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3 天启大爆炸(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弹指一挥,三人身上的夹克、衬衫、牛仔裤、运动鞋就变成了这个朝代人们的着装打扮。

  “一点小小的改变。”我说道:“不然这里的人见到我们会吓坏的。”

  赵宇点点头说:“马上去找蓝瑛吧!我现在迫不及待的想弄明白那幅古画究竟是怎么回事!”

  蓝瑛是钱塘人。

  于是我们前往钱塘的方向。

  也就是如今的浙江杭州一带。

  从理论上来说,如果我只知道一个人的名字,而不知道他的外貌、体型,想通过意识搜索找到这个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好像你不知道你未来的女儿是怎么样的,你十八岁的女儿穿梭时空见到了现在的你,那么你能认出他吗?

  显然不可能。

  没准你会把你的女儿当成追求对象也说不定。

  所以我们到了钱塘一带后,望着西湖边上来来往往的古人、马车、轿子,不禁头大如斗,只能一个个询问过去,蓝瑛到底住在哪个鬼地方。

  沿途,赵宇和陈静又被古代的各种人、事、物给深深的吸引住,时空穿梭、回到过去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眼下又能亲自研究古代的一花一草,幸亏他俩是科学家,更感兴趣的是天体物理学、量子力学、神秘学、超心理学之类的玩意儿,不是历史学家,否则这时候恐怕已经彻底疯狂了。

  还好四百年前古人的说话方式和现在没多大区别,文言文只是秀才书生知识分子们的专属。

  “您好。”陈静拦住一个穿着麻布长袍的年轻人打听:“请问您知道蓝瑛家在哪吗?”

  “蓝瑛?”那人挥了挥手:“没听过。”

  “这位大婶。”赵宇也开始行动:“向您打听个事,您知不知道蓝瑛这个人?”

  “什么蓝瑛?”大婶瞪了赵宇一眼。

  我也忍不住去问周围的路人。

  吃了一大串闭门羹后。

  我们三人开始纳闷起来,蓝瑛不是明朝时期钱塘一带有名的大画家么,为什么一问三不知?

  在整个杭州城转了一圈,最终我们找到了答案。

  蓝瑛的确是钱塘人,出生在这里。

  他曾经也的确在钱塘一带小有名气,被誉为浙派后期代表画家之一,这点也不假。

  但是,蓝瑛生平喜好游历四方、饱览名胜、开阔眼界,自从几年前外出游览名山大川,至今没有回来。

  就算放在信息传播高度发达的21世纪,一位影视巨星淡出娱乐圈几年,也会逐渐被人们遗忘,更别提在古代。

  随后经过多方打听,我们终于找到了线索。

  蓝瑛目前在北京。

  燕京、京城、京师、幽都、范阳……各朝各代北京的名字都有所不同,眼下这个时间,北京就叫做北京,和21世纪一样。

  北京城西南,某栋四合院里,我们终于见到了蓝瑛本人。

  看外貌,蓝瑛已经四十多岁了,穿着一身宽松的长袍,留着长长的胡子。

  院落中的石桌上,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一应俱全,他正在专心创作一幅花鸟画。

  陈静在前,我和赵宇紧随其后,三人走进院子里。

  蓝瑛抬头瞥了我们一眼,手中毛笔将最后几笔完成,淡淡说道:“这是最后一幅画,要买就买吧,十两银子,不买等会我就要离开此地,日后你们想找我只有南下去钱塘。”

  这个年纪的蓝瑛早已成名,画作的价格果然高的离谱。

  “蓝画师您误会了,我们来找您另有其事。”陈静连忙说道。

  “什么事?”蓝瑛眉毛一挑。

  于是陈静和赵宇俩人,将那幅飞碟古画说了出来。

  “我没有画过类似的东西。”蓝瑛一口回绝,我们全部震惊。

  陈静依然不死心:“蓝画师,我们没有恶意,您不用担心什么,您真的没有画过这样的作品吗?”

  “没有。”说完,蓝瑛不再理会我们,回到屋子里,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这相当于下了逐客令,我们只有退了出来。

  大街上。

  赵宇和陈静眉头紧皱。

  “也许蓝瑛这个年纪还没画出来……”赵宇不死心的说道:“那我们只要一路跟随蓝瑛,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他总能见到飞碟降临的一幕,然后画出这幅画,我们也就能近距离亲眼目睹飞碟……”

  “也许这幅画根本就不是他画的。”陈静冷冷道:“我们从一开始就全错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头疼了。”我说:“冒险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年代,古画的作者还成谜了,我是没关系,但你们现在的处境相当不妙……”

  走着走着,我们来到一栋建筑物跟前。

  王恭厂火药库。

  赵宇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死死的拽住某个经过的路人,脖子边几乎青筋暴起的厉声问道:“现在是什么年份?几月几日?”

  那人快被吓傻了,吞吞吐吐的说道:“明熹宗天启六年五月初六日。”

  “这个时间……”陈静也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连忙抬头望向太阳目前的位置,几乎震惊的说:“这么说今天是公元1626年5月30日上午,而且现在快到八九点了!”

  “怎么回事?”我有点不明就里,被他俩的反应弄的吃了一惊。

  “快走!赶紧走!”赵宇朝我大吼了一声,旋即向路边形形色色的人大声吼叫:“快走!全都离开这里!走的越远越好!”

  陈静也像是疯了一样朝着路人大吼:“大家都听我们一句,此地不宜久留,赶紧离开,走的越快越好!”

  可惜效果不大,没人听他俩的。

  甚至有些人想要去报官。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没时间解释了,到时候你会明白一切,我们也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陈静大叫。

  于是,我们三个就像是身后被十万军队穷追猛打,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迅速穿行,往北京城外的方向跑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边跑边问:“我们为什么要跑?”

  赵宇终于回头向我说明了原因。

  我大吃一惊。

  “因为等一下将发生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三次未知原因大爆炸之一。”他一字一句、近乎斩钉截铁的说道:“——天!启!大!爆!炸!”

  “这次爆炸的地点就在王恭厂火药库附近,爆炸几乎将2.25平方公里内的上万栋建筑物夷为平地,死伤两万多人。”陈静向我解释:“而另外两次大爆炸,威力更加大,你应该也听过,一个是印度的死丘事件,另一个是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的通古斯大爆炸!”

  明白真相后,我反而停了下来。

  “你干什么!”他俩责问我。

  “你们先逃命吧,我死不了!”我说:“这么大的事件,我不能什么都不做,我想近距离观看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天启大爆炸。”

  “你疯了?”陈静一把拽住我的手臂,想要拉动我:“你自己都说过,你不是无所不能的上帝,核弹可能会对你造成严重的后果,这次爆炸的威力,比上次我们碰到的歼-18微型核弹头大了好几倍,万一你死了呢?!”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坚定不移的说道,而后笑了笑:“你们快走吧,如果能死在如此壮观的大爆炸中,我也心甘情愿了。而如果我活了下来,也许我就能解开这个千古谜团,想想就让人兴奋。”

  “真是个疯子!”赵宇大叫一声。

  “为了伟大的科学,有时候要做出必要的牺牲。”我笑了笑:“这话当初就是你说的。”

  “真拿你没办法!”无奈之下,他俩只有撇下我,匆忙向城外跑去。

  我回过头,嘴角露出浅笑,漫步继续走回王恭厂火药库附近。

  太阳在东边越升越高,马上就要到九点了。

  东北方向,巍峨的紫禁城、太和殿,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明熹宗朱由校还在乾清宫用早膳。

  周围依然是川流不息的人群,形形色色的古代百姓。

  似乎谁都没有发觉,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

  陈静说,天启大爆炸,足足炸死了两万人。

  方圆两公里内的上万间房屋,也被夷为平地。

  要不要救这两万人呢?现在时间还来得及,我可以一批批的将这些人,传送到很远的地方。

  我站在大街中心,缓缓抬起手,然后又放了下去。

  不行,不能这么做,如果改变了重大的历史事件,也许会对后世产生不可估量的严重影响。

  更何况生命从诞生到死亡只是个过程,谁都逃不掉,只是早晚罢了。

  死两个人,和死两万个人,也没多大区别。

  大自然从来也都是一视同仁。

  “大哥哥,大哥哥,求求您给点吃的吧!”一个可怜兮兮的小乞丐,还是个女孩子,脸上脏兮兮的,穿的破破烂烂,不知道什么时候拽住了我的衣服,抬起头,一双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望着我。

  我蹲下去,摸摸她的头,而后问:“你想活还是死?”

  “我只要吃的……”小女孩楚楚可怜的说。

  “吃的和活下去,哪个重要?”我皱眉。

  “吃的……”小女孩傻傻的说道。

  站起身,我继续走,不再理会她。

  小乞丐呆呆的望着我的背影,突然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仰起脖子,只见湛蓝、透亮、明朗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颗闪耀的星星,并且越来越亮。

  白天怎么会有星星?

  为什么星星会越来越亮?

  “这是什么东西?”小乞丐嘀咕了一句。

  可惜没人听到她的问题。

  也没人来帮她回答。

  然而末日将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