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0 一幅画引发的血案(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边无际的旷野。

  一条孤零零的宽阔公路。

  两旁是蔓延到地平线尽头处的麦田。

  我站在公路中央,赵宇和陈静站在我左右。

  这次我们三人的脸庞都变成了变相怪杰的模样。

  “都准备好没有?”我看了他俩一眼,说道:“他们快来了。”

  “一切准备就绪。”赵宇尽量平静的说道,双手有些发抖。

  陈静反而显得有些不同,用一种近乎狂热的眼神望着我,好像我是一块烤熟的猪肉,说:“我感觉我从一开始就弄错了目标,比起虚无缥缈的外星人,你似乎更加值得研究,不但比所有我见过的异能者都强大,还能把自身的能力分给其他人……”

  他俩说的没错。

  为了把科学家变成劫匪,这次我将一部分能力暂时分给了他们。

  而装满文物和艺术珍品的护送车队,正在沿着这条路开往北京的方向。

  那幅画就在其中。

  “抱歉,我不是小白鼠,地球上任何人都抓不住我。”我讪笑了一下,极目看向公路尽头:“他们来了。”

  几个小黑点,在公路尽头若隐若现。

  片刻后,护送车队已经到了近前。

  望着眼前的阵仗,赵宇和陈静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几乎惊呆了。

  两辆坦克开道、两辆警车殿后,两边是两排各十辆巡逻摩托车,天空中还有三架武装直升机,地面天空几乎形成了一个大包围。

  只为了——护送中间那三辆漆黑如墨的装甲押送车。

  所有文物都在那三辆押送车里。

  这也难怪,这批文物的估价至少在千亿以上,这样的场面不算什么。

  也许这三辆押送车才是最危险的,里面除了各种文物外,可能还有全副武装的特警战士。

  “什么人?”护送车队里,有人拿着大喇叭朝我们喊道。

  赵宇和陈静立马吓破了胆,想要临阵脱逃。

  “别忘了我给你们的能力,现在你们是无敌的。”我给他们加油,“准备——行动!”

  嗖嗖嗖!

  我们三人一个瞬移,从原地消失。

  就像是电影里的场面,车队的指挥官还没反应过来,凭空消失后,我和赵宇、陈静三人,分别又出现在三辆押送车内。

  几名特警正在押送车内持枪待命,见到我突然出现,先是愣了楞,旋即一个个反应过来,掏出电击棍向我打过来。

  步枪是透过车身上的孔眼对外扫射的,对内只会损毁文物。

  用电击棍纯属无奈之举。

  不过用什么结果都一样,我一个瞬身再度消失,所有人都扑了个空。

  “见鬼!”有人吼道:“这家伙究竟是什么!异能者吗?还是变种人!”

  “不好意思,你猜错了。”

  我再度出现在车厢里,伸出手,指尖凝聚出一个光球,而后迅速爆炸,一股迷你型的震荡波扩散开去,当然没什么破坏力,它的功效只有一个——

  扑通!扑通!扑通!

  所有人都倒了下去,呼呼大睡。

  我开始迅速翻看车厢里的文物,很快找到了中国十大古代名画之一的《百骏图》,但很遗憾,没有那副飞碟古画。

  护送车队已经乱成一团,外面的人听到了押送车内部发生的状况。

  有人一把拉开押送车的后门。

  十来个士兵拿着冲锋枪指着我。

  “投降。”我高举双手,而后笑道:“那是不可能的。”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我再度诡异的消失,一个瞬移出现在百米高空。

  三架武装直升机就在我脚下。

  第一辆押送车没有飞碟古画,那就只能等待赵宇和陈静的好消息。

  他俩在第二辆、第三辆装甲押送车内。

  我透过厚厚的车厢防弹钢板望进去,场面似乎十分混乱。

  毕竟他俩都是普通人,今天又是第一次得到异能,肯定非常不习惯。

  第二辆押送车内,几个特警围住了赵宇,拳打脚踢、电击棍、警棍、小刀……如同雨点般落在他身上,当然效果就像是给他饶痒痒,简直不亦乐乎。突然赵宇大吼一声,所有特警都撞击在防弹车厢上,晕了过去。

  第三辆押送车内,现场更加混乱,陈静毕竟是个女孩子,哪里知道怎么解决敌人,她不断的玩着瞬移的把戏,在整个长长的车厢里闪来闪去,所有特警的近身攻击都几乎落空。但是这也不是办法,突然她爆发出了女汉子的一面,挥拳猛击车厢地面,所有人都被反震的跳了起来,而后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这两人开始迅速翻看文物。

  外面的人也已经到了他们的装甲押送车后方,准备打开后门。

  我皱起眉头,不行,必须给他们争取时间。

  一个瞬移,我出现在车队不远处的麦田里。

  “嗨!你们的敌人是我!我是专门来抢劫的!”我朝他们大吼,又在身边凝聚出一个近乎透明的防护罩。

  轰隆!

  回应我的是两辆坦克的一轮炮击。

  麦田里被炸出一个十来米方圆的大坑,附近的麦子都被烧焦了,冒着滚滚浓烟。

  浓烟散去,我依然纹丝不动的站在那。

  士兵们早已顾不得第二、第三辆押送车,向我包围了过来。

  半空中的三架直升机也飞了过来,呈现出一个三角形,将我围在中间。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这不是士兵们的微冲、03式自动步枪发出的声音。

  而是武装直升机挂载的30MM口径的巨型机枪在向我发泄怒火,客观的说,如此大口径的子弹,洞穿钢板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但这绝不是结束,只是个开始。

  飞行员像是着了魔一样,武装直升机上的火箭发射器也开始蠢蠢欲动,三架直升机,十多枚火箭弹朝我飞了下来。

  轰轰轰轰轰!

  还不够,远远不够。

  士兵们也开始红了眼,突突突的朝我一个劲的猛开枪,没枪的扔手雷,没手雷的扛来了火箭筒……

  一轮攻击过后。

  地面上十米方圆的大坑,又扩大了一半,深度也骤然增加,就像是个埋在土里的半球形。

  滚滚浓烟散去后,再度露出我的身影。

  我双手背负,嘴角冷笑道:“还不够,毫发无损。”

  所有人震惊。

  “这家伙究竟是人是鬼?”车队指挥官在远处观望着,突然拿起通讯仪吼道:“我们受到了不明人士的打击,再次申明,有人想要抢夺国家文物,呼叫支援!”

  似乎知道任何攻击都没有用,这些人不再贸然进攻,而是仅仅把我围在包围圈中。

  这样反而更好,我抬头望向那两辆装甲押送车内部。

  赵宇已经把文物翻了个底朝天,没有发现飞碟古画,一个瞬移来到我身边。

  陈静还在第三辆押送车内奋斗。

  嗡嗡嗡……

  一阵若有若无的音爆声从远天传来。

  三个黑点在远方迅速放大。

  “这是……”极目眺望,赵宇露出凝重的神色,那三架战斗机离我们越来越近,旋即他脸色大变:“这是传说中的歼-18!没想到它真的存在!我们完了!”

  目前中国军方透露的歼系列战斗机,最高型号是歼-31。

  而歼-18,虽然型号比歼-31低,实际情况是各类设备更加完善和强大,并且它是歼系列中唯一可以垂直起降的战斗机。

  当然歼-18一直存在于民间传闻中,连它的存在都扑朔迷离。

  眼下却真的出现了!

  我皱起眉头。

  别说歼-18,哪怕歼-100也对我构不成威胁,战斗机再强大,也只不过是个战斗机。

  但它上面搭载的武器,却让我有种心烦意乱的感觉。

  似乎……

  这三架战斗机上,部署了三枚微型核弹头。

  “陈静,抓紧时间!”我连忙意念传音给第三辆押送车内的陈静:“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

  “我知道!”陈静还在一大堆文物中抓紧翻看。

  三架歼-18即将进入攻击范围。

  “来不及了,快走!”我一把拽住赵宇,一个瞬移,两人来到陈静所在的车厢内。

  “终于找到了!”陈静从翻的乱哄哄的文物堆中,抽出一幅泛黄的卷画,正是那幅飞碟古画。

  “走!”我一把拉住他们俩,再度施展瞬移,三人已经出现在十几公里外的麦田中。

  而头顶不远处,三架歼-18战斗机其中一架,正好射出一枚导弹,向我们极速飞来。

  “准备好深呼吸!这次瞬移的距离,绝对不会太短!”我大吼。

  下一秒——

  轰!

  一声巨响,震慑天地。

  滚滚浓烟,升腾而起,凝聚成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以我们方才站立的位置为中心,一股冲击波猛烈的扩散开来,沿途所有的麦苗、树木、杂草,全都被瞬间燃烧汽化成了虚无,土地一片焦黑,靠近中心点的位置,温度高达千万摄氏度。

  冲击波还在继续扩散,几公里外的杂草、麦田、树木,全都呈放射性向四面扑倒。

  连同押送车队附近的所有士兵,耳膜都被震的失聪流血,一个个彻底被震翻在地。

  如果从万米高空中望下去。

  核弹落点一公里直径内,什么都没剩下。

  十公里直径内,农作物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即使远在五十公里外,一些村庄、农户的房屋玻璃也被当场震碎,家畜鸡飞狗跳、乱成一团。

  而这,还只是一枚微型核弹头的破坏力。

  当天晚上,我们回到五常市宾馆。

  整个东北地区都已经炸开了锅,打开电视、收音机、电脑,所有头条新闻,都在报道这次不同寻常的爆炸。

  大街小巷、各种地方、只要有人的地方,全都在议论这起事故。

  而军方的解释居然是——

  天然气管道意外爆炸。

  “妈的,**,you!”赵宇看着电视直播,简直快要骂娘了:“又是该死的愚民政策!天朝你能不能带点节操?我们都快丢了性命,结果这次核弹居然被说成是天然气爆炸!而且所有媒体都一致同意,可悲的民众还相信了!”

  “你省省吧。”陈静白了他一眼:“这也是为了避免引起恐慌,要是真相大白老百姓还不乱套了?反正我们这次行动还算成功,画总算到手了。”

  飞碟古画,没有题跋、落款、盖章,作者不明,局部泛黄,透着一丝神秘,就躺在桌面上。

  我、陈静、赵宇三人,齐刷刷的向古画看了过去。

  孟照国事件、古画中记载的明朝飞碟,究竟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