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5 多贡人的传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西非。

  从卫星地图上看,尼日尔河就像是一个天然的大弯钩,它也是非洲第三大河、非洲西部最大的河流,全长4200公里,在几内亚靠近塞拉利昂的高原地区发源,流经马里共和国的时候拐了个大弯,然后途经尼日尔、尼日利亚两国,最终汇入几内亚湾的茫茫海水中。

  此刻,我和赵宇就站在马里共和国中部,尼日尔河的拐角上。

  我脱下鞋子,赤脚站在浅滩的河水里,任凭水流冲刷着脚裸。

  一些黑人妇女,在河对岸端着木盆,清洗衣服。

  “大约20万年前,人类共同的祖先,第一个“智人”就起源于非洲大陆上。”我由衷的感叹道:“如今全世界都已经被人类征服,这片人类的发源地却成了世界上最贫穷的地方。”

  “这是历史造成的结果。”赵宇蹲下身,点上一根烟。

  深深吸了口烟,赵宇抬头说道:“这里可能是我陪你的最后一站。”

  “陈静走了,你也要走?”我十分惊讶,回头看他:“不继续新的研究了?你当初的远大抱负呢?”

  赵宇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苦笑着反问道:“连外星人都被证实了,世上还有什么好研究的?”

  我笑笑:“你可以研究上帝,也就是天父存不存在。”

  “牛顿晚年十分痴迷于《圣经》,耗尽毕生心血也没有任何结果,我更不行。”赵宇看着我,正色道:“这是你的任务。”

  “好吧。”我有点沮丧:“一个个都走吧,反正我注定孤独一生。”

  “你可不是吊丝。”赵宇难得笑了笑。

  我们沿着河岸,走向一个叫做邦贾加拉悬崖的地方。

  这里是某个西非古老部落的中心。

  ——多贡人。

  他们的生活还相当原始,住在悬崖周围的山洞和简陋的房屋里,以耕种和游牧为生,当地居民大多信奉自己的宗教,周围大大小小上百个村落,每个村落都有一个宗教领袖,被称之为“合贡”,而在邦贾加拉悬崖这片最大的聚居地,则有一名最高合贡。

  他们是父系社会,实行一夫多妻制,表面上看,这些人和非洲大多数部落没什么不同,但就像南美洲在一夜之间消失的玛雅文明一样,多贡人对于天文学的了解程度,与他们极端落后的发展水平非常不相称。

  ——地球上关于天狼星人的传说,绝大多数来自多贡人的部落。

  走近邦贾加拉悬崖,我愣了愣,实际上附近是一个巨大的峡谷。

  一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早已在此驻足观赏,我松了口气,总算不用被当地土著当成猴子一样打量。

  陡峭的悬崖就耸立在眼前,悬崖峭壁上、悬崖下、附近地区,像是蜂窝一样堆积着许多简陋而古老的建筑。

  很多黑皮肤的当地人,在周围走动,没人用警惕的目光注视我们。

  毕竟附近还有很多游客。

  而在远处,天地相接的地方,则是连绵起伏的群山。

  有两座山格外高耸入云,就像是两个驼峰。

  赵宇对当地的语言和文明一窍不通,交际的重任就落到了我头上。

  我随便找了个多贡人,读取他脑海中的一切讯息,然后再拷贝到我的记忆里,就像是U盘插上电脑下载东西一样。

  “怎么样?”完事后赵宇问我。

  “赶巧了,今天对他们是个特殊日子,傍晚会举行60年一次的宗教仪式,到时候他们的族长也会出现。”

  这个仪式,叫做锡圭。

  很快到了黄昏。

  多贡人在空地上架起火堆,从各自家里拿出食物。

  不管男男女女,每个人都穿上他们的特色服饰,带上首饰,在脸上、身上涂抹颜料。

  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在那两座像驼峰一样的高山中间,一颗闪亮如钻石般的星星渐渐升起。

  “这是……”望着那颗明亮的星辰,赵宇痴痴的说道:“……天狼星。”

  天黑了。

  狂欢开始了。

  火堆率先被点燃。

  手持权杖的最高合贡,穿着无比华丽的服饰,对着天狼星手舞足蹈,不断蠕动嘴唇,说着一些谁也听不懂的秘密语言。

  满脸皱纹的黑人老族长,带领着子民们向合贡跪拜了下去,每个人嘴里都在说一些当地方言。

  和基督教的祷告、佛教道教的参拜、伊斯兰教的仪式有明显不同。

  随后人们围着火堆开始狂欢,又是唱歌又是跳舞,还有人敲锣打鼓。

  有两个年轻的姑娘走过来,隆重邀请我们。

  尽管她们的肤色非常别扭,我和赵宇依然接受了邀请。

  跳完舞,人们开始享用那些被当成贡品的食物。

  我和赵宇坐在黑人老族长身边。

  “我和我的同伴来自遥远的东方。”我操着一口流利的当地语言,微笑着问老族长:“能跟我们讲讲,你们为什么要在天狼星升起的时候举行这个仪式吗?”

  “我们多贡人的部落,没有文字,所有知识只靠口口相传。”老族长抬头仰望星空,万分感慨的说道:“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古老的故事,大约在三千年前……”

  他的大意如下。

  大约三千年前。

  两艘飞船降临地球,一艘着陆在多贡人居住的地区,一艘在降落的时候着火坠毁了。

  从飞船里走出一些半人半鱼的生物,长的有些像海豚,还有通气孔,它们自称来自遥远的天狼星,是天狼星人。

  天狼星人在多贡人的部落短暂停留,传授给了他们关于农耕、游牧的知识,并且告诉他们一些关于天狼星的知识。

  然后天狼星人离开了。

  因此,多贡人才对天狼星那么了解,不但知道天狼星有一颗肉眼根本看不见的伴星,还知道天狼星是一个双星系统,以及天狼星伴星有一个椭圆形的轨道、围绕主序星旋转的周期……等等一系列天文知识。

  要知道,就是天文学家,也是在望远镜发明以后,又经历了两个半世纪,才于1862年“间接”观测到天狼星伴星的存在。

  或者可以这么说,天文学家最早推测它的存在,是在1844年。1928年,人们借助各种现代天文学仪器,才知道它是一个体积很小但密度极大的白矮星。直到1970年,人类才第一次看到这颗星的照片。

  原始部落的多贡人,是怎样知道天狼伴星的呢?

  似乎就只有地外文明光顾这一种可能了。

  “三千多年前,最后一个天狼星人离开了自己的家园,从此它们成为了不折不扣的星际游牧民族。”赵宇思索道:“从时间上推算,完全符合。”

  老族长微笑着看着我们,用他那苍老的手指,在土地上画了一个点,然后在点的周围画了一个椭圆形的圆圈。

  “这的确是天狼星伴星的椭圆形运转轨道!”赵宇震惊。

  老族长又在地上写下两个阿拉伯数字,50。

  “50年!”赵宇再次震惊:“天狼伴星的运转周期,的确是五十年!这与实际观测数据的误差只有14-47天!”

  老族长再次抬头仰望星空,天狼星已经上升到靠近天穹的位置,在群星间闪闪发光。

  他发出无比落寞的感慨:“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它们了……”

  我又一次想起了巴黎近郊的老约翰家族。

  多贡人就是羔羊,天狼星人就像是上帝。

  羔羊渴望见到上帝。

  但是,上帝真的会在乎羔羊吗?

  几天后我们回到中国。

  下飞机后,赵宇向我道了声保重,离开了。

  我又变成了孤身一人的状态。

  漫步在一个个陌生的城镇,生活仿佛陷入了凝固。

  每天碌碌无为也不是办法,总要找点事做,于是我再次重操旧业。

  帮助任何需要帮助的人。

  残疾、乞丐、绝症患者、失足少女、瘾君子、人口贩子、诈骗团伙、劫匪……有些人的确需要帮助,有些人就只是自甘堕落,没关系,我一视同仁。

  大约半年后。

  这是一家小小的饭馆,没什么人,我坐在靠窗的角落里,叫了一份牛肉炒饭。

  店老板有个十来岁的女儿,调皮的趴在桌子上,手里拿着个遥控器,抬着头瞪着大眼睛。

  天花板上的电视机,在小女孩一阵疯狂乱按之下,频繁换台。

  “你要看就看一个台,别老是换来换去!”店老板骂道。

  很显然没什么用,这丫头被彻底宠坏了。

  突然,电视屏幕换到某个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弹指一挥,电视固定在这个电台,再也无法转换。

  这是一次采访。

  主持人是个男的,是谁并不重要,我也不在乎,那个嘉宾我却再熟悉不过了,苍白的脸颊不施粉黛,又长又黑的头发,体型偏瘦。

  ——居然是陈静。

  “陈静小姐,老实说我现在不知道应该叫您什么,是科学家还是科幻作家?”主持人献媚的笑道。

  陈静坐在宽敞的沙发里,也报以微笑:“只是个称呼,我不在乎别人怎么叫我。”

  “那可不行,我没有别的意思,提起科学家,还真的没几个人知道您,但是……”主持人手中拿起一本书,封面上有飞碟、外星人,还有四个硕大的字,《天狼星人》,他这次笑的更加献媚:“提起科幻作家,估计现在全中国,不,全世界的科幻迷对您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毕竟销量放在那,您写的这本《天狼星人》,已经畅销全球数十个国家几千万册,传闻马上还要改编电影,不知道这事是真是假?”

  陈静淡然说道:“关于改编电影,抱歉,这件事我暂时不能透露。”

  “那就是真的了!”主持人大笑:“关于这本书中的探险之旅,16万年前青海外星人遗址、大明朝时期的天启大爆炸和青海极光、飞碟古画、八大山人、金属纸片神秘星图、天狼星人、沙漠怪圈、孟照国事件,以及大麦哲伦云1987A超新星大爆炸,很多事件都是真实存在的,请问您真的逐个实地考察过吗?”

  “当然。”陈静点头。

  “但是书中提及的考察团队,除了您以外,其他人连一个名字都没有,能否透露一下考察团队其他成员的详细身份?”主持人感兴趣的问道。

  “抱歉,这涉及到个人隐私,我不能说。”陈静摇头。

  “好吧,现在是所有电视机前、互联网上的观众都十分关心的一个问题,您手中的那幅《飞碟古画》,当然我说的是您从法国某位私人收藏家手中买过来的那幅,而不是故宫博物院前段时间失而复得的那幅赝品,目前的预估价格已经超过1亿美金。”主持人挤了挤眼睛,笑道:“请问突然之间跻身成为一位亿万女富豪的感觉如何?”

  “感觉还不错。”陈静摊了摊手,有些自嘲的笑道:“至少以后养孩子的奶粉钱有了。”

  主持人也大笑起来,随后问道:“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关于这幅八大山人创作的画,您准备什么时候出手?或者说准不准备出手?据说已经有几个企业家和收藏家开出了相当诱人的价格。”

  “我……”陈静突然转过头,对着电视屏幕:“写这本书,我对不起两个人,我……”

  啪!

  电视机在我的控制下换台了。

  我展开意识,搜索赵宇现在的位置。

  然后我哭笑不得。

  半年了,赵宇居然又回归了以往的生活,当起了他的乞丐。

  唯一的区别是,他涨价了,从五毛变成了一块钱。

  不,还有一个区别。

  他胸前的那块牌子,上面的字也已经不再是“回火星,求五毛”,而是变成了另外的字样。

  ——去天狼星,求一块。

  ==========

  第二个故事,正式收官!

  就这样结束了吗?所有的谜题都解开了吗?

  当然没有!

  还有最后一个谜团,即将揭晓,大家猜猜是哪个谜团?

  猜中有奖,奖励《天狼星船票一日游》一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