪个同事送来的,上面肯定写了些祝福、开心之类的东西,可当波姬拿起卡片看过以后,不禁皱起眉头。

  指尖触碰在电子卡片上,一束蓝光呈扇形向上扩散,字迹缓缓浮现。

  卡片上写着一首诗:

  我是最后的朱庇特人。

  我所见过的事物,你们绝对无法置信。

  我目睹战舰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

  我看着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

  所有这些时刻,终将流失在时光中。

  一如眼泪,消失在雨中。

  死亡的时刻到了。

  ——你的仰慕者,敬上。

  “朱庇特人?仰慕者?”波姬不禁皱起眉头,她想问问那个快递机器人,这份快递究竟是谁送的,可是机器人早已消失在大街上。

  然后,波姬想当然的把这件事当成了恶作剧,直接将花束扔进附近的垃圾桶里。

  第二天早上,门铃声又响了。

  还是那个机器人,还是那束花,花束中同样夹杂着一张电子卡片。

  “你先别急着把东西给我。”波姬直截了当的问道:“告诉我,这个恶作剧的主人究竟是谁?谁派你过来给我送花的?”

  “公司有规定,不能透露雇主的任何资料,否则我将会被销毁。”

  尽管早就知道是这个回答,波姬依然气的不轻,一把接过花束扔在地上,然后踩了几脚。

  “你回去告诉那个人,别再用这种愚蠢的方式烦我了,如果想讨好我,不如直接送点钱过来实际点!”

  第三天,同样的时间,花束和卡片如期而至。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一星期,半个月,一个月,从未中断过,每次都是同样的东西,花束和卡片。

  “我快疯了!”

  又收到一束花,直接将花束扔进垃圾桶里,垃圾桶都快被塞满了。

  但是等到两个月后,波姬的想法渐渐改变了。

  没人会用同一种方法,毫无新意的捉弄人两个月,她也没得罪过任何人,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个躲在背后的神秘“仰慕者”,也许是认真的。

  而且两个月的花束和电子卡片加起来,对她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钱。

  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看上过她,接近她的人也只不过为了和她上床,更别提这种非常另类的“追求方式”,波姬不禁心头如小鹿乱撞,猜测这位仰慕者的年龄和尊荣,也曾想过对方会不会是一个猥琐的老头子,所以始终不肯露面,这个想法冒上来自己都会发笑。

  她猛然间想起那些被遗弃的花束,每一束花中间都有一张电子卡片,此刻她非常想知道这些卡片里到底写了些什么。

  一念及此,波姬疯狂的冲出屋子,然而垃圾桶早就被人清理过,里面已经空无一物。

  那就只有等新的花束和卡片送到。

  次日,机器人像闹钟一样准时出现。

  接过花束,波姬满心欢喜的打开电子卡片,里面是另一首诗:

  战争,无尽的战争。

  我们最终胜利了,这是最高的荣誉。

  在我们所向披靡的舰队下,一切文明都显得不堪一击。

  包括我们的敌人、我们的盟友。

  从此,银河系将迎来真正意义上的大统一。

  朱庇特人必将在星海中永存!

  ——你的仰慕者,敬上。

  日子一天天过去,收到的花束和卡片越来越多。

  这些卡片中的诗句成了她工作、被骂、受气之余最大的心灵支柱,尽管所有的诗句都没有赞美过她,讲述的都是一个名叫朱庇特的古老种族的故事。

  中途因为好奇,波姬在星际网络输入了“朱庇特”三个字,她想了解这些古老的诗句究竟讲的是什么,她想了解这个从未听说过的种族,也许这位神秘的“仰慕者”就是朱庇特人的后裔,但是星际网络显示的结果却让她非常失望。

  ——银河系中没有这样一个种族。

  她不甘心,她想要了解这位仰慕者的一切,于是一时冲动,花了大价钱买下厚厚的几百册书编成一套的《银河系百科全书》,没完没了的查过去,直到翻过最后一页,结果依然让人沮丧,从来没有哪个种族叫做朱庇特。

  “难道这些诗都是他瞎编的?”波姬不禁对这个仰慕者的动机起了疑心。

  半年后,快递断了。

  而她心烦意乱。

  没有任何预兆,那个可爱的矮个子机器人,再也没有来按响门铃,打扰她的睡眠。

  就像每天都需要睡觉一样,突然被剥夺睡眠的感觉并不好受,波姬魂不守舍,一天工作下来不知道打碎了多少个餐盘,出了多少乱子。可她完全不在乎,也没时间关心别的,她心中暗想,会不会是对方已经对自己不感兴趣?可是对方根本没有提出过和自己相见的要求,也没有现身过,我完全没有做错任何事啊……

  几天后,一场假面舞会等待着波姬。

  不同的是,这次舞会是同事、好友举办的,她成了参与者,而不再是佣人。

  与会者大约二三十人,场地选在一个看得过去的地方,就像是平时的朋友聚会,和豪华沾不上边。

  大家带上提前准备好的面具,纷纷入场,谁也认不出谁。

  也许假面只是为了掩饰这些人平凡的出身和卑微的自尊。

  人们纷纷挑选好各自的舞伴,波姬站在那里,抬头望去,没有人过来和她搭讪,她心中有种淡淡的酸楚。

  “我尊敬的女士。”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可以邀您共舞一曲吗?”

  波姬不禁欣喜若狂,转身看去,没想到这个声音是在向她身边的一位女孩发出邀请。

  那种孤独感和失落感更加巨大了,一瞬间她有种歇斯底里的冲动,想扯下面具去舞池边上的沙发里喝闷酒。

  突然,某个家伙抱住了她的腰肢,然后十分老练的握住波姬的手掌。

  她吓了一跳,想要尖叫出来,抬头看去,这是个身材挺拔的男人,乌黑俊朗的头发,面具下的脸庞看不真切,但是那一双淡金色的瞳孔却在散发着迷人的光晕,让人不可抗拒。而且那种热烈的目光……仿佛在这个男人眼里除了波姬就再也别无他物。

  下一秒,音乐响起。

  两人在舞池中不断旋转跳舞,有生以来波姬第一次享受到被重视的感觉,别提有多开心了,在这个陌生男人的带领下,他那熟练老道的舞步极力配合她,将周围一对对舞伴比了下去,最终舞池中只剩下他们两人。

  头顶的聚光灯这一刻只为他们闪耀。

  疯狂的旋转,手掌、肩膀、腰肢的亲昵触摸,令人眼花缭乱的聚光灯,还有这个神秘男人身上散发的迷人香水味,波姬感觉整个人都晕眩了,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他是谁?为什么和他在一起我感到如此宁静和幸福?波姬这样想。

  一曲作罢,全场掌声雷动。

  神秘男人向她行了个绅士礼,亲吻她的手掌,打趣的说道:“尊敬的波姬*贝丝小姐,我就是你的仰慕者,那个给你送了半年花,有一半被你扔进垃圾桶里;为你写了整整半年诗,赞颂的却全部是一个叫做朱庇特种族的那个蠢蛋。”

  “我就知道……”波姬快疯了,她忍住心脏即将从嘴里吐出来的冲动,抬头微笑着问道:“那么我可爱的蠢蛋,你的真实身份究竟是谁呢?”

  神秘男人缓缓拿掉面具,那是一张略微苍白的脸颊,挺拔的眉毛,英朗的额头。

  他微笑着说道:“别人都叫我杜马科技的唯一继承人安东尼少爷,但我更喜欢称自己为诗人安东尼。”

  波姬惊呼一声,彻底晕厥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