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十章 斯内普的生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哈利得到福灵剂以后没有告诉任何人,它要用在那里。直到暑假开始,哈利也没有用福灵剂。

  哈利将福灵剂偷偷放了起来,等待着使用它的时机到来。

  哈利跟斯内普朝夕相处,日子一天天过去,哈利完全沉浸在了幸福当中。

  一年将要过去,哈利突然想起个问题。他几乎知道周围所有人的生日,他几乎跟周围所有人都庆祝过生日,唯独少了最重要的一个人——斯内普。

  哈利从来没听斯内普提起过他的生日,身边的人也没有说过这个事情,所以哈利竟然就这样把斯内普的生日给忘记了。

  哈利两辈子,这么长时间,竟然都忘记去想这个问题。哈利觉得自己真是个混蛋,把这么重要的事都给忘了。

  哈利没有脸直接去问斯内普他的生日到底是哪天。可是还有谁能知道斯内普的生日呢?

  哈利思来想去,只想到了一个人——卢修斯。

  卢修斯跟斯内普的友情是众所周知的,他跟斯内普认识时间那么长,应该是知道斯内普生日地吧。

  哈利通过地窖的飞路网来到了马尔福庄园。哈利刚出壁炉,就看见那只铂金色的孔雀坐在办公桌后,照镜子......

  “卢修斯。”哈利无奈地叫着沉浸在自己美貌中无法自拔的马尔福。

  卢修斯问声放下了手中的银镜,在哈利面前展现了一个完美的微笑,“你知道的,马尔福的美貌没有人能抵挡。”

  哈利嘲讽地挑起嘴角,“哦?不见得吧。西弗,好像就对你的美貌不太感冒吧。”

  卢修斯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瞬间就蔫了,铂金色长发垂在眼前,一副很颓废的样子,“你赢了。”

  哈利觉得眼前的卢修斯很可爱,他终于明白了德拉科那可爱的模样是从谁那遗传来的了。

  哈利特别自然地坐在了沙发上,随手拿起桌子上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哈利,你不可以喝酒。”卢修斯出声阻拦,小哈利才十二岁,酒这种东西还不适合他。

  哈利无所谓地回答道,“卢修斯,如果你的脑子没被门夹过的话,应该还能记得,我是重生回来的,而且上辈子已经成年了。”

  卢修斯在心里嘀咕着,这小子怎么越来越像斯内普了。“可是,你身体才十二岁。”

  哈利抿了口醇厚的酒,感叹着,“啧啧,不愧是马尔福,这酒真好。”

  卢修斯骄傲地仰起了头,“那是。”于是,沉浸在自豪中的马尔福华丽丽地忘记了,哈利不能喝酒的事情。

  “说正事吧,你不会为了喝酒来我这吧。”卢修斯也给自己倒了杯酒,跟哈利两个人喝了起来。

  “哦,我是为了西弗来的。”

  “西弗勒斯?”卢修斯疑问地看着哈利,哈利不是已经快拿下那只蛇王了吗,还有什么问题吗?

  “嗯....就是....”哈利有些难以启齿。

  “有话直说。磨磨唧唧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你。”

  哈利叹了口气,“我想问你,西弗的生日是哪一天......”

  “哦~1月9日。也就是今天。”卢修斯特别淡定地回答,哈利不知道斯内普的生日也是情有可原的。

  “西弗勒斯,他,不喜欢庆祝生日。”卢修斯有些忧伤地喝了口酒,“他很小的时候,也很幸福的。直到他发生了魔力暴动,西弗勒斯的父亲发现了他和他母亲是巫师。”

  卢修斯顿了顿,又抿了口酒。哈利静静地没有出声,等着卢修斯继续往下说。

  “有的麻瓜啊,因为惧怕巫师而产生厌恶。西弗勒斯的父亲就是这样,他一次又一次地打骂西弗勒斯。所以,西弗勒斯就觉得,他的出生是不幸的,他讨厌过生日。”

  哈利听着卢修斯讲述完斯内普的童年,心疼和悲哀充斥着他的心。也许,他比斯内普还要幸运一些,最起码虐待他的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哈利仰头,将酒一口喝下。定了定神,“卢修斯,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卢修斯仰起嘴角,“你知道的,西弗勒斯这个人不会自己说出来的。我给他下药了,吐真剂。因为我真的想知道他的事情......”

  哈利不得不承认,这一招干的漂亮。如果等斯内普自己说出来,还不知道得猴年马月呢。虽然这种方法不太好,但是这是最快,效率最快的办法了。

  不过.....“西弗,是怎么报复你的?”是啊,蛇王竟然被别人下药了,不报复回来,怎么可能?

  卢修斯的嘴角抽搐了几下,闷了一口酒,“还是不要提了吧。”被下药,导致身上所有的毛发被脱落,这样的事,打死都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

  卢修斯咳了一声,转移了话题,“你准备送什么礼物?”

  “礼物?”哈利歪了下脑袋,“魔药药材啊。”

  卢修斯恨铁不成钢地说,“傻呀你,把你自己送给他啊。生米煮成熟饭啊,这下看他还怎么逃避你。”

  哈利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狡黠地笑得像只小狐狸,“我知道了,谢谢你卢修斯。”然后,就从壁炉里,离开了。

  卢修斯看着哈利离开地背影,由衷地展现了一个笑容。“西弗勒斯,这次,你会幸福的。”

  ———————————————

  哈利回到了地窖,发现斯内普不在。于是从自己的小床底下拿出了那瓶福灵剂。

  哈利打开盖子,囔囔着,“来点好运吧。这一次,西弗,你别想从我身边逃开。”

  说完,一口气将福灵剂给喝下去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从身体里散发开来,让哈利觉得心情无比地舒畅。

  这时候,斯内普走进了地窖。不知道为什么,哈利并没有急着跟斯内普说生日快乐。

  而是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度数比较高的酒,他坐在小床上,拿着酒瓶冲着斯内普摇了摇,“西弗,来喝两杯吧。”

  斯内普皱着眉看着哈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应该十二岁吧。”

  哈利麻利地倒了两杯酒,示意斯内普坐到他身边。“偶尔喝一杯,也没什么。你不要忘记,我拥有的是一个成年的灵魂。”

  斯内普犹豫了一下就走了过去,接过了哈利的酒杯。

  哈利喝了一小口,对着斯内普说了句,“生日快乐,西弗。”

  斯内普对于哈利提到“生日”这个词,好像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一样,猛地将酒灌进了肚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