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4 重归故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个瞬移,我回到了千里之外的故乡。

  天已经完全黑了,小村庄里家家户户都点着灯火,远处的农田里种满了庄稼,黑暗中不时传出几声狗叫。

  沿着崎岖的小路,我缓步走向家门口。

  大门开着,电灯泡发出昏黄的光线。

  客厅里,陈旧的八仙桌上摆着几道菜,老爸、老妈、还有妹妹,三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围坐在一块,正在吃饭。

  “爸,妈,我回来了。”我站在大门口说。

  三人齐刷刷的转头看向我。

  几年没回家,父母头上多了许多花白的头发,看上去好像老了十岁。而当年只知道拉着我的手、让我去买东西吃的年幼的妹妹,如今也已经长大,身材窈窕、长发乌黑,假如走在街上偶尔见到,我未必会认出来。

  “哥哥!”妹妹第一个反应过来,立马冲上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熊抱。

  爹娘也陆续走上来,对我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望着他们苍老的容颜、眼角额头深深的皱纹,我鼻子一酸,差点流下热泪。

  一家人把我迎上餐桌,一起吃饭。

  虽然我现在已经没必要进食。

  然后就是许多许多的问题。

  “小江,你这几年在外面过的怎么样?”

  “日子苦不苦啊?”

  “有没有谈女朋友?啥时候准备终身大事啊?”

  “要是在外面赚不到钱,不如就回来吧!这几年老家变化可大了,呆在老家未必比出去打工差!”

  所有问题,我都认真回答。

  但是有一点我无法跟他们说,也无法跟任何人说——我变成了上帝。

  如果我说了,他们肯定不会相信,而一旦我展现出能力,恐怕结果就是我永远也不再属于这里。

  吃过晚饭,我回到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的摆设,还和我当年离开前一模一样。

  站在窗户前,抬头望着夜空中的繁星和明月,我琢磨着应该怎样帮助自己的家人。

  直接给钱吗?或者给贵重物品?

  不行,父母都是兢兢业业的老实人,一辈子都没见过什么大钱,肯定会吓坏的,搞不好就来个拾金不昧、上缴有关部门,然后被某某官员贪污。

  或者让父母长命百岁?不是有句话,再多的钱也比不上身体健康。

  妹妹偷偷溜了进来,站在我旁边说道:“哥,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突然询问道:“老妹,我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

  “什么?”她睁大了眼睛,好奇的望着我。

  “假如上帝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让你给你的家人每人许一个愿望,你会怎样许愿?”

  “嗯……让我想想。”歪着头想了会,妹妹微笑着说道:“首先呢,希望爸妈能够长命百岁,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然后呢,希望哥哥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跟我们生活在一起!最后轮到我了吧?我想许的愿望有点多,一个好像不够哎。”

  “你尽管说。”我笑着说。

  “第一,我一定要考上重点大学,出人头地!第二,但愿将来某一天能碰到我的白马王子,嫁个好老公!第三,希望能够买一张彩票……”

  “买彩票做什么?”我打断她。

  “笨蛋!买彩票当然是为了中奖!”妹妹嘿然笑道:“我的要求也不算高,中个五百万什么的,那咱家以后就不用这么苦啦!”

  我灵机一动,没错,买彩票就是最好的方法!

  捡到了钱也许会拾金不昧,彩票中大奖谁会不要?

  “老妹,明天哥哥陪你去镇上买彩票。”

  “噗——”妹妹差点没笑喷:“我只是随便说说,要那么好中奖,全中国不是遍地五百万大奖了?”

  “万一真的中奖了呢?再说我也想去看看,镇上这些年有什么变化。”我皎洁的笑笑。

  “好啦好啦,都听你的!”妹妹撅起嘴唇,暗自嘀咕了一句:“谁让你是我老哥。”

  一夜过去。

  大清早,妹妹还蜷缩在被窝里睡懒觉,我连哄带骗的吵醒她,让她带我去镇上。

  说实话,镇上的变化没有我想象中的大。

  虽然有些建筑翻新了,一些店铺也更替了,基本还是老样子。

  来到一家彩票店门前,妹妹突然拉住我。

  “买双色球还是其他的?”她问我。

  “我不懂,活这么大我还没买过彩票,你别笑我。”我摊摊手。

  “好吧,那就双色球。”

  走进彩票店,妹妹和老板交流了几句,准备输入号码。

  我伸出手拍了拍妹妹的肩膀,一串数字就进入了她脑海,她顺理成章的将这窜数字输入电脑。

  “买几注?”老板又问。

  我连忙从兜里掏出几张毛爷爷,爽朗的说道:“这些钱都买。”

  老板愣了愣,不过没说话,收钱办事。

  “哥,你疯了?”妹妹不解的望着我。

  “要玩就玩大的。”我笑笑。

  “但是这些钱够买多少好吃的!万一啥都不中呢?这钱不是打水漂了?”老妹气鼓鼓的瞪着我,一副要跟我干架的气势。

  “好吧是我错了,可是现在买都买了。”我转头问老板:“能退钱吗?”

  “不能。”老板摇了摇头。

  “看吧。”我摊了摊手,略显无奈的说。

  “哼,我不理你了!”老妹气的跺了跺脚,扭头就走。

  我独自在镇上逛了会,大约有半小时。

  站在某个十字路口,我仰头闭眼,打开遥视功能,瞬间整个小镇的一街一角都尽收眼底。

  很快我找到了妹妹的身影,此刻她正坐在某个公园里的一张长椅上,独自玩手机生闷气。

  “这丫头,人是长大了,脾气还是和当年没什么变化。”我摇头苦笑,款步向公园走去。

  等我到了公园里,又是另一番情况。

  几个打扮夸张、看上去像是地痞**的男孩子,正在围着老妹打转。

  我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有个家伙染着黄黄绿绿的头发,手里拿着朵玫瑰,半跪在老妹面前,情深意切的说:“薇薇,做我女朋友吧!”

  几个男孩也在旁边起哄。

  “杰哥都已经做到这份上了,嫂子你就接受他吧!不然连我们都看不下去了!”

  “是啊是啊,杰哥现在可是一中里面名副其实的校霸!别的妹子他看都不看一眼,光是追你就追了一学期啊!”

  老妹看上去有点不知所措,想逃跑,但被几个男孩围在中间,无路可退。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真想冲上去把这几个不要脸的家伙胖揍一顿,打个头破血流。

  但是转念一想,这是野蛮人的做法,如今我已经拥有了上帝的能力,还有必要这么做吗?

  于是我动了动手指。

  有个紫衣男孩突然挥动拳头,不由自主的一拳打在另一个红毛男孩脸上。

  “你干什么!”红毛男孩捂着脸,吃痛叫道。

  “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紫衣男孩一边说,一边又抬起腿,一把狠狠踢在红毛男孩的裤裆上。

  “哎呦!”红毛男孩惨叫一声,满地打滚。

  然后紫衣男孩转身走向杰哥。

  杰哥还跪在地上求爱,眼见不妙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被定住了,无法移动分毫!

  于是杰哥大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这家伙叛变了!快给我拦住他!”

  几个男孩瞬间扭打成一团。

  老妹趁乱逃走。

  我忍住发笑,从大树后面闪出来,向老妹招了招手:“老哥在这里!”

  回家的路上,妹妹终于不再生我气。

  “那个叫杰哥的小子喜欢你?”我突然问。

  “嗯。”老妹点点头:“他是校霸,我们都不敢得罪他。”

  “那你喜不喜欢他?”

  “啊?”老妹十分诧异的说:“哥,你怎么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你看我哪点喜欢他了?我不拒绝他,只因为他是校霸,家里和学校领导也有点关系,以前有个女的拒绝了他,他就找了几个女**把那个女的打了一顿,直接送进了医院,最后那女的还转学了。”

  “原来如此。”我点点头,笑道:“这家伙有我当年读书时候的风范,想当年我在学校里也是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我看不如这样,你就接受他算了。”

  “呸呸呸!这种人将来毕业了,就是社会上的人渣,搞不好还有家庭暴力,谁嫁给他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那可不一定,你看老哥我就是个大好人。”

  “是呀,就因为人太好了,所以到现在还没女朋友!”

  “呃……”

  我在老家住了几天。

  每天的生活就是上上网、搬个躺椅在阳台上晒晒太阳看看书,虽然平静,但也很安逸。

  暗地里我还做了点小事,用我的能力,治好了困扰父亲多年的关节炎、以及母亲的哮喘病。

  另外,我也在考虑我的未来,应该怎样使用这份能力,究竟是要像耶稣一样做个好人,还是像撒旦那样做个恶人。

  盘算着彩票开奖的日子一天天接近,似乎我也快走了。

  到时候如果我还留下来,一旦家里有了钱,父母肯定会操心我的终身大事,然后就是没完没了的相亲,我可受不了。

  这天傍晚,爸妈在上班还没回家,妹妹有点事出门也没回来。

  我在桌子上留了张纸条,上面写了一行大字。

  爸、妈、妹妹,我走了,有时间我还会回来看你们。

  然后,一个瞬移,我从原地消失。

  这是个海滨城市。

  脚下是康庄大道、背后是摩天大楼、眼前是汪洋大海。

  夕阳西下,波光粼粼,整片大海都被染成了黄金色。

  我坐在一张长椅上,面朝大海,随手点了根中华烟,开始吞云吐雾、眼神迷离。

  许多人从我眼前走过,老的、小的、漂亮的、丑陋的、平凡的、高傲的……形形色色的路人。

  心中没来由的突然升起一股空虚和恐惧感,我发现我的生命似乎失去了任何意义,我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过来,坐在我旁边,从怀中掏出一副老花眼镜带上,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份报纸,仔细端详。

  我突然问他:“老伯,你觉得人活着怎样才算是有意义?”

  “小伙子,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经常会思考这个问题。”老人微笑着说道:“等我老了,我才知道答案。不管你是亿万富翁、或者穷困潦倒;位高权重、或者平头百姓;长命百岁、或者英年早逝……只要是个人都逃不过一死,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而当你像我一样老的时候,什么都干不动了,当你回首往事,只要觉得没有遗憾就行了。所以……”

  顿了顿,老人语重心长的说道:“人生哪有什么意义可言,说白了一个人和一只猪没多大区别,你活着,你努力去做一些事,并且你认为这些事是有意义的,那就足够了。”

  我茅塞顿开,向老伯致敬:“谢谢。”

  “谢什么,我也是过来人。”

  拍了拍屁股,老人站起身,拄着拐杖越走越远。

  那份报纸还留在长椅上。

  我拿起来一看,有两条重磅消息都和我有关。

  第一:某市苏富比拍卖行上惊现一颗世界最大钻石,最终以一亿美元成交,钻石原主人系某位神秘来宾。

  第二:某某市某某镇一彩民中9.3亿双色球巨奖,堪称中国彩票界历史最高金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