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1 SN 1987A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回来了,被外星人那一枪给打回了现代。

  用意念搜索赵宇和陈静的位置,发现他们也从瑞士赶回来了。

  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

  刚进门,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所有人大吼。

  “一切的问题都在那张金属纸上,它们为了那上面的星图而来!”我的咆哮几乎响彻整个观测站:“无论如何,必须找到星图上最明亮的那颗星星的位置!”

  站长、首席科学家、一众观测员,纷纷用诧异的目光望向我。

  “它们?”有人疑惑的问:“它们是谁?”

  赵宇和陈静总算从研究室里走了出来,异口同声的对我说:“我们已经找到那幅星图描绘的具体位置。”

  “真的?”我怔了怔:“在银河系哪个地方?”

  “不在银河系内。”陈静说道:“原本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到,这次多亏了赵宇,由于他想到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引起国际天文学界轰动的一件事,我们才有了眉目。”

  “只是侥幸而已。”赵宇笑笑:“我们正准备开一次研讨会,正好你回来了,一起来参加吧,顺便说说你在16万年前看到了什么,对了你是怎么回来的?不会真的一觉睡了16万年吧?”

  “一言难尽,你们根本想象不到我发现了什么。”

  于是,我、赵宇和陈静、站长和首席科学家、还有数十位观测员,一起走向某个宽敞的会议室。

  我在16万年前的发现已经足够惊人,再加上赵宇他们找到了金属纸星图的具体位置,相信真正的结果马上就要出现了。

  洁白崭新的圆桌一圈坐满了人,天花板上的投影仪,在一面墙壁上投影出一幅图画。

  正是金属纸上描绘的那幅星图。

  一颗最明亮的星辰,在星图中间闪闪发光。

  由于这次是赵宇发现的星图具体位置,这次会议由他主持。

  走到墙壁上投影出的星图旁,赵宇整理了一下思绪。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诸位。”咳嗽了两声,赵宇正色道:“关于这幅星图,我们在银河系中一直找不到对照地点,就像我当初的推测一样,这幅星图所描绘的星域,根本不在银河系内。”

  一语既出,全场哗然!

  “什么?”

  “银河系已经足够大了,想在直径十万光年的银河系中寻找一小片星域,已经无异于大海捞针,如果是在河外星系……那几乎就不可能找到!”

  “但是听赵宇先生的口气,莫非……”

  “您已经找到了这张星图出自哪个河外星系?”

  赵宇笑笑:“只是一个很偶然的巧合,让我发现了这幅星图的秘密,算不上苦心寻找。虽然这幅星图在河外星系,但距离我们银河系并不算遥远,准确的说还是银河系的邻居,相信大家心里都有了一两个候选结果。不过,在我公布谜底之前,我希望我们的朋友,刚从史前时代,也就16万年前回来的周江先生,讲讲他的所见所闻。”

  一语说罢,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望向我。

  不得不说,被几十双眼睛盯着的滋味很难受。

  有些时候,语言根本无法把一件重大事情交代清楚,所以我选择了一个更加直白的方式。

  两束光从我眼睛里射出来,在桌面上形成一幅全息影像图。

  我在16万年前经历的一切,全都如实呈现。

  一众科学家的惊呼声更加此起彼伏。

  “我看到了什么!”

  “我的天,已经灭绝了的猛犸象和尼安德特人!”

  “看这气候……地质学家们的猜测没错,16万年前,地球正在经历一场严酷的间冰期!”

  “这、这、这……谁告诉我,这难道就是16万年前的托素湖和白公山?”

  “如此大的一个钢铁平台,那时候的古人类根本造不出铁,肯定是地外文明建造的!”

  “平台上的那个白银色半球,又是什么东西?”

  “飞船!我看到飞船了!蝌蚪状的飞船!”

  “外星人!三个,不,四个外星人!”

  “它们身体上明显有海洋生物退化的器官,这些家伙绝对是两栖类生物!两栖类也能进化出智慧生物,这个发现足够名留青史!”

  类似的惊呼声,络绎不绝。

  赵宇和陈静,也对我的发现吃惊不已。

  整个会议室里又开始议论纷纷。

  “先前我们三人在实地考察外星人遗址的时候,赵宇有一个大胆的推测,白公山周围的铁管,应该是N年前地外文明建造的星际旅行中转站,现在他的推测被证实了。”我说:“而后陈静发现了那张亮银色金属纸,说来可笑,16万年前我亲手把这张金属纸放入地下,16万年后我又把它拿了上来,简直就是个天大的讽刺。不过无论如何,我们目前至少得到了一点重要的头绪,这四个外星人曾经对这张金属纸上面的星图指指点点,很明显,他们是为了这张纸来到地球。”

  陈静补充道:“准确的说,是为了星图正中央那颗最明亮的恒星。”

  “所以找到这颗恒星在宇宙中的位置,成了唯一的突破点。”赵宇冷笑道,鼻梁上的墨镜在反射着光芒:“现在,谜底揭晓,请看大屏幕。”

  说罢,赵宇转过身去。

  墙壁上,星图投影渐渐模糊,出现一串数字和字母混合的代号。

  SN1987A

  整个会议室里,瞬间炸开了锅!

  在场的人,只有我是个门外汉,所以我一时间懵了,SN1987A?这是什么玩意儿?

  还好旁边一位天文学家连忙向我解释。

  从最简单的东西开始解释。

  月球绕着地球转,叫做地月系统。

  行星绕着恒星转,叫做太阳系。

  有些太阳系有两个太阳,叫做双星系统,例如大名鼎鼎的天狼星和伴星。

  无数恒星绕着银河系转,而每一个银河系中心都有一个超大质量黑洞,我们的银河系是漩涡星系,有数条螺旋臂,还有椭圆星系、螺旋星系、棒旋星系、不规则星系……等等星系,嗯,这一切都应该叫做银河系系统。

  几个星系聚在一起旋转,叫做星系团。

  星系团聚在一起,叫做超星系团。

  还有超超星系团……

  总之越来越大,最后大到无法想象,就是整个宇宙。

  而我们的银河系,还有两个邻居。

  大麦哲伦云和小麦哲伦云,这两片星云,围着银河系旋转。

  而在1987年2月23日,一位加拿大天文学家在大麦哲伦星云中发现了一颗5等星,它很快就被证实是一颗超新星,立即在世界各国的天文学界引起了轰动。这是自1604年以来第一颗用肉眼就能看到的超新星,而且大麦哲伦云的距离是16万光年,是离地球最近的星系。这颗超新星被命名为1987A超新星。它是20世纪最大的天体物理事件之一。

  最奇特的是,按照常理,超新星爆发后,大部分物质向外抛射,然后又要经过一次坍缩,会形成黑洞、中子星、白矮星之类的东西,总之就是一些密度极端大、体积极端小的天体,而这颗1987A在爆发后,却什么都没留下,至今让科学家百思不得其解。

  “万分感谢。”我拍了拍身旁那位天文学家的肩膀,他还在喋喋不休的向我解释。

  “各位先静一静。”赵宇罢了罢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开始解释:“我知道这个结果很吃惊,当初我偶然间联想到1987A的时候,也十分震惊,但当我进行详细的对照后,我只能承认,金属纸上的星图,描绘的就是大麦哲伦云当中的某片星域,而星图上最明亮的那颗恒星,指的就是在当年引起轰动的1987A。”

  陈静也说道:“我们三人,从孟照国事件、飞碟古画、天启大爆炸……等等一系列事件,一直追查到现在的1987A超新星爆发,把这些事全部串连起来,得出了一个十分震惊的结果。”

  “相当震惊的结果。”赵宇点点头,继续说:“具体的情况如下,请看大屏幕。”

  所有人又望向墙壁。

  这次投影仪呈现出了一幅三维动画。

  时间大约在16万年前。

  大麦哲伦星云,一颗毫不起眼的恒星。

  几颗行星在围绕着它旋转,一些行星上出现了高度发达的文明,至少比人类先进千万年。

  严格的说,这已经不是一颗恒星,当地的智慧生物,制造了一个巨大的外壳,将这颗恒星包围起来,形成一颗戴森球。

  ——戴森球日以继夜的吸收恒星的所有辐射,然后转化成用之不竭的核能,从这一点上看,这个文明已经达到了II形文明。

  有一天,戴森球爆炸了。

  轰!

  爆炸的原因已经不重要,也许是恒星能源耗尽、也许是戴森球出了问题、也许是由于大规模的核战争,总之这次超新星爆炸形成的光,在16万年后到达了地球,被人类命名为1987A超新星爆发事件。

  而在那个太阳系生活的智慧生物,经历了绝世天劫后,一部分人乘坐飞船逃了出来,飞往宇宙各地,寻找新的家园。

  其中一些蝌蚪状亮银色的飞船,跨过了大麦哲伦云和银河系之间黑暗遥远的星际空间,来到16万年前某个叫做地球的不起眼行星上。

  当时地球还处在远古时代,人类与低级动物没多大区别。

  具体地点是在柴达木盆地、托素湖、白公山,它们率先建立了一个中转站。

  对地球、八大行星、太阳进行一系列考察后,这批“星际难民”觉得地球不适合它们长期发展,所以又离开了。

  然后它们在银河系中某个地方,找到了合适的家园,重新发展文明。

  大约四百年前,一艘飞船再次光顾地球,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考察也好、星际殖民也好、侵略也好,总之飞船在穿越大气层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最终导致了天启大爆炸事件,而某个目击者,也必须是一位画家,画下了飞碟古画。

  二十年前,又一艘蝌蚪状飞船光顾地球,在黑龙江省的凤凰山短暂停留,正好被当地一个叫做孟照国的林场农民目击,后来“孟照国事件”在五常市周围被炒的沸沸扬扬。

  投影再度模糊,最后显示一行字。

  那么,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这个文明还会光顾地球吗?当人类没有被自己引发的战争毁灭,从I形文明向II形文明发展的时候,它们会来毁灭我们吗?

  这次,整个会议室里显得异常沉闷。

  似乎谜底已经揭开了,赵宇和陈静的推论,无懈可击。

  大多数人也保持中立、或者肯定的态度。

  只有一个人强烈反对。

  那就是观测站的站长。

  “一派胡言!”站长一拍桌子,大怒道:“简直就是耸人听闻、一派胡言!即使一个文明真的达到了II形文明,想要制造一个包裹太阳的外壳,那需要多少材料?光是太阳风就能把所有靠近的东西吹到十万八千里外!什么狗屁戴森球,这就是弗里曼*戴森这个疯子臆想出来的完全不靠谱的东西!”

  “起初我也高度怀疑赵宇的推断,但有一个事实摆在我面前,我无法否认。”陈静说,拿出那张绘有星图的金属纸。

  亮银色的金属纸,反射着刺眼的阳光。

  能够承受住零下272度的低温,5千度高温也不是熔点,极高的硬度和柔韧性集于一身,埋在地底16万年毫发无损、关键还能随意变形……还有什么东西,能比这种金属更适合做戴森球的原材料来包裹整个太阳?

  最关键的是,这些来自1987A的两栖类智慧生物,完全掌握了这种亮银色金属。

  从飞船、建筑物、到最基本的一张纸,都用这种奇异的金属做材料。

  站长神色暗淡了下去,气愤的走出会议室,砰地一声,重重摔门。

  既然无法反驳,那他只有离开。

  至于其他天文学家、观测员,则全都蜂拥上去,祝贺陈静和赵宇的研究成果。

  我依然坐在椅子上,转过头,视线从宽大的落地窗望出去,群山正在地平线尽头处蜿蜒起伏。

  事情的真相,真的就是这样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