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0 命运的循环(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又一次重生了。

  这次重组身体比上一次快了很多,只用了一天就彻底完成。

  地点依然是在欧洲,16万年前的瑞士一带。

  一场可怕的暴风雪正在肆虐整个北欧大陆,脚下是厚厚的积雪,每一步都能淹没膝盖。

  放眼望去,无论高山、河流、旷野、大树、还是森林,全都白茫茫一片。

  那时候的世界,比现在冷得多,哪怕在赤道上,气温也比现在降低了好几度。

  厚厚的冰盖和积雪甚至蔓延到了巍峨耸立的阿尔卑斯山脉附近。

  全球海平面至少下降了几米,如果从地图上看,南北极绝对大了整整一号。

  也正因为极度的寒冷,许多动物向南方迁移,被大雪覆盖的北欧大陆,食物相当匮乏。

  ——而这一切,只是这次间冰期造成的影响之一,曾有证据表明,在地球经历的几次真正意义上的“冰河时期”中,全世界都被冻成了一个大雪球,连赤道附近都被积雪覆盖。

  此刻我漫步在茫茫雪地中。

  走过一颗松树,一只狐狸原本在树下打洞,见到我立马跑开了。

  而在远处平坦的雪地上,正在上演着一场生死大战。

  一只猛犸象,和十几个身穿兽皮、个子矮小、手持长矛的独特人种之间的战争。

  猛犸象又叫做长毛象,它最独特的地方有两点,浑身披满耐寒的长毛、以及嘴角两根弯曲的巨大象牙。这种史前动物曾经是地球上最大的大象,身长超过六米、身高超过四米,重达10吨以上,最后一批长毛象于4千多年前彻底灭绝,此刻却货真价实的出现在我面前。

  猛犸象是群居动物,这只肯定落单了。

  而战争的另一方,那十几个手持长矛的原始人,远看和现代人没什么不同,细看却又有很多地方不一样。

  他们的身高普遍在1.5到1.6米之间,额头宽大,下巴有点向内凹进,长着个让人过目难忘的大鼻子,身体比现代人更加宽阔也更加强壮,简直就是为了适应冰天雪地的气候而进化出来的。

  没错,这不是我们的祖先“智人”,而是当时称霸整个欧洲和西亚地区的独特人种,也是我们祖先的近亲。

  ——尼安德特人。

  他们住山洞,一个家庭或者几个家庭聚在一起形成组织,老弱妇孺守候在山洞里,强壮者外出狩猎,山羊、野鹿这样的小型哺乳动物是他们普遍的狩猎对象,除非食物非常匮乏,否则他们不会去碰猛犸象这样的庞然大物。

  而且,由于当时的气候关系,种植谷物完全不可能,他们几乎全是肉食动物。

  实际上,在当时,与我们共同的祖先“智人”相比,尼安德特人无论在哪方面都占有绝对的优势,比现代人更加大的脑容量、强壮的身体和手臂、同样会使用工具和火焰、懂得照顾伤残和埋葬死者、发展出了最原始的语言、甚至出现了原始的祭祀和宗教。

  然而,这一支人种最终在2.8万年前彻底消失了,推测他们灭绝的原因有很多,比如近亲繁殖、智人走出非洲后的入侵、可能存在的一场大瘟疫、食物极度匮乏下吞食同类……当然一切只是古生物学家的猜测。

  眼下,十几个尼安德特人咆哮起来,拿着长矛向猛犸象冲了上去。

  重达十吨的猛犸象一声大吼,1.5米长的巨大象牙左右抡了起来,直接顶飞了几个可怜的家伙。

  有一个倒霉蛋,甚至直接被刺穿身体,挂在象牙上血流不止,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而从后面上来的几个家伙,虽然长矛命中了猛犸象,似乎效果也不太理想。

  猛犸象的皮肤十分粗糙,脂肪也很厚很厚,原始的长矛根本没有多大杀伤力,很多长矛还被折断。

  一个身材格外健壮的家伙,看样子是这个团队的首领,大吼一声冲了上去,手中长矛向前直刺,命中了猛犸象的眼睛!

  “吼……”

  猛犸象发出震天般的咆哮,两只前脚高高抬起,而后落下,结果……

  我不忍心再看下去,转过头,弹指一挥。

  就在猛犸象的双足快要把首领踩成肉泥的时候,它整个身体突然凝固了,旋即一声哀鸣,轰然倒地。

  首领以为得到了上苍的保护,连忙爬起来,大叫大吼着,伙同所有同伴,把一根根长矛刺进猛犸象的身体里。

  胜利了。

  尼安德特人在雪地上大笑着,欢呼起来。

  他们彼此间交头接耳,虽然发展出了语言,但还是相当原始的语言,基本上只能表达开心、痛苦、食物、危险、死亡这样的意思。

  如此大的猎物,光靠这些人根本无法带走,即使每个人都割下一块肉满载而归,依然有半个猛犸象的遗体暴尸荒野。

  鲜血已经染红了雪地,纷纷扬扬飘洒下来的大雪,又覆盖了这具庞大的尸体,很快就会被彻底淹没,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血腥的气味一时间却无法掩盖,不知道哪个地方发出一声渗人的狼嚎。

  “嗷呜……”

  狼群,即将蜂拥而来。

  不久后,我来到远古时代的中亚地区。

  冰天雪地的气候总算变的正常了点,有清澈的河流、有翠绿色的植物、有低矮的山丘、有高耸的群山、当然也有茫茫戈壁滩。

  青海省,不,这个年代哪有国家和省会,准确的说我站在了16万年前的柴达木盆地中。

  高楼林立的德令哈市,此刻在我眼前只是一片旷野。

  一只雄鹰在高空中独自盘旋。

  当真是沧海桑田。

  我昂首阔步,不紧不慢的走向外星人遗址。

  白公山,托素湖,我来了,16万年前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切的谜底即将揭开。

  当我来到托素湖沿岸的时候,我无法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还记得我曾经详细描述过的那些铁管吗?

  一根直径40厘米的粗大的铁管,直接插进白公山体内,附近800到1000米范围内,甚至托素湖浅水区,地表下也布满了各种大小粗细不同的铁管。

  我终于明白,这些铁管究竟有什么用。

  所有的铁管都是地基。

  它们支撑起了一个庞大的平台,就像是个基地,外星人的基地。

  或者说这是个星际旅行的中转站。

  如今是16万年前,人类最早最古老的文明都还没发源,没人懂得冶金技术,这个中转站必然、一定、也肯定是地外文明建造的,赵宇关于“中转站”的大胆推测,被证实了。

  我走上基地平台,远看它显得并不是很大,站上去才明白平台究竟有多大。

  一个人站在上面,就好像一张方桌上站了一只蚂蚁。

  此刻,红褐色的地板上空无一物,除了角落里一栋半球形的亮银色建筑物。

  半球形建筑物在阳光下反射出强烈刺眼的光芒,整个中转站的平台大约有1000米范围,而建筑物大致占地一百米。

  我很想走进这栋建筑物,奇怪的是到处都没有门。

  我试图瞬移进去,一股神秘莫测的能量挡住了我。

  难道这是个实心的金属大铁球?

  突然,一颗流星划过湛蓝悠远的天空,向中转站的方向极速接近。

  这不是流星,是一艘飞船。

  我和陈静、赵宇三人一系列调查事件的罪魁祸首,那艘亮银色蝌蚪状飞船!

  我的心跳急速加剧,一切的谜团即将解开了,就像是本能反应一样,我立刻让自己隐形,然后躲在半球状建筑物背后,观察眼前的一切。

  飞船在半空中转了个圈,慢悠悠的停在平台上。

  没有火焰、没有喷气、没有燃料,就像孟照国事件后赵宇和陈静得出的结论一样,这艘飞船动力不明,它究竟是怎么飞起来的?

  难道是反重力系统?

  很快飞船的舱门打开,三个传说中的“外星人”从中走了下来。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目击外星人!

  我的天,我终于看清了它们的样子,就像林博士当初推测的那样,这帮家伙是名副其实的两栖类生物!

  亮银色的光洁皮肤,手指、脚爪上有明显的蹼,背部有一些隐约可见的退化了的鳞片,长着类似鱼一样的一张脸!

  眼睛虽然像人类一样可以正视前方,瞳孔却是诡异的灰色!

  两栖类智慧生物,同时能在水里、岸上生活,就这一点已经比人类先进了无数倍,再加上高度发达的文明,拥有星际旅行的能力……我已经快窒息了,它们来地球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建立一个中转站,半路可以偶尔提供一些补给?

  那么在16万年后,这个中转站为何又被遗弃了?

  身边半球状的亮银色建筑物,突然打开一扇门,一个同样外貌的外星人走了出来。

  它似乎是这个中转站的看守员,而且皮肤上出现一些明显的褶皱,应该是个年老的外星人。

  年老的外星人与飞船中那三个外星人碰面后,用我完全听不懂的语言,叽叽咕咕的聊了一阵子。

  旋即,年老的外星人掏出了一张亮银色的纸,这四个家伙对这张纸又是一阵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最终这张纸被丢在了地上。

  年老的外星人往回走去,长着蹼的手掌轻轻触碰在半球状建筑物上。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这栋亮银色的建筑物,逐渐缩小、变形,一会儿变成三角形,一会儿变成正方形,一会儿又变成六面体,最终变成了一个绝对的圆球体,被年老外星人抓在手中。

  我只能这么猜测,这个文明发明了一种可以变形的亮银色流体金属,或者他们掌握了用意念控制金属的方法?

  年老外星人望着手中绝对的金属圆球体,圆球体一阵波动,又变成了一把枪的模样。

  旋即他转过头,看向平台上某片虚无的空气。

  完了。

  我被发现了。

  尽管我处于隐身状态。

  或者说他们早就发现了我,只是一直没戳穿。

  年老外星人缓缓抬起手中的枪,他的动作很慢很慢,我知道我此刻处于极度危险之中,我想逃、想飞天、想遁地、想瞬移、想……不管我想干什么,事实是我被一股诡异的力量给定住了,无法移动分毫。

  砰!

  一束亮光,从枪口里向我射过来,正中身体。

  什么都没发生,这一枪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虚惊一场。

  然后,我就眼睁睁的望着这四个外星人,登上飞船。

  “你们究竟来自哪里!?来地球的目的又是什么?!”我冲上去,大声问道。

  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

  飞船破空而去,宛若一颗流星消失在天际。

  整个平台上,只留下那张亮银色的纸。

  我走过去,捡起纸看了看。

  是陈静发现的那张纸,绘有神秘星图的金属纸!

  一颗格外明亮的星辰,点缀在这幅星图中间,耀眼无比。难道他们在进行星际旅行,而这颗最亮的星就是终点站?

  这张纸被发现的时候,不是深埋地底几百米吗?

  难道地下还隐藏着什么秘密基地?

  我一个遁地,深入地下几百米深处。

  四周黑蒙蒙的,除了泥土和岩石,什么都没有。

  突然,我的身体爆发出一股强烈的光芒,低头看了看,我的双脚、双手,正在沿着胳膊上来缓缓消失。

  手一松,金属纸掉在了泥土里。

  “我懂了。”一瞬间我恍然大悟:“这张纸,就是我亲自放到地底下几百米深处的,而刚才那个外星人那一枪,不是想杀了我,而是要把我送回二十一世纪,我亲手放下去的这张纸,16万年后又被我亲手拿上来,这简直就是一个死循环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