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0 人生无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是无法预料的。

  一些科学家对大自然多年的观测和研究,甚至得出这样惊人的结论:自然界万事万物的发展规律,就是毫无规律可言,并且充满矛盾。

  比喻到人身上,用四个字来概括就是,人生无常。

  五星上将走在前面,我和火舞走在后面。

  我准备穿过这条神秘的隧道,看看地铁尽头是否真的有另一片庞大的地下基地,政府是否真的在秘密研究激光武器。

  但是很显然我们都错了。

  几小时后,地下铁路走到了尽头,就像是一条死胡同,眼前已经没有了路,并且——什么都没有。

  也不能说什么都没有,地上还有一台废弃多年、锈迹斑斑的大炮,至少看起来像是大炮。

  我把思维扩散开去,企图在挡住我们去路的岩壁后面找到另一个基地,十米、百米、一公里、十公里,不管我的神识探测出去多远,除了地壳中坚硬的岩石和泥土,就真的再也别无他物了。

  这回轮到我和火舞露出震惊的神色,我们一起望向五星上将:“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样子。”五星上将这会儿表情反而有些释然了。

  “什么意思?”我不解,“真正的863基地呢?激光武器呢?难道民间传闻都是假的?”

  “863基地只有一个,就在你们身后的大山中。至于激光武器……”伸手指了指地上那门看上去类似大炮的武器,五星上将十分感慨的说道:“这就是激光武器。”

  我和火舞再度转头看向那门大炮。

  外形和普通的火炮非常相似,我的目光透视进去,而后猛然一惊,这门被废弃的大炮内部构造相当复杂,的确不是一般的大炮。

  “激光炮。”我说。

  “是的,激光炮,但只是个原型机。”五星上将点头说:“因为各种原因,威力、成本、技术等等方面的困难,激光武器研制计划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我们白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花费了许多年,只造出了这么个不太理想的半成品。最终政府高层也坐不住了,通过表决终止了计划,而863基地也被改造成了现在的监狱。”

  “但是这和现实不符,国际舆论界有很多传闻,中国的激光武器是全世界最先进的。”火舞还是有点不敢置信的说。

  “你们还太年轻,有些东西不懂。”五星上将苦笑道:“就连摩纳哥、梵蒂冈这样芝麻大点的城邦小国都要面子,一个超级大国肯定要维护国家的尊严。因此,政府为了掩盖失败,一直不敢将真相公布给民众,再加上国际舆论界煽风点火,所以越来越多人认为这个计划硕果斐然。最直接的一个例子,美国1969年的登月计划,被很多人认为是野心家设下的一个巨大阴谋,那段登月视频也有很多人质疑是伪造的,那么USA和NASA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一个道理。”

  “因为已经骑虎难下,所以干脆编造一个善意的谎言……”火舞若有所思。

  “但这是欺骗民众。”我说。

  “有什么关系?”五星上将笑道:“群众只要负责缴税就行了,国家拿这些钱来干什么,不是个体能左右的,绝大部分事情甚至暗箱操作,从不公开。而公开的小部分事件,也绝不可能完全透明,对百姓而言,这些事情也只能成为他们的谈资,无法影响他们的生活,所以根本无关紧要。”

  我只有沉默。

  他说的是如此严肃的事情,用的却是一种近乎玩笑的语调。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愚民政策?

  真相从来都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而我又应该做些什么?我又能够做些什么?我只不过……是一个空有上帝力量的凡人罢了。

  轰隆!

  一声巨响,从我们背后传来。

  看来那块堵住入口的万斤巨石,被他们炸开了。

  “走吧!”我说。

  “好。”火舞也十分沮丧的点点头。

  临走前,五星上将给了我们一个忠告:“不管怎样,千万不要仇恨国家,更不要对付国家,至少国家给了你们一个和平年代。你们的能力,也应该用在正道上,尽可能去帮助更多人,而不是打探什么机密。记住那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我们又回到了地表上。

  巴丹吉林大沙漠,茫茫荒原,一望无尽。

  五六十度的高温,几乎可以烘干一切。

  顶着烈日,我们在沙漠上徒步前行。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心中,不断回荡着五星上将最后说的那八个字,一遍又一遍。

  而在我身后,还有一位追随者。

  我相信我在她的心目中,已经和耶稣、上帝、神的地位相当。

  我可以让她去帮我杀人,也可以让她陪我去救人,只在我一念之间。

  “火舞。”我突然停下脚步,盯着她的双眼问:“告诉我,你想做个好人流芳百世,还是做个恶人遗臭万年。”

  “一切按照主人的意思。”她坚定不移的说,双眼中映射出我的倒影,仿佛我已经成了她的信仰。

  “不,我不是耶稣,也不是上帝,更不是天上的神,你没必要用这种方式对我,我们完全可以平等交流,你也没必要一口一个主人叫我。”我一把抓住她的双肩,再次问道:“告诉我,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想做个好人还是坏人?”

  火舞动了动嘴,终于决定吐露心声:“以前我眼里只有钱,谁出的钱多就为谁卖命,杀过很多人,也做过许多坏事。毕竟抛开操控火焰不谈,我也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也要讨生活、混口饭吃。记得第一次从手掌心里冒出火来,我还是个只有十来岁的小姑娘,周围的人都吓坏了,像看怪物一样看待我,父母对我的态度也逐渐变了,好几次差点把我送给政府做研究,就像是实验室里的小白鼠那样。然后我就慢慢开始仇视社会,用愤怒的眼光看待一切。第一次以异能者的身份出来讨生活,是我十八岁的时候,雇主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去杀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当然现在看这笔钱并不算多。我很成功的完成了任务,当那个可怜的家伙倒在我脚下的时候,我非但没有一点害怕,反而觉得十分刺激,胸中积压了十来年的愤怒仿佛都一下子释放出来了,那时候我就隐约感觉到,杀人恐怕将会是我毕生的职业,直到我也被人杀害倒下为止。但是,当我遇到了主人的时候,一切都在瞬间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也完全崩溃了……”

  我静静的听她说下去。

  火舞挤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潇洒的甩了甩她的披肩长发,真诚的望着我说:“这是我遇到您之前从来不敢想的问题,当一个人可以衣食无忧、能够做到任何事、甚至什么都不用惧怕的时候,他会做些什么呢?如果是我的话,我会经过短暂的迷茫,觉得既然什么都能做到了,那不管做什么都没意思,不如死了算了。然后我会从迷茫中走出来,想想过去经历的苦日子,想想周围还在受苦受难的人,不管再坏的人,内心里总还有道德和良知,没有人能完完全全的恶,也没有人能完完全全的善,所以结果就出来了,就像五星上将说的那样,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自己摆脱苦难后,应该尽可能帮助更多的人,如果人人心中都没有了道德,那这个世界上人类也早就不存在了……”

  “所以你的答案是做个好人。”很明显,火舞的思想和海滨城市那个拄着拐杖的老人,有相当程度的不同,可以归类到理想主义中。

  我突然又问她:“那如果我让你去做恶人呢?”

  “没关系呀。”她歪着头笑道:“反正已经作恶这么多年,也不在乎多杀几个人了。”

  “所以不管我怎么样,你都坦然接受了。”

  “是的。”她居然点点头。

  这个话题暂时搁置,我想看看沙漠上的风景,继续往前走。

  突然,我的心剧烈的痛起来,仿佛被人一剑刺穿,双腿一软,全身抽搐的倒在了地上。

  “主人!”火舞吓了一跳,连忙跑上来,跪在我身边,抓着我的手掌,急切的问道:“您怎么了?主人,你别吓我!你不是万能的吗,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我口干舌燥,心中莫名的剧痛,脑海中仿佛有细微的电流经过,一些模糊的画面和片段,如同心电感应般闪过。

  这是在我的老家,那个质朴的小村庄,时间是在晚上,我模模糊糊的看到,家乡的房子燃烧起了熊熊大火,黑灰色的烟雾直冲云霄,父亲、母亲在火海中燃烧着、哭喊着、跳着舞,画面几乎让人崩溃。

  不知道这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还是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我的至亲……”

  意识再度模糊,整颗心都仿佛被撕裂,我彻底昏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