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8 真相是什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辗转来到大学门口。

  规模宏大的哈尔滨商业大学,潜伏在夜色下。

  走进学校,向大厅里的人打听了一番,结果出乎意料。

  早在几年前,孟照国就光荣退休了,回了五常市乡下的农村老家。

  完全就是白跑一趟,车子还撞的不成样子。

  “你这是什么时候的情报?”我忍不住问赵宇。

  “大概七八年前……”

  “好吧。”

  我看了看天,月亮刚刚到头顶,又看了看赵宇和陈静,长时间的疲劳驾驶两人已经很累很累,北方寒冷的天气又让他们冻得瑟瑟发抖,于是打定主意,今晚就在车子里睡一觉,一切等天亮再说。

  很快两人在折叠座椅上睡着。

  我抽着烟,摇下车窗抬头仰望星空,心中不禁升起一个疑问。

  地外文明真的曾经光顾过地球吗?

  也许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一夜过去。

  许多年轻的学生在校门口进进出出。

  赵宇跑出去买了点早饭,几分钟后腾腾腾的跑回来,在路人诧异的目光中,这辆引擎盖严重凹陷的房车缓缓开动。

  出了哈尔滨市,我们直奔五常市。

  半路上又出现了一点状况。

  不是车子彻底报废了,而是有人意见不统一。

  陈静主张先去当年的事发地点,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也未必找不到什么蛛丝马迹。

  赵宇主张先去寻找孟照国,毕竟他是1994凤凰山事件的核心人物,而事发地点意义不大,如今过去整整二十年了,再加上前前后后多少人对现场的调查和破坏,肯定早已人物全非,得不出什么结果。

  “孟照国再怎么也只是个人!不明飞行物出现的地点才是关键!”陈静当仁不让。

  “就算凤凰山真的出现过UFO,那也只是过去式!二十年,孩子都可以当爹了,你觉得现场还能留下什么痕迹?”赵宇居然更凶悍:“现在是我开车,我说去找孟照国就去找,没有商量的余地!”

  看来这俩人并不像表面上这么友好。

  我夹在他们中间,带着口水的话语从一只耳朵进去,又从另一只耳朵出来。

  我快疯了。

  “够了!”我一声大吼,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让上帝做决定,正面去凤凰山,反面去找孟照国!”

  叮!

  一声脆响,硬币高高抛起,而后自由落体掉下。

  正面。

  陈静高兴的跳了起来:“我就说听我的没错!现在连上帝都帮我!”

  “客观的说,重力、力度、高度、角度、风力、落点……把各项因素都考虑进去,一枚硬币在抛出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结果,世界上并不存在真随机,这样并不公平。”赵宇嘀咕了一声,“但愿到了那里上帝也不让你失望。”

  “你说什么?!”陈静瞪大了眼睛。

  前方的路越来越崎岖,我们逐渐开进了山林。

  当年的事发点并没有路可以通行,陈静从汽车后备箱内取出一个导航系统,和车载GPS导航不同,这个导航系统也连接卫星,精度更高,功能更强大,能够准确定位地球上任何一个点,摆弄了一番,陈静说道:“这是当年目击者发现UFO的地方,这条路离事发点最近,我们的车子可以停在这里,然后步行过去。”

  “让我看看。”我笑着说道。

  “不行!”赵宇一把抢过导航仪,尖叫道:“你要是再把车子突然变到山上,我们都会滚下山的!不死也残废!”

  “好吧,那继续开。”

  半小时后,汽车来到指定地点。

  我们拿上必须的仪器和便携式设备,走入深山老林,向凤凰山的方向走去。

  很快到了事发地点,也就是当年相传出现不明飞行物的凤凰山半山腰上。

  赵宇、陈静两人各自取出包裹中的仪器,平时他们像普通人一样打打闹闹,谁都看不出是科学家,等真正进入工作的时候,立马变得严肃起来,一丝不苟,果然都十分敬业。

  而对于他们使用的仪器,我也看不太懂。

  “这是什么?”我盯着赵宇手中的某个东西问道。

  “辐射检测仪。”他拿着仪器对周围树木、岩石分别检测过去,几乎忽略了我的存在。

  “这玩意又是什么?”我的注意力被陈静手中的某个东西吸引。

  “土壤测氡仪。”陈静淡淡道。

  “那这个呢?”

  “气相色谱仪。”

  “这玩意又是啥?”

  “分光光度计。”

  ……

  我第一次发现,我成了多余的。

  这些科学仪器肩负的工作,的确不是我能够胜任的。

  一小时后,工作完毕,两人沮丧的向我走过来,看样子结果不太好。

  “没有找到线索?”我询问道。

  “时间太久了,什么痕迹都没留下。”陈静皱眉。

  “我早就说是这个结果。”赵宇苦着脸说道。

  陈静白了他一眼。

  “没事,现场不存在了,当事人还活着,我们还算是幸运的。”我朝着漫山遍野的森林吼了几声,惊起许多鸟雀,而后笑道:“走吧,去找孟照国。”

  车上,两人表示并不知道孟照国的老家具体在哪,五常市这么大,几百万人口里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除非去当地公安局查档案室。

  “终于轮到我出场了。”我哈哈大笑:“测这个测那个,我不行;找人,你们不行。”

  闭上眼,几分钟后,我睁开眼,在导航仪上指了指,说道:“去这里!”

  这是五常市附近的某个农村。

  下车后,我们准备直奔孟照国家中,陈静连忙拉住我们,去附近的小卖部买了些礼品。

  “这是拜访,不是逼供,必要的礼数不能少。”陈静如是说。

  不过结果依然是悲剧性的。

  见到孟照国的时候,他正在院子里晒太阳。

  本人和报刊杂志、电视上的形象几乎一模一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就是老了很多。

  赵宇除了科学外对什么都不太擅长,我也不善交际,这项重任就落到了陈静手里。

  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陈静当下走上前去,微笑着问道:“大伯您好,请问您是……”

  “我不接受任何采访。”孟照国挥了挥手:“你们走吧。”

  陈静当场僵掉,我和赵宇躲在后面忍不住偷笑,看她怎么收场。

  “大伯您误会了,我们不是记者!”陈静脑筋一转,笑道:“这并不是采访,我们都是科学家,想要了解1994年凤凰山事件的一系列经过……”

  霸气异常的孟照国依然不给陈静面子:“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没什么好说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陈静再次僵掉,估计她此刻心里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我忍不住用读心术窥探了一下她此刻的心理,果然:“他妈的,你这个什么狗屁孟照国,不就是当年见到了UFO吗,还不知道是真是假,还以为自己是一号人物!老娘还说自己见过UFO呢!”

  心里骂娘是一回事,表面上又是另一回事,陈静勉强挤出微笑,将满手的礼品放在屋檐下,说了声告辞,而后回过身给我们使眼色,意思再明显不过。

  撤退!

  第一天就这样无功而返。

  第二天,我们再去拜访孟照国。

  这次陈静说什么都不想打头阵,赵宇又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重任就落在了我头上。

  谁都没想到,今天孟照国像是变了个人,居然热情的接待了我们。

  将我们迎进客厅,又亲自端茶倒水,这感觉就像是丈母娘上门了。

  随便聊了几句,赵宇切入正题:“大伯,能否跟我们讲讲当年的经过?”

  孟照国抬起头,望向门外悠远的天空和白云,开始陷入回忆,将1994年的凤凰山事件来龙去脉娓娓道来。

  “二十年前的6月份,那时候我还在林场工作,我是第一个发现凤凰山半山腰上有不明飞行物的……”他的话语中依然蕴含着恐惧,我注意到他的双手在发抖。

  发现UFO的第一天,孟照国试图靠近,被无形电墙挡住,无功而返。远远的,他只看到半山腰上那个奇怪的物体,浑身银白色,形状类似蝌蚪,眼睛的地方有巨大的玻璃罩,脚掌的地方有支架。

  第二天他又试图靠近,被蝌蚪状银色飞碟发出的恐怖叫声吓退,并且伴有头晕、浑身如电流通过、呕吐的症状。

  第三天就是被大家熟知的了,孟照国带着二三十号人去,大伙儿还带了若干望远镜、照相机、录音机,接近凤凰山了,没人发现不明飞行物,大伙儿正纳闷,几公里外的孟照国拿起望远镜,向凤凰山半山腰上看过去,大呼“看到了,”而后被神秘力量给打晕,休息几天,失忆,想不起来最近发生的任何事,时间久了才渐渐记起。

  这就是当年在五常市闹的沸沸扬扬的“外星人击晕林场工人”事件。

  而后,孟照国去了哈尔滨商业大学食堂工作,估计就是为了忘记这段恐怖的回忆。

  听完他的讲述,我注意到赵宇和陈静脸上透着一缕失望。

  的的确确,换成我也会失望,孟照国讲的,跟报纸上、杂志上、电视上、网络上流传的一模一样,没有更特殊的消息。

  赵宇起身告辞,我们再度离去。

  “单凭他一个人的讲述,能证明凤凰山事件的真实性吗?”半路上,我问。

  “照片、视频,现在这个年代,什么都可以造假。”陈静说:“更别提一个人的片面之词。”

  “陈静说的没错。”赵宇现在显得更加沮丧:“即便我们再对孟照国测谎,证明他没有说谎,也不能证明这件事就是真的,顶多就是无法解释,除非——”

  “除非什么?”我连忙问。

  他俩异口同声的说道:“找到货真价实的UFO或者地外生命。”

  “你俩又开始幻想了。”我头大如斗:“就算真的有地外文明光顾过我们,科技程度肯定也比我们高出了几个数量级,活捉外星人的概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更别提现在还没弄清楚真假。”

  “你不是会读心术么?”赵宇突然问道。

  “对啊,我怎么忘了!”我兴奋的说道:“读心术比测谎靠谱多了,明天我们再来找他!”

  这是我们对孟照国第三次登门造访,也是最后一次。

  当然也是最不人道的一次。

  孟照国刚坐下,还没说话,我直接把他定住。

  而后意识探入他脑海。

  他的一生在我面前闪过,就像一部浓缩的电影。

  时间回到1994年6月份,这段记忆在他脑海中格外清晰,不知道是不是终身都挥之不去的梦魇。

  第一天发现UFO,靠近,被电墙挡住……

  第二天再试图靠近,被飞碟发出的恐怖叫声吓退……

  第三天,孟照国带着林场里二三十号人,深入深山老林,前往凤凰山……

  已经很明显了,孟照国没有骗人,眼下只有两种可能,否则他也无法通过2003年北京UFO研究会对他的谎言测试。

  第一,凤凰山事件是真实的。

  第二,孟照国患有妄想症,将自己假想中的UFO当成了现实。

  等等,似乎还遗漏了什么!

  我在他记忆中的深处搜寻,不断在发现UFO的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之间来回观看、倒带,终于发现了秘密!

  第二天和第三天,在时间顺序上并不连贯!

  我大吃一惊,这中间,居然还有“缺失的一天”,被他的大脑自动屏蔽和遗忘的一天!

  人只有在经历最恐怖、最受打击的事情后,大脑才会主动选择遗忘这些事。

  比如车祸现场,被抢救过来的人,你问他们当时发生了什么,大多数人会回答记不起、十分模糊。

  这是大脑自身的一种防御保护机制!

  孟照国在这“缺失的一天”中,究竟经历了什么?!

  我翻遍他大脑皮层的每个角落,终于在一个几乎被遗忘的记忆区块里,找到了线索!

  此刻,孟照国就是我,我就是孟照国。

  1994年6月9日,晴。

  经过一夜辗转反侧,我依然没有睡着,心中一直在想着,前两天在凤凰山半山腰上发现的那个不明物体,究竟是什么?

  不行,今天我还得去看看。

  鸡鸣声起,天刚亮,我穿好衣服,从锅里拿了两个馒头,直接向凤凰山走去。

  前两次,在靠近凤凰山四五百米远的时候,我要么被什么东西挡住,要么被这个不明物体发出的叫声吓到,再也不能前进。

  这一次,我更加小心,在周围浓密的丛林间谨慎穿行。

  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我的天,我居然走到了凤凰山的山脚下,这是前所未有的距离!

  我抬起头,眯着眼,然后看到了这辈子最恐怖的景象——

  在这个白银色的巨大不明物体旁边,出现了一个不明生物,下半身被岩石遮住,太阳现在的位置正好在这家伙头顶上,强光刺激的我几乎睁不开眼睛,我的视线逐渐模糊,完全看不清这家伙的样子,它显然和人类不同,和我见过的任何动物也都不一样,好像是直立着,浑身也有白银色的皮肤,总之这家伙给我的感觉相当危险!

  突然,这个不明生物转头看向了我!

  周围静的可怕,没有一丝声音,但是在我心里,仿佛听到了这家伙在说话,不,根本没有说话,没有任何语言交流,它就传达给了我某个意思:

  离开,忘记!

  我吓坏了,就好像马上要死了一样,连忙不要命的跑回了家,躲在被窝里浑身冷汗直冒!

  轰!

  脑海中一阵嗡鸣,我的神识直接从孟照国记忆中震了出来。

  孟照国此刻还保持着被我定住的模样,而我却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怎么样?”赵宇和陈静盯着我,显然我收获巨大。

  “真的有……”我又喘了几口气,大叫道:“真的有外星人!”

  PS:最近有读者说我写崩了,好难受好想哭啊呜呜呜~~~~(>_<)~~~~

  再次申明:本书没有修炼体系,不存在写崩了的情况,只是小弟在布一个更大的局,所以暂时情节低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