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4 另有隐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X先生的脑海中,还有众多的秘密。

  例如同光会的历史、历代领导人的生平、整个组织如今的格局、这些年他们手里掌握的资产、董事会所有成员的详细资料……

  任何一个秘密,假如公布出去,都会引起轩然大波。

  而眼下,却是考验我的时候。

  这些秘密存放在X先生脑海最深处,此刻如同显露在我面前,中间只隔了薄薄的一层纸,我要不要捅破这层纸,窥探全部秘密?

  当指尖触及到这层纸的时候,我最终还是放弃了。

  人生在世,金钱、名利,谁都在为这些利益奋斗,但我早已不是那个在工地上干活的农民工,换句话说,连生死都无法左右我,这些东西对我又有什么用?

  回到现实,我继续思考寻找火舞的方法。

  火舞离开我也就是不久前的事情,我寻思着,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X先生虽然没有直接下令将火舞关起来,至少也参与了一部分事情,不可能完全不知情。

  于是我努力回忆他这几天的一系列细节。

  果然有些地方不寻常。

  他曾经向董事会某个成员打过电话。

  通话内容与一个女人有关,但没有透露名字。

  这个董事会成员外号叫做“老张”,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

  老张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即将步入老年,平时为人做事十分低调,开的是一辆二手丰田,只要他不说,没人知道他是同光会的核心成员之一,坐拥万贯家财,在多个城市近郊拥有豪华别墅。

  这是个小城市郊区,一栋十分靓丽的别墅内。

  老张正在自家后院的花园里浇水。

  女仆领着我走进花园,老张见到我,马上肃然起敬:“X先生。”

  我点点头,故作深沉的说:“在浇花啊。”

  “是的。”老张神色端庄的说道,一边向我走来:“X先生,有什么事情打个电话过来就行了,何必亲自赶来。”

  “这件事有点急……”

  我的话还没说完,老张突然从身上拔出一把手枪,指着我的太阳穴。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微微有点愣住。

  “真正的X先生从来不会去董事会成员的家里,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这只能证明一件事,你是假的。”老张冷笑道:“说,你是不是警方派来的间谍?”

  “可惜你猜错了,我是货真价实的X先生。”

  我摇了摇头,意念一动,分出一缕神识钻进老张脑海里,疯狂搜索着我需要的讯息。

  几秒钟后,得到想要的情报,将神识收回。

  老张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一名女佣端着茶水走进来,看到这一幕,吓得脸色发青,手中餐盘也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尽管事态有了进展,我依然头痛。

  我没有得到具体的情报,在老张脑海中,只有一副画面。

  那是个地下暗室,四周黑黝黝的,厚重的铁门紧闭,门口是两个拿着微冲、全副武装的守卫。

  看来老张也只不过是参与者之一,并非负责关押火舞的那个人。

  那么线索到这里又中断了。

  还有希望。

  这世上地下室多如繁星,但是门口有俩个家伙拿着微冲守门的地下暗室,并不多。

  也许在常人眼里这条仅有的线索于事无补,在我这里却成了一切的转机。

  一瞬间我又冲上云霄,将神识扩散开去,满世界搜寻类似的地下室。

  找遍整个中国,居然没有这样的地方!

  我将思维继续扩大。

  俄罗斯、朝鲜、外蒙古、哈萨克斯坦、阿富汗、尼泊尔、不丹,最终在越南有所斩获。

  胡志明市,郊外一个废弃的仓库,地下有个类似的暗室。

  确切的说,和老张脑海中的画面几乎一模一样。

  一瞬间我来到仓库里,沿着地道走下暗室。

  两名全副武装的守卫见到我,肃然起敬。

  “打开。”我直截了当的说。

  两人按下机关,打开厚重的铁门。

  铁门后面是个四四方方的密室,果然如我所料,墙壁、地面、天花板都由特殊材料打造,几乎可以隔绝外界一切侦查。

  火舞就被关在里面。

  身上没有锁链,活动还算自由,也没有什么淤青和伤痕,看来也没被虐待。

  “出来吧。”我说。

  “你肯放我走了?”火舞讥笑道,显然没认出我是谁:“你就不怕我再去找他,反过来对付你?毕竟我为你做事这么多年,对你知根知底。”

  我完全愣住。

  她和X先生居然早就认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刻我心中的感觉,就像是身边最亲的人,突然来个大逆转变成了仇人!

  一挥手,两名守卫立马晕了过去,我从X先生身体里钻了出来,X先生也无力的倒了下去。

  火舞顷刻间呆若木鸡,鲜红的嘴唇动了动,艰难的吐出两个字:“主人……”

  “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几乎是在强行压制胸中的愤怒:“否则以后再也不要叫我主人。”

  她向我跪了下去,低着头,就像个犯了错的未成年少女,一字一句的解释一切。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小李在苏富比拍卖行卖掉钻石后,不久就以投资者的身份加入了同光会。

  董事会怀疑小李的资产来历不明,派火舞监视小李,但在小李看来,火舞是他花钱“雇佣”的异能者。

  而后我被卷了进去,亲手杀了小李,又救了火舞。

  董事会得知后,勃然大怒,让火舞继续监视我,一方面又让火舞汇报我的一切情况,包括能力、身世、性格、弱点……等等。

  但是有一件事董事会始料未及。

  潜移默化中,火舞因为我展现出来的能力,原本的世界观逐渐崩溃了。

  简而言之,就是美女间谍临阵倒戈了。

  而当火舞得知我的老家发生大火,这一切又是同光会做的,她就明白和我的缘分已经走到了尽头,无法再继续面对我,一口一个主人亲切的叫我。

  所以当我在巴丹吉林大沙漠上昏迷后,火舞不辞而别了,只在我手掌心里留下“同光会”三个字。

  她原本想从此隐姓埋名,脱离组织,过平凡人的生活。

  谁曾想却被X先生抓住,后来在小船上火舞又成了X先生和我谈判的筹码。

  直到眼前,我控制着X先生的躯体前来救她,一切穿帮。

  也可以说水落石出。

  “主人,我曾经敬爱的主人。”火舞抬起头,已经热泪盈眶:“我说的话句句属实,您会原谅我吗?如果您对我有一丝怀疑,没关系,我随时可以自刎以示清白。”

  说着,铿锵一声,她拔出一把小刀,抬起手就要往脖子上刺去。

  我曲指轻弹,小刀从她手里化成灰烬。

  “傻丫头。”将她搀扶起,我尽量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起来吧,别跪着了,也别哭了,我不应该误会你,更不该怪你,我曾经无数次觉得生命毫无意义,但现在不同了,你对我的感情,我知道这不是男女间的小情小爱,也不是主仆间的忠诚,而是一种无私的奉献和信任,让我找到了存在的意义。是啊,人世间正因为有爱,所以人类才能一代代的延续下去,我答应你,从今往后,只要有我存在的一天,你就永永远远是我最好的朋友,此生不渝。”

  “嗯。”

  “走吧,我们回家吧。”

  “等等。”火舞来到X先生跟前。

  我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于是我率先走出去,只听地下暗室里传出砰砰两声巨大的枪响。

  回家的路上。

  我们在云层中飞掠而过,脚下的山川河流瞬息万里。

  火舞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X先生是我这辈子杀的最后一个人。”

  “那你以后不打算追随我了吗?”我问道。

  “您永远是我心中的主人。”火舞说道:“但是这么多年下来,我已经厌倦了打打杀杀的日子,只想过平凡人的生活。”

  “嗯,我尊重你的选择。”心念一转,我突然询问她:“同光会每个人都有一个外号,火舞想必也是你的外号,你的真名叫什么?”

  “王伊沫。”她嘴角露出一丝浅笑。

  “好美的名字,小沫沫,以后就用真名来生活吧,我要带你去的那个地方,正好也有两个天真善良的丫头,相信你们三个在一起,能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那主人您呢?”火舞睁大了眼睛问我。

  我望向远处湛蓝的天空、漂浮的白云,神色中闪过一丝迷茫,说道:“我想我会继续寻找某个问题的答案,这也是全人类永恒的问题,我们存在的终极意义是什么?”

  她吐出一句十分忧伤的话:“我只是个普通人,永远也无法理解主人的想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