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5 这个乞丐不一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生活又恢复了平静。

  我继续做起了老本行,游走于各地,帮助任何需要帮助的人。

  但是结果往往让人哭笑不得。

  一辆小车冲破护栏,掉进河中,缓缓下沉。

  我大手一挥,车主就从驾驶室来到岸上。

  喝得烂醉的车主不但没有感谢我,反而一拳朝我打了过来。

  有个绝望的女人在家里上吊,我从窗外经过正好看到。

  用意念割断绳索,女人掉在了地上。

  然后她干脆哇哇大哭、手舞足蹈、乱吼乱叫:“为什么救我!为什么救我!连死都不让我死!”

  闹市口发生挟持人质事件,歹徒用刀子抵住妙龄少女的喉咙,一丝血从割破的皮肤中溢出来。

  警方就在不远处,两方僵持不下。

  歹徒耐心已经到了极限,挥刀刺下。

  我曲指一弹,歹徒手中的小刀就变成了芭比娃娃。

  警方将少女救下后,那歹徒朝着我疯狂大叫:“妖怪!妖怪!”

  然后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我,场面居然更加混乱了,警察似乎也想对我动手。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渐渐地我发现,我的能力让人感到害怕,人们似乎也并不一定需要我的帮助。

  那么假如我的存在是多余的,我又应该做些什么?

  人类社会和我越来越疏远。

  一些漆黑宁静的夜晚,我站在田野中、大树上、高压电线杆上、水面上、摩天大楼顶端,各种各样的地方,然后抬头仰望星空。

  无垠的星空,多么深邃,多么遥远。

  每一颗恒星发出来的光,都在展示着它们的过去,而此刻,它们都已经是千百万年、甚至上亿年后的样子,也许此刻连它们本身都已经因为超新星爆发而死亡了。

  从耀眼的恒星变成了白矮星、中子星、或者黑洞。

  世间万物,好像都遵循着生老病死的法则,星空中巨大的天体也不例外。

  那么我会死吗?

  也许我也只是个比别人寿命长很多很多的特殊生物?

  心中开始升起一些蠢蠢欲动的想法,假如宇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那么我们所在的银河系就是个很小很小的岛,地球就只是岛上的一粒沙。

  不对,地球最多只能算是岛上组成物质的一个基本粒子。

  我是不是应该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我们在宇宙中是独一无二的吗?

  星空中有没有外星人存在?

  生命的源头来自哪里?

  大爆炸为何出现?

  ……

  这些问题比什么都要吸引我,任何一个问题的解开,都比我去救千万个无关紧要的人来得意义重大,准确的讲,一个人和一只蚂蚁的生命没什么不同,死一群人和踩死一群蚂蚁也没有任何不同。

  寻常人觉得生命重要,那是因为周围发生的死亡事件太少太少。

  而在军事家、政治家、野心家、统计者眼中,一切就都成了一堆数据,尤其是碰到战争这个生命吞噬者的时候。

  一战、二战死了上亿人,近代的朝鲜战争、越战、诺曼底登陆、滑铁卢战役、海湾战争、广岛长崎升起的两朵蘑菇云,等等等等,人类史上每一场上规模的战争都有百万人死去,最终这些死去的人都变成了教科书上的故事和统计表中的一串伤亡数字,有谁会同情?有谁会可怜?又有谁会感到震撼?

  那么人类为何会自相残杀呢?

  我不知道。

  也许这是所有低等生物,跨入文明阶段后都无法避免的事情。这么说来,整个世界最终的结局就是彻底毁灭吗?比如第三次世界大战什么的?

  假如我可以预知遥远的未来,或者随意穿梭时空,我很想弄明白。

  可惜目前的我还做不到,我并非万能。

  耶稣在临终前匆匆将能力传承给了我,而当时什么都不懂的我也匆匆接受,猛然间想起他说过的那句话,“天父是整个宇宙的主宰者,几乎每个星球上都有一个上帝之子”,我不禁想,其他星球上的“耶稣”是怎么样的?不同“耶稣”之间的能力有高低之分吗?假如有高低强弱,那又应该怎样提升实力?有没有上帝之子被干掉的例子?

  太多太多的疑问都没来得急问他。

  算了。

  再在地球上待一段时间。

  等实在呆不下去的时候,我会考虑去外太空看看,也不介意来个长时间的星际旅行。

  这段时间我定居在某市。

  厌倦了到处救人的枯燥日子,我在郊区变出一栋别墅,想体验一下正常人的生活。

  每天的活动都很简单,上上网、去书店看看书、在公园散散步、或者闲下来看看大妈大嫂们在广场上跳几十人的广场舞。

  晚上,我刚准备躺下睡觉,大门外响起门铃声。

  这个城市谁都不认识我,再加上这么晚了,谁会来拜访我?

  打开大门一看,我愣住了。

  居然是个乞丐。

  很年轻的乞丐,看上去很斯文,皮肤白净,衣服也很整洁,戴着副漆黑发亮的墨镜,他也不说话,直接向我伸出手,如果不是胸前挂着的那块牌子,谁都不会把这个人和乞丐联系在一起,而他胸前牌子上写着的几个字,更加让人哭笑不得。

  ——回火星,求五毛。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社会,居然还有外星人乞丐?

  我直接给了他一张五块的。

  更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一般乞丐乞讨五毛得到五块会怎么样?偷着乐还来不及,而这个人也真奇葩,居然从口袋里摸出四块五找给了我!

  卧槽这是在买东西么,居然还带找钱的?

  等我反应过来,乞丐已经走了。

  接下来几天,每天晚上,同一时间,这个外星人乞丐都会上门,简直比他妈男人追女人第一次约会还要准时。另外无论我给他多少钱,一块、五块、十块、哪怕一百块,他都会找给我多余的,从不多要。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他是不是每晚上都沿着整条街,挨家挨户的要过去?

  什么人会在半夜里出来要饭?

  又有哪个乞丐要饭的理由是——回火星?

  难道他真的是火星人?

  我终于忍不住了,下次他再上门要饭,我非得来个灵魂搜索,弄清他的底细,否则我坐立难安。

  次日晚上,外星人乞丐果然又准时上门。

  我背靠在门口,嘴角露出渗人的诡笑,仿佛他已经变成了一坨等待切割的猪肉。

  小样,等的就是你,我准备用意念进入他脑海。

  突然,他对我说了人生中第一句话,这句话让我大吃一惊:“别试探我,我和其他乞丐不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