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6 远大前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从来都是我用能力看透别人,还没有被人看透过的先例。

  但现在,我感觉自己所有的秘密仿佛已经完全暴露在他面前。

  “什么都不用说,这栋房子已经告诉我一切。”乞丐看了看我身后的别墅,说道:“我在这要饭三年,对这一带的一花一草都十分熟悉,以前这里是一片空地,突然就多出来一栋房子,只有两种可能,这栋房子被人连地基一起搬过来了,但是看现场的痕迹显然不可能,那就只剩下第二种情况。”

  他盯着我,冷笑道:“你不是普通人类,这栋房子是你凭空变出来的。”

  “你觉得我是异能者?”我终于松了口气,看来这家伙没有完全看透我,也只是在根据一些现象大胆猜测。

  “不。”他摇摇头:“比异能者更加高级的存在。”

  “变种人?”我笑道。

  “还要高级。”他说。

  说到这里,我已经对他失去了兴趣。

  我承认,眼前这个乞丐和其他乞丐不一样,普通人哪知道变种人、异能者的存在,就凭这一点,他也可以算是全世界最独特的乞丐。

  另外,在推测出我的大致身份后,他居然没有怎么吃惊,这也让我十分讶异。

  但也仅此而已了。

  哪怕世界上最聪明的乞丐,归根结底还是个乞丐,对我来说没多大意义。

  就像世上最聪明的猴子,哪怕它可以完美的解答一加一乘以一再除以一再减一是多少,,它依然是一只猴子,你会正眼看它一眼,认为它和人一样聪明吗?

  显然不会,除非这只猴子能解答黎曼猜想、哥德巴赫猜想。

  不同物种间进化的差距,早已注定了无法逾越的鸿沟。

  我扔给他五毛,转身准备回房睡觉。

  身后传来他的话,我以为他会说些什么继续引起我的兴趣,没想到这一次又出乎我的意料:“世界,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哪怕你拥有再高的权利、再大的能力、再多的金钱,你也只不过是茫茫宇宙中毫不起眼的一粒微尘,而不是主宰。”

  我停下脚步,完全被震住。

  不管这家伙是什么,最独特的乞丐、最聪明的猴子、哪怕世上最强的异能者和变种人,我都不会像现在这么惊讶。

  我终于明白他给我的感觉为何异于常人了,因为他的思想和别人不一样!

  就凭刚才这句话,他看问题、看世界的角度,居然和我惊人的相似!

  我仿佛找到了真正的知音!

  我连忙转身,迫不及待的想要问个清楚,这个乞丐究竟经历过什么,才会形成这样的世界观。

  但是他又一次消失了。

  老天爷似乎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吊人胃口。

  你想要什么,偏偏不让你得到;你不想要的,使劲塞给你。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有心种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没错,柳成荫。

  后面几天,我基本什么都不干,只专心做一件事,就是想要找到这个非同凡响的乞丐。

  闹市、地铁、广场、小区、暗巷、郊区、贫民窟、附近乡下……几乎每个地方我都找过了,哪怕臭水沟和大粪池也不放过,可就是找不到他,最后逼得我不得不扩散神识搜索,本市、附近城市、长三角地区、中国东海岸、乃至全中国,然后我大吃一惊,这家伙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人间蒸发了!

  难道一切都是我的幻想?

  难道我的精神出了状况,得了妄想症?

  我浑浑噩噩的回到家,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抬头望着满天星空,还有一轮明月。

  咚咚咚!

  门外响起敲门声。

  打开院门一看,我欣喜若狂,尼玛外星人乞丐又出现了!

  “你前几天到哪去了?!”我迫不及待的问他,就像是问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友。

  “应邀去了一趟美国。”他习以为常的伸出一只手要钱,然后问:“怎么了?”

  “怪不得我找遍全中国都找不到你!”我嘀咕了一声,又问道:“你去美国干什么?一个乞丐怎么有条件去那种地方?乞讨半年估计都不够一张机票钱!”

  “谁说我是乞丐?”他瞪了我一眼,十分不高兴:“我是应邀去美国贝尔实验室参加一项研究!”

  “贝尔实验室?”有点熟悉的名字,似乎是一个很有名的实验室,这会我更加吃惊:“尼玛你到底是什么?一会乞丐,一会摇身一变成了研究人员,真够神秘的!”

  “乞讨只是我的一项爱好,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我的身份!”他也被我激怒了,瞪着眼,然后说出了一连串快把我吓尿的身份:“我本名叫做赵宇,是中科院最年轻的院士,美国牛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名誉教授,贝尔实验室、费米实验室特别研究员,欧洲核子研究中心顾问……”

  总之就是一连串高科技头衔。

  而且我还信了,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

  如果不是他太奇葩,那就是我得了神经病。

  “为什么?”我把他请进院子里,搬了张椅子给他坐下,动了动嘴,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话,那你已经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科学家,科学家不是很忙吗?而且薪水也很高吧?怎么还会出来乞讨?乞讨真的只是你的一项爱好?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赵宇露出十分无奈的表情,就好像刚被人侵犯的未成年少女,一脸的对生活失去了信念。

  而后他将他的苦衷娓娓道来。

  “听着,反正咱俩都不熟,既然你对我好奇,而我现在也有时间,那就跟你聊聊。一般的科学家分成三类,一类人拿着投资者的钱搞科研,做出产品投放市场,卖更多的钱回馈给投资者;另一类人拿着国家的钱吃国家饭,听上级命令搞研发,就像个打工者,还被洗脑成报效祖国;还有一类人想成名想疯了,整天面对复杂的公式和海量的资料,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解开历史上的各种难题和谜团,有一天能够站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死了以后名字可以写进教科书里,就像牛顿、爱因斯坦、斯特拉、开普勒那样……”

  “那你属于哪一类?”我饶有兴趣的问他。

  赵宇摇摇头:“哪一类都不是,这三个圈子都不适合我,所以我离开了。”

  他抬头仰望漫天星辰,近乎痴迷的说道:“我心中有崇高的理想和使命,我希望成为列奥纳多*达*芬奇这样的人,你应该听过,文艺复兴时期的三杰之一,但大多数人都只知道他是个画家,不知道他除了画家之外还是雕刻家、建筑师、音乐家、数学家、工程师、发明家、解剖学家、地质学家、制图师,植物学家和作家,堪称史上屈指可数的全能全才。你不要笑,说简单点,我想要发现宇宙中的绝对真理,而不是相对真理,更不是成为帮别人赚钱的工具。另外,地外文明、神秘事件、超心理学对我的吸引力比所谓的科研项目大多了,用你们的话说,我就是一位不靠谱的科学家。”

  我点点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相信许多科学家刚从学校毕业的时候都有你这样的想法,但为了生活,很多人都放弃了,最终变成投资者、国家手里的工具。”

  “所以他们都是失败者。”他坚定的说。

  “但坚持也未必能够成功,有时候运气也占了很大成分,你总要生活,总要吃饭,像这样乞讨也不是办法。”

  一提到乞讨,仿佛又触动了他的神经,赵宇怒道:“我说过,乞讨只是我的爱好,我虽然不为任何人和组织工作,我的收入也十分可观!”

  “哥们,你就别不承认了。”我眯起眼睛,揶揄道:“我看得出来,你手头很紧,只是自尊心在作祟,所以不肯承认罢了。”

  他低下头,终于沉默了。

  沉默就是默认。

  灵机一动,我笑道:“你有你的资历,我有我的条件,不如这样,以后你为我工作吧,我当你的老板,给你提供一切必要的帮助,什么设备、经费、人手、实验室之类的,全都不在话下!别问我动机是什么,我只能这么说……你感兴趣的东西,正好也是我感兴趣的!咱俩意趣相投!怎么样?”

  “我知道你很有钱,也不怕损失,但是……”他显然有些心动,但又犹豫着说:“这就是个无底洞,我想要研究的东西,基本不会有任何经济上的回报,你真的不介意?”

  “都说了不差钱!你就当是天上掉下了馅饼,而且正好砸到了你头上!”我哈哈大笑。

  他还是有点忐忑。

  为了表示诚意,我伸出手打了个响指,一颗巨型钻石凭空出现在掌心里,而后扔在眼前的玻璃桌上。

  月光下,钻石折射出绚烂夺目的耀眼光芒。

  他平静的看着这一切,果然没有吃惊。

  “你是第一个正面见到我的能力,没有吃惊的人。”我笑着说。

  “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以整个宇宙的宏观尺度来讲,我们人类目前了解的东西不足亿万分之一,如果什么都要吃惊一下,那迟早会吃惊死。”赵宇淡淡说道:“这是作为一个科学家最基本的素质。”

  “果然是专业人士。”我点了点头,满不在乎的笑道:“这玩意就当成是你的启动资金好了,随便去哪个拍卖行,都能换来至少一个亿。”

  “好!”他终于重重点头。

  “来。”我伸出手掌,爽朗的笑道:“合同之类的我也不和你签了,就来个击掌鸣誓吧,今晚我就把话放在这里,如果你拿了钻石跑路,对我来说就是九牛一毛毫无损失,但对你来说就不会有第二次机会。而如果你没有跑路,那么,不远的未来,远大前程等着你!”

  啪!

  重重的一击,他几乎打的我掌心发麻,可想而知用了多大的力道。

  “现在。”我笑了笑,抬头问他:“你的第一个计划是什么?”

  “这几年我无数次想过,假如凑到了充足的资金,我第一个目标是什么,如今终于可以实现这个计划。”赵宇正色道:“我想要弄明白,凤凰山事件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