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8 外星人遗址(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静手中拿着一台仪器。

  那是一块像平板电脑一样的屏幕。

  屏幕连接着一条管子,有点类似于吸尘器的吸管,正在地表来回扫动,探测地下深处的情况。

  此刻,屏幕中心有一个小点特别亮,周围却灰蒙蒙的。

  “这是什么东西?”我问道。

  “不知道。”陈静摇了摇头:“但是这东西的辐射量比周围的岩石和土壤大多了,所以在屏幕上才会这么亮。”

  “看样子……”赵宇也注视着屏幕,摸了摸下巴说道:“似乎在地下几百米左右的深度。”

  “我知道了。”

  心念一动,脚下就像踩空了,我直接遁地。

  再次上来,我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看样子这是一张纸,卷成一个圆柱形。

  它有着亮银色的外表,深埋地底成千上万年,不但没有任何腐蚀和锈迹,反而非常光亮,所以这不可能是纸张,非要形容的话,有点像是锡箔纸,又有金属的质感,分量也不轻,材料不明。

  我松开手,这张“纸”立马弹开,上面画着许多星星点点的图案,看上去杂乱无章。

  “这是……”他俩看到上面的图画,立马异口同声的说道:“这是一幅星图!”

  而且在这幅星图靠近中间的位置,有一颗星星特别明亮,鹤立鸡群。

  旋即,我们联想到了蝌蚪状飞船、还有刚才那三个光点,会不会和这些不明飞行物有关?

  星图上最明亮的那颗星星,又隐藏着什么秘密?

  “我想我们现在要去一个地方!”赵宇兴奋的说。

  “什么地方?”我愣了愣。

  “紫金山天文台!”陈静也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激动起来。

  对这个著名的地方我多少有点耳闻,所以说道:“那不是在南京么?我们又要大老远跑去南京?”

  赵宇笑道:“不,紫金山天文台只是个称呼,全国很多省都有它的观测站,正巧青海也有一个观测站,而且正好在德令哈市附近。”

  于是我们带着这张金属纸,一同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青海观测站。

  人还没到,远远的在车上望过去,我已经被这个观测站深深的吸引住。

  一条长长的甬道通向观测站,两边是许多低矮的灌木丛。

  整个观测站基本都是一层平房,靠左边有一个不太高的高塔。

  最让人吃惊的,是观测站中心的那颗硕大的圆球,就像个特大号足球,通体呈白色,上面密布三角形纹路,高度足足有几十米。

  每当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时候,这个圆球就会打开,露出里面13.7米口径的巨型射电望远镜。

  望远镜只要对准星空,整个宇宙几乎尽收眼底。

  赵宇曾经就是中科院最年轻的院士,陈静的来头也不小,他俩的身份帮了很大忙,观测站里的站长、首席科学家、一众研究员热情接待了我们。

  当我们说明来意后,所有研究人员为之震惊。

  很快开始了对这张特殊金属纸的研究。

  研究总共分成两部分。

  首先赵宇把上面的星图拷贝下来一份一模一样的,与许多观测人员共同研究一系列问题,例如这幅星图描绘的是星空中哪个地方,其中最明亮的那颗星星在银河系内、还是来自河外星系。

  然后陈静直接将金属纸带去化验室,进行材质鉴定、年代鉴定等等工作。

  甚至有人又组织了一支小分队,再度前往外星人遗址,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三天后,陈静的检测结果首先出来。

  看着检测表上的报告,我哑口无言。

  材质:不明,唯一可确定的是,这是一种人造合金。

  硬度:莫氏硬度表最高硬度为10的金刚石,无法对其造成划痕,说明它比金刚石还硬,却又富有极强的柔韧性,同时也属于记忆金属的范围,无论如何挤压褶皱都可弹开变平,众所周知,越硬的东西越脆,钻石不怕划痕却最怕摔,硬度和柔韧同时出现在一样东西上,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耐寒:自然界已知最低温度为绝对零度,也就是零下273.15摄氏度。在冷冻室中将温度降低到零下272度,无明显变化。

  耐热:已知金属熔点,金1064度,铜1083度,铁1535度,熔点最高的金属钨是3410度,而在实验室中将温度提高到5000摄氏度,无明显变化。

  年代:由于不能取样,无法用C14年代测定法,陈静用到了其他的测验法,得出的结果,这张金属纸大约形成于16万年前。

  我已经惊呆了。

  实际上所有人都惊呆了。

  比金刚石还硬、比橡胶还软,能抗住5千度高温、也能在接近绝对零度的情况下毫发无损,关键这玩意还被埋在土里16万年安然无恙,地球上什么东西会这么夸张?

  “这绝对不是地球上的东西。”我只能这么说。

  “猪都知道。”陈静白了我一眼,问道:“赵宇那边怎么样了?”

  “还没出结果。”我说。

  几天后,赵宇终于也从实验室里走了出来。

  一起出来的,还有十来位天文学家。

  所有人都显得十分沮丧,摇头叹气,似乎没研究出什么眉目来。

  果然,赵宇的话验证了我的想法。

  “抱歉。”他无奈的说:“银河系实在是太大了,光是直径就有十万光年,超过1000亿颗恒星,我们目前观测到的还只是一小部分,我们做了详细的参数对比,没有找到类似的星域,实际上无论这幅星图画的是哪片星域,只要稍微远一点,我们就无计可施。”

  站长也点头道:“是的,还有一点也很重要,站在地球上看,星空是这个样子;在别的星球上看,星空就又变成了另一个样子,观测点不同、参照物不同,最终的结果也截然不同。”

  首席科学家的话更加打击人:“还有一种情况,假如这幅星图画的是河外星系,那我们一辈子都不可能找到结果。”

  这么说赵宇那边已经不用考虑了。

  想继续研究下去,只能从陈静得到的结果入手。

  回到休息室,他俩同时望向我,眼神十分可怕。

  “你们又想干什么?”我有点心虚的说。

  “我刚才看了陈静的报告。”赵宇寒声笑道:“据说这张金属纸大约形成于16万年前。”

  “16万年前啊……”陈静也感叹道:“如果能回到这么久远的过去,我真想看看远古时代的地球是什么样子。”

  说着,他俩渐渐靠近我。

  “你们……”我一步步后退,大呼:“你们别过来!不管你们想到了什么方法,我可不想回到16万年前!从大明朝回到现在一觉睡了300多年,我已经彻底受够了!让我睡16万年,我都成化石了,不如让我直接去死!”

  很遗憾我的反抗没有丝毫作用。

  他俩只说了一句话,我就彻底妥协了。

  “和上次时空穿梭不一样,这个方法只适合你一个人,并且百分百成功,除了你地球上任何人都做不到。再试一次吧,真相马上就要大白天下了……”

  由于上次我在天启大爆炸中重生,所以他俩已经断定,不管何种情况下,我都不会死。

  于是他们打算用一种近乎疯狂的方法,把我送回16万年前。

  听上去这个方法虽然不可思议,却又在逻辑范围内。

  ——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

  这个大家伙坐落在日内瓦附近瑞士和法国的交界处,深埋在侏罗山地下一百米处,是个27公里长的环形隧道。

  隧道直径有三米,总的来说,隧道由超导电磁体包围,别管那是什么东西,它的作用就是将温度降低到零下271摄氏度。而隧道中是真空状态,当两束高能粒子在隧道中加速的时候,温度就会越来越热,最终达到光速的99%,总能量也高达7.25亿焦耳。

  然后相撞。

  外圈冷的要命,里面热的发疯,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最重要的来了,当两束高能粒子以光速的99%迎面相撞后,会出现一个微缩的“宇宙大爆炸”景象,撞击会产生各种现象,比如诞生上帝粒子、出现时空扭曲、时间变慢、产生宇宙射线和奇异微子,甚至造成一个微型黑洞。

  斯蒂芬*威廉*霍金早在上个世纪就发现了震惊世界的霍金辐射,由此证明,一个黑洞的质量越大、存在的时间也就越久,而一个微型黑洞,不但不会吸收物质,反而会在不到0.000……01秒的时间内消亡,总之就是一刹那,相当于10的负23次秒。

  另外,根据爱因斯坦的研究,理论上,虫洞是连结白洞和黑洞的多维空间隧道,那么一个微型黑洞在诞生和消亡的一瞬间,必然同时也会产生一个短暂的虫洞。

  “而你要做的,就是在10的负23秒时间内,钻进这个微型虫洞,从而到达时空的另一端。”赵宇抬了抬鼻梁上的墨镜,镜片上光芒一闪,他笑道:“也就是16万年前。”

  我近乎呆滞的说:“谁能告诉我,10的负23次秒,那是一个什么概念,多短暂的时间?”

  陈静打了个很惊奇的比方:“10的负23次秒,约等于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秒。”

  “晕啊!”我直接昏了过去。

  然后陈静又掐着我的人中穴,把我弄醒。

  “疯子!”我直接大吼:“变太!你俩简直就是俩个超级大便态!”

  “骂吧骂吧,反正这趟欧洲之行是去定了。”赵宇和陈静,一人驾着我一条胳膊,把我抬出去,赵宇一边还笑道:“前年我还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工作过三个月,正好可以借用一下强子对撞机,实在不行就自掏腰包出点钱,反正这事就这么定了。”

  陈静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道:“为了崇高的科学,这次你一定要完成任务。”

  “屁话!全是屁话!什么狗屁科学,那是你们的科学!”我嚎啕大叫:“放开我!我不干了!哪有员工强迫投资人办事的,我要撤资!我要……”

  两人把我押上车,砰地一声,锁上了车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