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番外九)斯内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看到哈利醒过来,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是眼前的小巨怪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身体,而是为我的生子魔药制作成功而欢呼。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哈利现在的行为,白痴?蠢货?没脑子?还是....令我感动......

  时间越来越紧迫,黑魔王即将复活是我们不可忽视的事情,于是,毁坏魂器的活动越发的重要了起来。

  等哈利身体好了以后,我就带着他来到了冈特老宅。

  “这就是冈特老宅.....真是跟记忆中的一样.....破旧.....”哈利的语气中带着一点嫌弃。

  确实,眼前的宅子实在是让人无法不嫌弃。破烂的房檐摇摇欲坠,唯一的入口也是一个倾斜的破门。

  我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哈利,小心一点。”

  哈利乖巧地点了点头,走在了我的身后。我为他的自觉,稍微感觉到了点愉悦。

  我们两个拿着魔杖,走进冈特老宅,里面比我想象的还要难以忍受。

  地板凹陷,走上去总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哈利不小心崴了一下,扑倒在我后背。软软的一团,和清香的气息,突然让我想起了那个激情的夜晚。

  “哈利....”我扶起这个小东西,刚要说他,他就打断了我。

  “抱歉,西弗,不小心的......”

  可怜的模样狠狠地抓住了我的心,低咒一声,该死的,“哈利,如果你不想在这里被我狠狠地干上一番,就收起你的表情。”

  听到我的话,他果然老实了一些,我骚动不安的心也渐渐平稳了下来,开始认真地寻找戒指。

  找了半天,终于在地板的夹层里发现了一个镶着黑色石头的普通戒指。

  我刚想上前拿起戒指,就被哈利一把拽住了,“西弗....你还记得那个邓布利多教授是怎么死的吗?”

  “怎么死的.....”斯内普微微挑眉,“被我阿瓦达死的.....”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哈利提这个问题干什么,我甚至有些恼怒,他在这个时候揭我的伤疤。

  谁知道那个小家伙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一巴掌拍在我的后脑勺上,“你傻呀,邓布利多教授的手.....上面中了黑魔法,你给他做了魔药,但是他也活不过两年。所以说,是因为那个黑魔法,也就是这个冈特戒指才死的。”

  听到一个波特说我傻,这感觉还真是有些微妙,“从来没有格兰芬多说斯莱特林傻的,哈利。”

  我看着哈利挑起嘴角漏出一个很斯莱特林的微笑,“西弗,我不仅是格兰芬多,还是个斯莱特林,你总是忘记一点。”

  我挑起眉毛,同意他的观点。

  “而且....我可是斯莱特林院长的伴侣啊——”哈利把伴侣两个字拉的特别长,语气中带着欢愉,表情有些调皮。

  真是——该死的可爱。

  “所以,这个戒指,怎么办?”不能接触的话,怎么办,“直接洒蛇毒?”

  哈利点了点头,“可以试一试。”

  把事先准备好的蛇毒,洒在上面,但是没有发生预想中的尖叫声,蛇毒像是被什么东西阻隔了一般,从两旁滑落了下来。

  “果然啊....还是得拿起来啊.....”哈利囔囔着,走向了前。

  我惊惧地推开了哈利想要拿起戒指的手,“你疯了?!今天又没带脑子出门吗!”

  哈利微笑着对我说,“西弗,没事的。只要不戴上戒指就不会有事的。而且,我猜应该是个诱惑魔法,让人想要戴上戒指。所以,只要不受诱惑就可以了。”

  “那也应该我来。”我怎么可能让小东西来承受这些。

  哈利坚决地摇了摇头,“不,西弗,我来。邓布利多教授都不能抵抗的诱惑,我想,你也不可以吧。”

  我不禁挑起嘴角,嘲讽地看着他,“邓布利多都不能拒绝的诱惑,你有什么把握能拒绝?”

  谁知道哈利无视了我的嘲讽,自信地笑了起来,“西弗,我能经得起诱惑的,也只有你了。而我.....”他过来牵起了我的手,“已经拥有了。”

  我实在是没有能够反驳他的话了,这是个很好的理由,“你赢了。”

  哈利牵着我走到了戒指旁边,“西弗,你要一直牵着我的手啊。”

  我坚定地点了点头,死都不会放。

  我亲眼看着哈利拿起冈特戒指,就在那一瞬间哈利就陷入了幻境。

  我能做的只是静静等待,还有呼唤他的名字。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哈利的表情变得有些挣扎,我明白这是他在跟幻境做斗争。

  我感受到他的魔力通过他的手传递到我的身体里,而我的魔力传递到他的身体当中。

  当哈利从幻境里醒过来的时候,我们两个人还是在享受着这种微妙的感觉。

  两个人的魔力相互融合,就好像两个人融合在了一起。

  我们醒来后,就找到了邓布利多询问这种情况。

  那个把邓布利多抱在大腿上的格林德沃,告诉我们这是灵魂交融。

  一种伴侣契约魔法,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怎么可以是同生共死呢.....我一个食死徒,一个间谍,随时都可以死的人,怎么可以跟哈利签订这样的魔法契约,这不是等于把哈利推向火坑里吗?

  “我们还是想办法把契约解除吧?”

  面对那双不敢相信的眼睛,我的心有些疼。

  “你根本不明白什么是同生共死,你根本没有做好准备。”

  这样的话说出去以后,我就后悔了,因为那双翠绿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

  我看见了悲伤,还有痛苦。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西弗勒斯斯内普!”

  “是你什么都不懂,你要是真的跟我签订伴侣契约的话,就什么退路都没有了!”

  “从我上辈子为你殉情的那一刻起,我就什么退路都没有了!”哈利几乎是吼出来这句话的。

  而我震惊于他的话,甚至连他什么时候跑出地窖的都不知道。

  我一直以来,都知道,他曾经的死跟我有关系。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他竟然是为我.....殉情.....

  他就.....如此地.....爱我吗......

  等我回过神来,我开始疯狂地寻找他。

  有求必应屋,禁林,大厅,图书馆,我甚至连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都悄悄潜入了,可是我没有找到......

  他是真的伤心了吧,被我弄伤心了.....

  我.....是不是要失去他了......

  呵,该死的西弗勒斯.普林斯.斯内普,你就是个混蛋!

  回到地窖的我,开始一瓶又一瓶地喝着酒......

  我感觉,自己又回到了曾经黑暗的日子,没有阳光,没有欢乐,没有....哈利.....

  就在我以为,我要永远失去他的时候,他回来了......

  我以为这是梦,直到我感受到了他的心跳。

  “哈利,我出去找你了,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我从我的声音里听到了委屈和恐惧.....是的,我害怕了....

  “我就在这,哪也不去.....”

  感受着少年身上的清香,我重重的松了口气。

  他回来了,真好。

  他爱我,真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