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9 一幅画引发的血案(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回到五常市,我们在一家宾馆住下。

  赵宇放下行李,二话不说,夺门而出。

  陈静打开笔记本电脑,我坐在她旁边,口述我在孟照国脑海中看到的惊人一幕,而陈静则在某个软件程序中构建三维立体模型。

  很快,蝌蚪状亮银色飞船、银白色未知生物的模型出现在笔记本屏幕上,栩栩如生,在我的提示下局部做了些修改,几乎和孟照国脑海中的一模一样。

  “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我们发现了什么!”陈静呆呆的看着,仿佛眼前就是一块硕大无比的金子:“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身份?他们来自哪里?又为什么要光顾地球?”

  旋即陈静又把笔记本电脑连接了打印机,唰唰唰的声音中,打印机里吐出一系列飞船和外星人的照片,各种各样的角度都有。

  盯着这些照片,我渐渐皱起眉头。

  两个不靠谱的科学家,外带一个跟商业完全不沾边的投资人,这样三流的团队。

  难道真的即将揭开本世纪最伟大的发现?

  我感觉有点像是在做梦。

  很快房门打开,赵宇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个五六十岁带着近视眼镜的老男人。

  “这是林博士。”赵宇向我介绍:“我在五常市的朋友,也算是我们的前辈,某个研究所的生物学家。”

  “您好,林博士。”我向老男人握手。

  林博士点头致意,没说话,旋即他们三人开始紧锣密鼓的工作。

  上百张照片被分成两组。

  不明生物的那组照片交给了林博士,他是生物学方面的专家。

  林博士看了两眼照片,当下皱起眉头,我有点不好意思,孟照国脑海中外星人的画面就是这么模糊,所以照片出来以后也相当抽象化,只见林博士摇了摇头,直接将照片甩在一边,抱起笔记本,干脆研究软件程序中构建的外星人模型。

  飞碟的那组照片由赵宇和陈静共同研究,由于孟照国多次近距离目击飞碟,各方面的数据都十分到位。

  我又成了多余的。

  好吧,好吧,你们慢慢研究,我出去散散步。

  清冷的寒风吹在五常市的大街上,周围是稀稀落落的行人,我从宾馆懒散的逛到某个公园,又从公园走到某个广场,而后原路返回。

  这一趟不算远,没想到用掉了几个小时。

  再度回到宾馆,他们三人的研究暂且告一段落,林博士由于还有事情,片刻前已经走了。

  “怎么样?”我询问道。

  “有收获,但同时也引出了更多的疑问。”赵宇说。

  “很正常,地外文明既然能来到地球,那就证明科技程度比我们高出不少。”我摊了摊手:“说说你们的发现吧!别整那些专业术语,我是门外汉,说简单点。”

  “首先是这艘蝌蚪状的银色飞船。”赵宇指着桌子上一大堆照片,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根据目前我们人类所掌握的科技,任何已知的技术都无法让这艘飞船飞起来,它完全违反了空气动力学、飞行力学、流体力学……最郁闷的是,我们研究了半天,居然找不到它的引擎在哪。”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我依然异常吃惊。

  简单地说,这艘飞船就是动力不明、燃料不明、材质不明、N多不明。

  “那个外星人呢?”我又问道。

  “关于那个不明生物的资料更少,所以林博士也没什么突破性进展,但是依然有一些惊人的发现。”陈静说道:“从不明生物的整体结构来看,林博士大胆推测,当然这只是个推测,这个外星人像是直立起来的爬行动物,又像是两栖动物。”

  “居然不是哺乳动物!”我异常兴奋:“这么说,这项发现几乎肯定可以写入教科书,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也能进化出智慧生命?”

  “这只是林博士的推测而已。”陈静白了我一眼,就像在看一个门外汉:“科学讲究的是证据,实践出真理。”

  线索似乎就到此为止了。

  短暂的兴奋过后,我们陷入了一种长期的沮丧中。

  凤凰山事件、孟照国事件,几经波折,苦苦追寻,当我们以为来到了真理的大门前,即将轰动整个世界的时候,推开门一看,才发现眼前出现的是另一个迷宫。

  那艘蝌蚪状飞船、那个神秘的亮银色外星人,除了隐藏在孟照国记忆深处,似乎就从未在地球上出现过。

  一个偶然的机会,事情又出现了转机。

  这一天,赵宇准备去一趟林博士的研究所,我陪他一起去。

  半路上,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来接了几声:“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好,我们马上回来!”

  “怎么回事?”我询问道。

  “陈静发现了新的线索!”赵宇一个急刹车,汽车原地急转弯,我们火速返回。

  回到宾馆,陈静正在笔记本电脑前浏览网页,回头对我们笑道:“你们绝对想不到我发现了什么。”

  这是五常市当地政府建立的一个网站。

  此刻网页头条赫然显示着:

  近日,北京故宫博物馆有一批艺术珍品来我市展出,其中就包括中国十大名画《百骏图》和《千里江山图》,展览为期三天,目前已圆满结束。

  将网页一页页翻下去。

  然后我们就看到一幅与众不同的画。

  尽管没有《百骏图》《千里江山图》这么出名,在所有藏品中也显得毫不起眼,这幅画依然在第一时间引起了我们的浓厚兴趣。

  画的正中央是一艘飞船,从天而降,亮如烈日。

  下方,古代的人们要么万分惊恐的躲在屋子里、要么跪下顶礼膜拜、要么彻底惊呆了。

  最重要的是,画面中的这艘飞船,与孟照国事件中的蝌蚪状UFO几乎一模一样!

  再看网页上对此画的简介:约成画于明朝中期,作者不详,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堪称被埋没的千古奇画。

  我和赵宇、陈静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道:“难道这艘飞船……在几百年前的大明朝时期就曾经光顾过地球?!”

  这个消息足够振奋人心。

  如果不是陈静偶尔看到这幅画,恐怕我们再也查不出任何线索。

  而眼下他俩又出现了争论。

  赵宇:“我觉得应该鉴定这幅画的作者是谁,作者肯定是目睹了这一幕,才能画出这样的作品,要不然古代人怎么可能知道飞碟?只要查到了作者,再查他的生平,肯定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陈静冷笑:“你想的倒是容易,关键怎么鉴定?这幅画完全就是个三无产品,没有盖章、没有题跋、也没有落款,放在故宫博物馆这么多年都找不出作者,你以为靠你就可以?要我说,我们应该从科学的角度入手,用仪器测定这幅画的完成年代,然后推算出这艘飞船究竟在明朝哪一年来过地球!”

  “不是我打击你,你的方法也根本行不通。”赵宇冷哼道:“现有的年代测定法,根本无法测量一个几百年前的文物,反而时间越久远的东西测的越精准。你打算用什么方法去测这幅画?C-14测量法?同位素测年法?还是热释光测年法?抱歉,这些方法最少也是测量几万年前的远古文物!”

  两人越吵越厉害,几乎争红了脸。

  “够了!吵什么吵!”我大吼道:“这幅画现在在国家手里,你们谁都没办法拿到手头上研究!眼下最关键的问题是,怎么把这幅画给抢过来!”

  他俩齐刷刷的看向我,就仿佛我现在变成了外星人。

  “你疯了?打算从国家手里抢文物?”赵宇震惊的说。

  陈静也有些反应不过来:“我们是科学家,不是文物窃贼!”

  我露出一个坏笑,正色道:“有时候,为了伟大的科学事业,为了真理,科学家也要偶尔扮演一下劫匪和歹徒的角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