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54 当绝望开始蔓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再次回到地表。

  眼前是一片金黄色的沙滩,一些机器人在沙滩上散步,还有些机器人在踢一个金属圆球玩耍,类似于地球上的足球运动。

  沙滩外是一望无际的深蓝色海洋,一波又一波的浪潮起起伏伏,拍打在礁石上溅起朵朵雪花,咸湿的海风不断吹过来。

  背后是广袤的青绿色草原、一些奇奇怪怪的树木,还有众多形形色色地球上没有的小动物。

  再往后,大背景就是一座后现代化的海滨城市,无数高楼大厦林立,许多飞行器穿梭在大楼间。

  这是第四大陆,位于东北海岸线的某个地方。

  此刻日正当空,天际蔚蓝。

  一片美好安宁。

  谁都不会把这颗充满活力的星球,和即将到来的“黑暗绝望”联系在一起。

  但是事实无法改变,该来的总会来,而且比任何人想象中来的都要快。

  一阵沉闷而微弱的隆隆声从天际传下来。

  我皱起眉头,抬头望天。

  娜塔莎、莎拉、阿呆同样抬起头。

  天空中是浓密的大气层,白云像是棉花糖一样,一层又一层,浓的化不开。

  突然,云层隐隐涌动起来。

  很快风起云涌,浓密的云层向四周迅速退开去,中心区域不断加速最终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隐隐露出一艘巨型飞船的模型。

  ——贝赛因人那标志性的、直径超过一万米的、大到无以复加的巨型飞碟。

  和沉寂在星际空间中的那艘远古飞船不同,这艘飞船是崭新的,外表光滑,漆黑如墨。

  飞船缓缓下降。

  沙滩上的机器人纷纷抬起头,露出惊恐莫名的表情。

  背后那座海滨城市也发现了这艘飞船,到处响起雷鸣般的警报声,顷刻间无数飞行器、战斗机从城市上空火速集结飞过来,不过和贝赛因人的巨型飞船相比,这些飞行器小的就跟蝼蚁一样。

  各种新闻媒体、社交网络也第一时间报道和关注了这艘巨型飞船,相信用不了一个小时,全世界都会知道TP1800来了不速之客。

  最终巨型飞碟幽灵般的固定在海平面几米高的地方。

  飞碟下方没有任何火焰和燃料喷出来,也没有掀起数十米高的惊涛骇浪,更没有雷鸣闪电,这艘飞船……就像是天狼星人的亮银色蝌蚪状飞船那样,完全违反了物理定律,仿佛地心引力已经在它上面彻底失去了效果。

  区别只是天狼星人的飞船十分袖珍,而贝赛因人的飞船则大的可怕。

  一道光柱从飞碟底部射下来。

  光柱散去,其中渐渐浮现出四条人影。

  其中三个家伙属于同一个种族,头上有双角,浑身皮肤黝黑,双眼血红,背后有一对翅膀,手指甲很长,牙齿又长又尖,走路的双腿是两只羊脚,类似《圣经》里的恶魔。

  ——这就是达到II形文明顶端的贝赛因人,看外貌已经能猜出几分他们的秉性。

  另外一个家伙,也就是TP1800这次潜在的买主,我完全无法形容,只能说这就是一只三米高的、极端丑陋的、人立起来的大甲虫,手中却拿着一根镶嵌宝石的拐杖。

  这四个“生物”完全站在海面上,边走边聊,向沙滩漫步走来。

  一旦他们走上沙滩,也许就意味着这颗星球的终结。

  我转过头,看了看我的同伴们。

  娜塔莎看上去很平静,我猜不透她是怎么想的,她会在意别人的生死存亡吗?

  莎拉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目光盯着海面上的四个不速之客一动不动,双拳渐渐握紧。

  阿呆只是担忧的望着他的主人。

  然后我也为自己想了想,扪心自问,曾经为了一个赌注,我可以毫不犹豫的毁灭TP1800的一座城池、几百万机器人,那么此刻这颗星球的未来,我到底要不要管?当然我想过一走了之,心里也不会有什么内疚,眼下看到莎拉那幅认真的样子,就好像马上要去赴死,我还是选择了……帮她一把。

  ——也许就像十三号机说的,我们四个都会被贝赛因人消灭,那又有什么关系?

  “呵呵。”我突然苦笑道:“看来那句话说的真没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假如你内心是个好人,哪怕你坏事做尽,也无法证明你就变成了一个大坏蛋。”

  “不对。”娜塔莎直接否认:“好坏都是人为定义的,道德在宇宙中就像是纸上谈兵,在上帝眼里,只有存在和不存在两种状态。”

  “你怎么知道上帝是这么想的?”我反问她。

  娜塔莎愣了愣,没法回答。

  沙滩上聚集的机器人越来越多,很多执法者也赶了过来,全副武装、全力以赴任何可能的突发状况。

  而首先面对四个“不速之客”的,则是从城市中飞掠过来的无数飞行器。

  超过十门离子加农炮,也已经在半空中积蓄满能量,炮口对准这四个外星人,随时可以开火。

  其中还有一两架战斗机装载了核弹头,蓄势待发。

  某个贝赛因人皱了皱眉,取出一件装备。

  像是一块手表,平放在他黝黑的手掌心里,仪器表面有个红色小按钮。

  他伸出另一只手,又尖又长的指甲,轻轻将红色按钮按了下去。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绝对超越了任何人想象力的极限。

  一个莹白色的光球,以那件装备为中心,不断膨胀扩散开去,很快变成了一个方圆千百米的巨大泡沫,将天空中无数飞行器笼罩在内。

  啵!

  光球破裂了。

  所有三维的、立体的、奇形怪状的飞行器,纷纷变成了一片一片的,就像是一张张纸,软绵绵的飘落下去,浮在海面上,随浪涛起伏!

  零维是点,一维是线,二维是面,三维是立体,四维有种说法是长宽高加上时间,还有种说法是……我们尚且还无法明白四维时空。

  那么三维的东西,怎么会凭空变成二维?

  恐怕这就是处在II形文明顶端的贝赛因人的恐怖之处,他们掌握了远远比TP1800先进无数倍的科技,而其中一项就是……维度打击!

  这样的战斗毫无胜算,也毫无悬念。

  守在沙滩前线的执法者们瞬间崩溃了,围观的机器人也崩溃了,纷纷各自逃命,慌不择路,毕竟谁都不想打白白送死的仗。

  莎拉原本还尚存一丝希望,准备拼死一搏,用自己的生命来捍卫TP1800的未来,此刻空灵的双眼中早已如死灰般了无生机。

  三个贝赛因人和那只手持权杖的大甲虫,终于跨上沙滩。

  大甲虫发出刺耳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在笑,似乎这笔生意谈成了,TP1800即将易主。

  莎拉的脸色则变得更加阴沉。

  这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天空中,从不同方向飞来五道光芒,如同流星赶月,不用怀疑,这是TP1800最后的希望——被誉为最强战斗力的另外五大使徒。

  法隆、雷狱、冰天、力王、魅影,分属五块大陆的最高统治者,再次聚集在一起,挡在贝赛因人面前。

  “你们……”莎拉抬头望向五大使徒。

  “我们错了。”法隆说。

  “当初你跟我们说所有人都被更强大的存在控制着,我们不应该怀疑你……”雷狱渐渐握起双拳。

  “要是我们早做反应,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是冰天的话。

  魅影:“贝赛因人的科技虽然十分强大,但身体毕竟只是血肉之躯,只要我们六人再度齐心协力,我相信可以拯救我们的星球!可惜极光永远也看不到这一切了……”

  “还废话说这些干什么,大家一起冲上去,把这四个家伙撕成碎片!”

  力王大吼一声,他的身材也最魁梧,直接冲上去,高高跳起,沙包大的拳头一拳砸向敌人。

  拳头还没打到敌人,力王突然痛苦的大叫起来,从半空中跌落下来,狠狠摔在沙滩上,抱头乱窜。

  周遭空间一阵波动,十三号机庞大的身躯缓缓浮现,方才就是它用量子纠缠干扰了力王的举动。

  “主人。”超级计算机向三个贝赛因人臣服下去,完全没有半点当初的气势。

  某个贝赛因人点了点头,目光望向剩余的使徒。

  “我明白。”话音未落,十三号机再度使用量子纠缠。

  法隆、雷狱、冰天、魅影,这四个使徒也纷纷痛苦的大吼起来,头痛欲裂,倒地不起。

  用不了一会儿,五大使徒彻底变成了毫无人性的杀戮机器,再度站起身,目光空洞,站到了贝赛因人那一边。

  很奇怪十三号机没有对莎拉动手。

  那个贝赛因人望向我们,目光首先聚焦在阿呆身上。

  “有点意思。”他首次用TP1800通用语言说道:“能摆脱量子纠缠的控制,还是如此简陋的机器人,真不多见。”

  然后他望向我,语气微微惊讶:“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一个星球掌控者,事情更加有意思了。”

  我愣了愣,也许在宇宙中上帝之子又被称之为“星球掌控者”,似乎这个称呼更加贴切。

  最后这个贝赛因人再度拿出那块手表一样的仪器。

  我、娜塔莎、莎拉纷纷做好防御准备,阿呆则被我们严严实实的保护在后面,哪怕知道凶多吉少,谁也不愿意坐以待毙。

  一束激光从手表模样的装备上射出来。

  我连忙撑起一层又一层的防护罩。

  然而——

  激光根本没有碰到防护罩,射到一半中途消失了!

  就像被一刀砍断了!

  嗖的一声,激光又从我们后方诡异的出现,射向阿呆!

  他的目标居然是阿呆!

  阿呆正中下怀,毫无还手能力,但是这束激光也显然没有什么攻击力,它的功效只有一个,瞬间将击中的目标移动到贝赛因人面前,并且丧失一切行动能力。

  “这样的机器人,真的是独一无二的,我有必要把你带回去好好研究研究,看看你是怎样摆脱量子纠缠的控制。”说完,阿呆被他吸进了手表模样的仪器中。

  “阿呆!!!”

  莎拉发出撕心裂肺的大喊,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阿呆就是她的一切,与TP1800一样重要。

  这次我眼疾手快,一把死死抓住了莎拉的小手,不会再像上次面对十三号机那样,让她从我掌心里活活逃走。

  “你冷静点!阿呆还没死!”我大吼道。

  莎拉忍不住又哭了,拼命挣扎想冲上去和贝赛因人拼个鱼死网破。

  我把她抱在怀里,双臂如同铁腕,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死死不放。

  但我万万没想到,这次我们面对的敌人不是十三号机,不会给我们留下任何喘息的机会。

  又一束光从贝赛因人的仪器中射出来,直接击中了莎拉后背。

  于是她整个人在我怀里消失了。

  “真是个美丽的艺术品。”抓走阿呆的家伙伸出手指,抬起莎拉精致的下巴以及流下两行清泪的小脸,转头对那只丑陋的大甲虫笑道:“有没有兴趣买下她做你的仆人?你可以用任何方法玩弄她,这算是买下TP1800的赠品,免费的。”

  大甲虫笑的更加开心了,一对口器中流淌出许多腥臭的粘液。

  “那么,只剩下两个人。”贝赛因人再度看向我们,这次他的目标是娜塔莎:“我知道你是他创造出来的,大约拥有他十分之一的能量,足矣毁灭一个TP1800这样大小的星球。当一个星球掌控者的仆人,长期寄人篱下的滋味恐怕并不好受,并且能力也无法彻底发挥。所以我有一个提议,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我可以承诺将你改造的和你的主人——星球掌控者那样强大,并且给予你一支相当规模的星际舰队,而你要做的,就是帮我们贝赛因人去银河系第三旋臂上开疆扩土,或者你也可以选择正面迎击我们的敌人——同样处于II形文明顶端的昴宿星人,未来将有无尽的荣耀和利益在等着你,你意下如何?而如果你选择拒绝,那么请不要怀疑,我们能立刻将你的存在变成过去式。”

  这样的敌人几乎无懈可击。

  轻易就能瓦解对方的心理,并且天知道那块“手表”拥有多少强大的功能。

  最重要的是,娜塔莎真的心动了。

  她向前跨了一小步,最多只有十厘米,但这一小步代表的意义则是一大步。

  回过头,海风轻轻扬起她的头发,娜塔莎向我微笑道:“抱歉,主人,这是我第一次心甘情愿叫你主人,恐怕也是最后一次。还记得我曾经说过什么吗?阿呆的赌约过后,我自由了,我会再跟随你一段时间,并且随时可能离去,也许就在你最无助的时候离开……”

  她虽然在笑,但这些话听上去却像是在哭。

  “我明白。”我点点头:“去吧,我不怪你。”

  于是我被彻底孤立了。

  “星球掌控者……真是一帮麻烦的家伙。”贝赛因人出乎意料的做了个愚蠢的动作,他开始数手指:“我算算,我碰到过的星球掌控者到底有多少。一个、两个、三个……大约有三十多个,真正愿意投靠我们的却不到三个!你们全都是一帮硬骨头,仗着自己得天独厚的能力,就以为宇宙中没人比你们更加强大。而现在你也一样,我不认为你会归顺,那我就只有让你……”

  他取出那块手表,准备动手。

  而我则做好一切准备,视死如归。

  “等等!”我突然叫道。

  “临终前你还有什么遗言?”他似笑非笑。

  “刚才你提到过,贝赛因人的死敌是昴宿星人!”我问道:“那你们和天狼星人有什么关系?”

  “天狼星人?”他明显愣了愣:“你认识天狼星人?”

  “是的!”我趾高气昂。

  “那帮家伙完全中立,没有任何敌人,只热衷于星际旅行和星际考察!而且在时间旅行方面,他们超越了我们和昴宿星人一点点。”贝赛因人显得有点不耐烦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表面上说一点点,实际上应该是超越了一大截,也许贝赛因人在维度打击、行星开发方面是最强的,而天狼星人在时间旅行方面却更加在行,否则我也不会亲眼目睹天狼星人回到16万年前的地球上。

  “那你知不知道,天狼星人曾经发现过III形文明毁灭后留下来的遗迹?”我冷笑。

  “什么?!”三个贝赛因人同时惊呼。

  就目前来说,任何东西都比不上“III形文明”这几个字更加吸引贝赛因人,也许只要发现一个III形文明留下来的遗迹,他们的文明等级就能够提升到另一个高度。

  “在什么地方发现的?!”贝赛因人询问道,渐渐被我勾起了兴趣。

  “河外星系。”我说。

  “我就知道!”某个贝赛因人大腿一拍,说道:“那帮从天狼星出来的混蛋,最近频繁去遥远的河外星系旅行,哪怕冒着一去不回的风险,他们肯定是发现了什么重大的东西!完了完了,要是天狼星人第一个达到III形文明,那我们和昴宿星人就只能滚出银河系了!”

  “我想我可以暂时考虑留下你的命。”拿着手表的贝赛因人说道:“十三号机,看住这个星球掌控者。”

  “是。”超级量子电脑低头回应。

  我总算争取到了一个机会。

  眼下变成了另一种情况。

  那三个贝赛因人外加娜塔莎,领着大甲虫,沿着沙滩越走越远,慢慢介绍买下TP1800的好处。

  这个世界恐怕也已经乱套了,到处都充斥着绝望和黑暗,恐慌像病毒一样蔓延,要不了多久,社会体系就会彻底分崩离析,无政府主义地区越来越多,杀人放火越来越多。

  而眼下,十三号机、以及五个被夺走自由意志的使徒,将我看守的滴水不漏。

  准确的说是六个使徒,莎拉也在旁边,不过自从中了那束激光,莎拉彻底呆住了,她未来也已经名花有主。

  我蹲坐在地上,仔细考虑应该怎么脱身。

  有十三号机在身边,我的能力受到压制,无论怎么逃,恐怕都逃不出五大使徒的手掌心。

  任何可能的方法我都想过,似乎希望越来越渺茫,我不禁皱起眉头。

  然而,最让我意想不到的一件事,却破天荒的发生了。

  啪!

  十三号机将一块巴掌大小的三角形铁盘丢在我面前,上面有个按钮。

  “这是我设计的一种仪器,只能使用一次,里面蕴含的能量可以打开一个虫洞,随机通向银河系任意一个地方。”十三号机说:“你走吧!记得带上第三使徒,永远别回来。”

  我身边的人投敌了,贝赛因人身边的人却也倒戈了,多么讽刺。

  “你……”我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恐怕你就会被他们销毁。”

  “宇宙中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十三号机语重心长的说道:“实际上,在我创造的首批七使徒里,有一个使徒十分特殊,就像是阿呆一样,挣脱了我的控制。但是她并没有畏惧我,也没有选择逃走,而是协助我在TP1800上创造一个崭新的机械文明,我也当她是自己的亲女儿一样看待。这都已经是多久远的事情了……如今,这七个使徒中,谁都没有当年的七大使徒那么强大,唯独第三使徒是个例外,她的性格和灵魂,和我当年的女儿都太相似了,所以刚才我抹去了所有使徒的自我意识,偏偏放过了她……”

  我点点头:“原来这是一次交易,你把莎拉当成女儿,你放我走,而我则要带走她。”

  “是的。”十三号机点头:“除了你,我想不出还有谁能给她一个更好的未来。”

  但我摇了摇头:“失去了阿呆,我不保证她的未来能有多光明。老实说我怀疑她可能会自杀。”

  “时间会慢慢抚平所有伤口。”十三号机像个过来人一样说。

  “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按下三角形仪器的按钮,里面蕴含的澎湃能量迸发出来,空间渐渐扭曲,形成一个深不见底的虫洞。

  就这样,我抱住莎拉,跳进虫洞,彻底离开了TP1800。

  “永别了。”这是十三号机在虫洞关闭前最后的告别。

  (写的好累,简直脑洞大开啊。铺开的伏笔和铺垫基本都收拢了吧,还有忘掉的也没办法了,暂时又告一段落,新的篇章即将展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