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1 悲剧还是喜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诸位,你们认为接下来的事情会如何发展?

  我在茫茫大沙漠上昏迷了,我的追随者对我不离不弃?她会一直守护在我身边,直到我醒来?或者中途再发生一点**的事情,就像电视里放的那样?

  我也希望如此,但这是不可能的。

  事实是,火舞离开了我。

  我说不上自己昏迷了多久,也许一天,也许两天、三天,也许半年也没准。总之我醒来的时候是早上,朝阳从东方地平线上升起,沙漠里还没有升温,一条蜥蜴从我身边悠然自得的爬过。

  我的半个身子被埋在沙土里,上半身露在外面,看来之前刮过一场大风。

  至于我的姿势,和倒下的时候几乎完全一样,没有丝毫移动过。

  手掌心里传来一丝丝灼热和阵痛,拿起来一看,皮肤上用利器刻着三个字,血淋淋的,这是火舞唯一给我留下的痕迹:

  同光会。

  听名字似乎是一个组织,我猛然间想起火舞提到过小李背后的那个神秘组织,她是不是在提示我,小李死前说的那个组织就是同光会呢?

  但是她现在人在哪里?

  我爬起身,闭上眼,思维扩散开去,企图找到火舞的下落。

  直到将整个巴丹吉林沙漠翻了一遍,依然找不到她的半个影子,我只有放弃,看来她是真的离开了我。

  那么她此前对我说的话,如此的相信我,难道全部都是假的?

  算了,就这样吧。

  要走也是她的自由,我没权利阻拦。

  我又想起昏迷前脑海中闪过的画面,老家的房子燃烧起了熊熊大火,父母在屋子里浑身冒火惨叫着,多么恐怖的情景,不管怎样我应该回去看看。

  于是我心念一动,一个瞬移,又回到了千万里外的故乡。

  几辆警车停在村口。

  完了,我心中咯噔一声。

  往村子深处走去,果然,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房子已经被彻底烧焦,很多地方都倒塌了,一阵阵的黑烟往外冒,似乎这场大火就是在昨晚发生的。

  几个警察在里面勘察现场,还有几个警察在外围拉起了警戒线。

  远处有许多村民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一些人认出了我,过来安慰我。

  “小江啊,你的家人……”某个阿姨欲言又止,说了几次才勉强说下去:“昨天后半夜快天亮的时候,你家发出一声大爆炸,然后整个房子都烧着了,全村的人都鸡飞狗跳的赶过来灭火,可惜还是晚了,你爹娘……”

  一位老伯万分感慨的说道:“刚才警察得出了结果,好像是因为煤气罐爆炸……”

  还有人小声议论:“哎,多可怜的孩子,这家人刚刚买彩票中了大奖,现在又发生这样的事情,算是完了,只剩他一个……”

  我不想再听下去。

  我直接闯进被彻底烧焦的家中。

  两个警察向我走过来,还没有说话,我一个隐身原地消失,任凭他们发出惊愕的表情。

  卧室里有两具尸体,几乎被彻底烧焦了,很明显是父母的。

  一挥手,我想让父母复活,但是我做不到,我还没那么强大!

  再挥手,我想回到事情发生之前,将父母救出来,我依然做不到,现在的我还没办法扭转时空!

  我万念俱灰的向两具尸体跪了下去。

  “爹、娘,孩儿不孝,没能及时赶过来,对不起你们……”

  一想起父母生前苍老的容颜,因为我的缘故中了彩票巨奖,还没来得急颐享天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我鼻子一酸,不争气的流下热泪。

  而后另一种思想从我心底里升起,佛曰众生皆苦,活着就是受罪,不管多么有钱都一样,能早早解脱,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思想?我还是正常人吗?难道是因为我成了上帝之子的缘故?

  我整个人不寒而栗。

  旋即我想到了妹妹,周薇呢?

  闪过脑海的画面里没有她的影子,这里也没有她的尸体,难道……

  我迫不及待的冲进妹妹的卧室,果然,她不在,而后我一个个房间找过去,依然没有她的尸体,直到我将整个家翻了一遍。

  她失踪了。

  难道这场大火的起因不是煤气罐爆炸?

  我像是疯了一样冲进厨房,厨房已经被炸的不堪入目,半边墙都彻底倒塌了。

  我在满地碎屑和残渣中搜寻着,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一丝线索。

  在一块砖头下面,我找到了一枚特殊的徽章。

  徽章只有拇指盖大小,呈现出迷你型的盾牌状模样,上面刻着三个金色小字。

  同光会。

  是火舞走前提示我的那个组织!

  这场大火居然是这个组织放的,这不是意外事故,而是谋杀!

  周薇也很有可能被他们绑架了!

  心中升起无边无际的愤怒,我暗暗捏紧拳头,同光会,不管你的来头有多大,我发誓要杀光你们每一个人!

  一念及此,我已冲上云霄。

  尽可能的将神识扩散开去,翻遍附近每一个角落,公路、农舍、稻田、城镇、江河,什么都不放过,我极力寻找着妹妹的身影。

  片刻后,在近百里外的一个三线小城,我找到了妹妹周薇的下落。

  一座高楼大厦的楼顶天台上。

  此刻妹妹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嘴上也粘了胶带,怎么挣扎都于事无补。

  三个男人站在天台边缘,低头望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流。

  这三人各有特色,站在中间的是个头发花白的灰衣老头,左边的是个独眼大汉,右边的是个侏儒男子。

  独眼大汉环抱双臂,转头询问老人:“这家伙会不会发现不了我们留下的徽章,将他父母的死当成意外事故?”

  侏儒男子也说道:“我倒是更担心他一时半会找不到我们,那就要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等上好几天了。”

  灰衣老人冷笑道:“你们应该担心的不是他发现不了徽章、也不是找不到我们,而是他会不会现在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根据组织提供的情报,这家伙的能力相当强大,而且桀骜不驯,不可能帮任何人做事。正因如此,董事会才认为此人极度危险,必须尽快除掉。不过也不用太过惧怕,他是异能者,我们也是异能者,而且我们比李总身边那三个家伙强多了,绝对能够杀掉他!”

  独眼大汉说道:“说的也是,我们三个在这里设的这个局,本来就等着他跳进来,又何须怕他。”

  侏儒男子点了点头,刚要说话,发现身后有什么不对劲,转过头去一看,惊叫道:“妈呀!说曹操曹操就到,他真的来了!”

  前一刻,我还站在云层之上。

  这一秒,我已经出现在妹妹面前。

  指尖轻弹,周薇嘴上的胶带被吹飞,她一双大眼睛又红又肿,声音里带着哭腔喊道:“老哥,爹和娘……”

  “我知道。”说话间,我又帮妹妹解开身上的绑带。

  妹妹一把扑进我怀里,小脸埋进我胸膛,失声疼哭。

  我尽可能温柔的拍着她的背脊,低声在妹妹耳边说:“别怕,一切都过去了,什么都会好起来的,有哥哥在,以后就让哥哥保护你。”

  “哥,你真的是异能者吗?”老妹突然抬起头问我。

  “是,最近才发现的,所以没告诉你们。”我点点头,只能这样回答,远处那三个家伙对视一眼,刚要冲上来,我一个眼神,他们又止住脚步。

  “那你一定要帮爹娘报仇。昨天后半夜,我看得一清二楚,就是这三个家伙,把爹娘给……”说着,妹妹又忍不住掉下眼泪,泣不成声。

  “我会的,你放心。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走,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那三个家伙听我这么一说,终于忍不住了,一鼓作气冲了过来,嘴里大吼道:“别想跑!”

  而我则带着妹妹直接从他们眼前凭空消失了。

  海边。

  悬崖上有一颗大树,还有一栋海滨别墅。

  我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这里。

  指了指海滨别墅,我说:“去找别墅的主人,就说你是恩人的亲妹妹,她会为你提供一切帮助。”

  没等妹妹回答,我又回到了楼顶天台上。

  一架客机从头顶天空中飞过,在云层中时隐时现,拖着长长的尾气,发出嗡嗡声。

  三个家伙以为我临阵脱逃,见我去而复返,纷纷吓了一跳。

  而后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显神通。

  侏儒男子手里凭空变出了几根长矛。

  独眼大汉摘下眼罩,那只眼睛并不是瞎了,而是改造成了激光眼,真正能发射激光的眼睛。

  灰衣老人伸出右手,掌心里隐约有一丝淡蓝色的雷光跳动。

  “我劝你们收手。”我淡淡的说,就像是跟三具尸体讲话:“这样你们还能死的痛快点。”

  “真正死的人会是你!”灰衣老人大吼一声。

  三人齐刷刷的冲了上来。

  曾经看过一些小说,里面的角色如何如何厉害,一个眼神就能杀人于无形,当时想想多么狗血的剧情,都已经用烂了的创意。

  而现在我真的在用眼神杀人。

  一个眼神过去,独眼大汉的激光眼当场爆裂,半边脸庞也被炸的血肉模糊,倒在地上满地打滚、乱吼乱叫。

  又一个眼神,侏儒男子两只脚突然被砍断,掀翻在地,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很快他就发现双手也不见了。

  不一会儿,这俩人魂归天外。

  灰衣老人已经被完全惊骇住了,根本忘了冲上来,也忘了逃跑,就站在那里,看着同伙们的惨状,又看看我,双腿抖的压根停不下来。

  “你现在肯定心里在问,为什么我还没死?”我冷笑道:“别误会,这不是我手下留情,只是我想从你这里知道点消息。”

  “我什么都说!关于组织的一切,我什么都说!”灰衣老人突然向我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嚎啕大叫:“只求你放我一马!”

  “你什么都不必说,我可以直接钻进你的脑子里,得到我想要的一切。”我冷笑。

  突然他神情一怔,整个人变得呆若木鸡。

  片刻后,他也倒了下去,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了两下,再也没了气息。

  而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讯息。

  同光会,一个神秘的组织。

  整个组织的根源,可以追溯到晚清民国时期,当时两个赫赫有名的地下组织:同盟会、光复会。

  实际上在那个动荡纷乱的年代,类似的组织还有很多,例如青帮、洪门、兴中会、共进会、哥老会、天地会等等。

  但是在时间的滚滚洪流中,大多数组织都烟消云散了。

  而硕果仅存的华人第一帮会洪门,由于新中国成立也在大陆彻底消亡,只剩下海外洪门,并且时至今日,早已变成**性质。

  如今唯一能和洪门比肩的,就只有这个同光会。

  当年由同盟会、光复会共同组成的这个新势力。

  只不过现在的洪门是明面上的,并且在大陆名存实亡;而同光会却是暗地里的,在大陆也依然存在。

  提起同光会,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听过,就如同西方的罗斯柴尔德家族那样神秘。

  但是当年这个组织的领导人,一个个却赫赫有名。

  陶成章、蔡元培、龚宝铨、秋瑾、汪精卫、康有为、梁启超……

  组织的最高领导人,来头更大,连我都不得不大吃一惊。

  我万万没想到这个人是——

  国父,孙中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