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57 悲伤的日记(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父亲推开沉重的大门,一只脚跨进来,然后苍白着脸色倒了下去,抽搐了两下,再也不动了。

  鲜红的血从他身下流出来,血腥味缓缓弥漫整个沉闷房间。

  妈妈连忙把我赶进卧室,关上门。

  随后我听到她在门外绝望的哭喊一阵高过一阵。

  心底的好奇又促使我将房门打开一条缝,这是我人生中、也是我整个童年时代记忆最清晰的一幕,妈妈抱着父亲的尸体,仰起脖子撕心裂肺的嚎啕,眼泪一滴又一滴从她下巴上滚下来,滴在父亲腰部硕大的伤口上。

  然后,战争爆发了。

  我叫星之子,群星之子。

  这是我的家园,船底座位于银河系边缘地带一颗叫做弥赛亚的巨行星上。

  他们并不是我的亲生父母,在我刚刚学习弥赛亚语言和文字的时候,妈妈就试着告诉我,是上天把我赐予了他们。

  应该在很多年前,那时候父亲和妈妈都还年轻,十分热衷于星际探险,一次经过外太空某一片荒无人烟的星际空间,发现了一艘遇难飞船,而我就在飞船上的逃生舱里哇哇大哭,生命垂危。

  然后我就来到了这里,弥赛亚星。

  花了很长时间,我才理解我不是父母亲生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的外貌一点都不像他们、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却没明显长高多少,但是父母却已经走完半辈子。

  有一件事我理解的比较快。

  这颗星球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巨大、荒凉,地面是土黄色的,各种层层叠叠、奇形怪状的高山,无边无际如同一潭死水的海洋,稀薄的云层和天空,燥热的太阳,还有……难得能够看到的绿色植物。

  以及那些该死的入侵者。

  大约一千年前,弥赛亚人进入星际时代。

  先驱们乘坐简陋的飞船,配备一些基本的设备,靠着顽强的勇气,就敢于飞出太阳系进行星际旅行。

  虽然大多数人有去无回,最终命丧深空,但也有人在无数年后成功归来,讲述旅途中的种种所见所闻,被奉为民族英雄。

  我们只是喜欢冒险,并非想要移民扩张。

  可是却被躲在黑暗中的庞然大物盯上了。

  这些家伙被称之为“入侵者”,没有人知道他们来自何方,大家只知道一点,在某年某月某一天的某分某秒,上万艘巨大的飞船从天空中降落下来,弥赛亚星毫无意外的被他们给占领了。

  然后我们成为了奴隶?

  不,比这更糟糕。

  入侵者直接占领最适宜居住的北方,把我们集体赶往大陆南方,那里空气稀薄的几乎让人窒息,食物匮乏的连虫子都很难生存。

  我们曾经试图反抗,不管男女老幼全都拿起武器,无数人以鲜血和生命换回的结果却是一道巨大的屏障——地狱围栏。

  地狱围栏直接将大陆分割成两半,谁都无法跨过去,跨过去就只有死亡。

  然后就是持续了几百年的饥荒、瘟疫、暴动、还有灾难。

  最可悲的时候,整个弥赛亚种族人口不到十万,而几百年前却超过十亿人。

  我们还是撑过来了,虽然依旧在苟延残喘,随时处于灭亡的边缘,但至少大部分活着的人已经适应了南方的环境。

  自从捡到我以后,父母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变。

  妈妈从来没当过母亲,在南方恶劣的环境下,不是很强壮的女人生孩子通常都会伴随生命危险,即使侥幸生下来孩子,也有超过90%的几率孩子夭折。

  听说弥赛亚族的孩子记忆力十分差,小时候的事情几乎不记得,刚出生一两年内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但是我好像不一样,从父母捡到我那一刻起,我记得所有的事情。

  有一次晚上我尿床了,父亲又气又怒,很想把我扔掉,母亲一边笑话他一边给我收拾床单。

  有一次我躺在摇篮里,眼睁睁的望着父母在床上亲热、脱衣服、然后……虽然我还没掌握语言,但我心里很清楚,他们在做一件很庄严神圣的事情,交配。

  有一次我的食物吃完了,又哭又闹,妈妈抱着我,穿上宽大的斗篷,冒着沙尘暴走了很远很远来到最近的集市上。

  有一次父亲牵着我的手出去散步,一帮身体中流淌着正统弥赛亚人血液的孩子嘲笑我是个没有亲生父母的“丑八怪”,我哭了,父亲赶跑了那群讨厌的孩子,蹲下身,摸着我的头,微笑着向我说了一句话,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

  “你虽然不是弥赛亚人的孩子,但你永远都是我和你母亲的孩子。”

  几个月后,父亲被举荐成为弥赛亚议会的正式议员。

  几年后,父亲成为了全体弥赛亚人的领袖,也是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位领袖。

  在经历了惨痛的教训和苦难后,大多数弥赛亚人都变成了保/守派,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着,整个种族就在这种岌岌可危的气氛下艰难前行。

  然而父亲是个激/进派,他主张和入侵者正面谈判,以最大努力争取到更多的生存空间,虽然有一部分死忠一直追随他,但绝大部分人都不赞成,也许就是这个原因酿成了父亲今天的悲剧。

  深更半夜的一次秘密会议后,父亲决定带上人马,翻过地狱围栏,去和入侵者正面谈判。

  结果是所有人都牺牲了,而父亲虽然拖着受伤的身体回来了,最终在家门前轰然倒下。

  巨人的倒下促成了另一件事。

  全体弥赛亚人幡然醒悟,入侵者绝对不可能做出任何妥协,于是在几十名议员和长老的煽动下,纷纷拿起武器,第二次全面战争即将爆发。

  此刻我们的人口刚刚突破一百万大关,几百年的恢复,只增长了十倍的人数。

  只有母亲是清醒的,她深深的明白,一千年前,十亿弥赛亚人都打不过入侵者,如今一百万弥赛亚人更加打不过。

  议会成了妈妈这段时间经常奔波的地方,她来回于每一位议员之间游说,企图让一个个疯狂的议员冷静下来。

  不懈的努力反而招来了最不公平的待遇。

  彻底失去理智的群众,将妈妈定义成反/动派,出于某种阴险的动机而要阻止这场蓄势待发的战争。

  妈妈被送上了火刑架,尽管她曾经是领袖挚爱的妻子。

  我站在下面,伴随着群众们的一声声高呼,眼睁睁的望着行刑者点火,大火一点点蔓延上去,很快遍布妈妈全身。

  “烧死这个恶毒的女人!”

  “我们已经被逼到了悬崖边缘,她却企图阻止战争来让自己获利,该死!”

  “这个女人的灵魂肮脏不堪,应该受到上苍的责罚!”

  妈妈忍受着非人的折磨,隔着熊熊大火,我看到她身上的衣服在融化,她的皮肤在烧焦,她的血肉在翻滚。

  从始至终,直到死亡,妈妈都没有吭一声。

  也许由于我一直在场的缘故,妈妈始终用微笑面对我,即使那笑容最后看上去比哭还要让人难受。

  大火把一切烧成灰烬,人群也散去了。

  我把手伸进怀里,取出一团皱巴巴的纸。

  这是在被抓之前,妈妈留给我最后的东西。

  打开纸,里面是一幅地图,一片群山中有一个不起眼的山洞。

  沿着地图我走了三天三夜,终于找到那个山洞。

  里面是一艘飞船——父母年轻时候曾经用来星际探险的飞船,很小,只能乘坐三四个人,表面落了厚厚一层灰,看来已经放在这里尘封了几十年。

  同时我也明白了妈妈的用意。

  ——弥赛亚星已经没救了,越早离开越好。

  跳进船舱,控制台边就有一本陈旧的《探索号飞船驾驶手册》,很快我学会了如何驾驶这艘飞船。

  那就走吧,我本来就不是弥赛亚人,将我养大、和我最亲的两个人已经相继离世,这个星球上只剩下一场完全打不赢的战争、以及无数的死亡。

  飞船尾翼冒着蓝色火焰,从山洞里迅速开出来,一个急转弯向高空迅速攀升。

  我低下头望了望地面,在地狱围栏附近,几十万弥赛亚人已经武装完毕,对面却是一千人组成的一支毫不起眼的入侵者队伍。

  随着一声号角,战争爆发了,每一个入侵者的倒下,都是以成百上千个弥赛亚人的生命换来的。

  而在远方,入侵者建造的宏伟城市前,一支十万人的军队才刚刚集结完毕。

  探索号穿透云层,来到外太空,地面上的战争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茫茫宇宙,我应该去哪里?

  这一刻,我又想起了我的名字。

  我叫星之子,众星之子,星辰是我的摇篮,宇宙是我的家园。(这里出现了一个看似不合理的单词,船底座。星座是地球人独有的产物,但是考虑到给其他文明设计一大堆星座不切实际,就把地球人的星座套用过来了,也可以这么理解,弥赛亚人把船底座称之为别的星座,主角翻译过来就是船底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