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40章 皇宫(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后嫌恶的看了一眼站在台下的刘御史,和身后背两个侍卫钳制住的刘宛凝问道:“刘大人,找我何事?”

    “皇后,臣今日前来是为伸冤而来啊。臣知道现在能救我的,只剩下您一人了。”刘御史跪在地上,老泪纵横。身后的刘宛凝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睁大眼睛望着四处。

    “我能帮你什么?有什么冤屈还是去找皇上说吧。”皇后懒得淌这趟浑水,脸色不悦想要赶人。

    刘御史蓦然抬头,紧紧的盯着皇后道:“娘娘,你可别忘了。我刘家也是出了一份力的。当日若不是您想要拉拢奉裕王,臣也不会将我的女儿屈居给一个商家出来的王爷。”

    “哼……”皇后冷笑一声,垂眸望着那座下的刘御史道:“刘大人,这话可不是乱说的。明明是你女儿爱那奉裕王爱的死去活来。可没有谁逼迫她。还有,有些话是不能说的,说了该怎么办?本宫想,刘大人应该不用我提醒吧。”

    皇后一身绣着大朵祥瑞金菊的袍子,脸上施了薄薄的脂粉。在那片如轻纱一般的帘子后,皇后的面孔若隐若现,笼罩在一片朦胧的光晕中。她面上已经是长年累月挂着的柔和的笑容,但是那眸中却是像是寒冰一样。

    “皇后这意思,是不想帮我们了!”刘御史起身,拂了拂衣袍,问道。

    “既然刘大人明白,就不需要本宫多说了。你本就不是我张家之人,我又何须要帮你呢?”皇后淡淡的说道。

    “是啊,娘娘说的都没错。”刘御史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帘后的皇后的身影。张家需要他的时候,便是供他像尊菩萨一样。不需要的时候就弃之如敝履。这张家人过河拆桥的能力真是不一般。

    “但是娘娘可别忘了。这些年来我掌握了多少东西。若是我随意拿出一件,都足以致张家毙命。”刘御史提声说道。

    这大殿中所有的人皆为皇后亲信,都知皇后目前在整个朝廷起什么作用。朝中大臣大部分都拥护张家,很少有人会去顾及到皇帝的意思。听了刘御史那句话之后,都觉得甚是可笑。

    如今皇后娘娘说的话也可比圣旨。所以刘御史凭那点证据,又能拿皇后怎么样?大殿中的人笑做一团。

    “你们笑什么!笑什么?”刘御史怒道。

    皇后开口道:“刘大人,还不清楚吗?以你现在的力量,无非就是以卵击石的道理。别伤着别人皮毛的同时,却是害的自己连点骨头都不剩了。”

    “哈哈哈哈哈哈……”刘宛凝忽然笑道,大力推开身边的两个侍卫,尖叫着朝皇后的方向跑去。她长发未梳,铺在身后,身上那件素白的衣衫。昨夜受了点打击,便一直精神不对劲。这样跑过去的时候就像是鬼魅一般。

    刘御史看着自己女儿疯疯癫癫的模样,心疼之余更是气愤。这些都是她一手造成的。自己女儿善妒,想要置慕容胭脂死地。那奉裕王爷也因此与刘府结下深仇大恨。

    刘宛凝还没跨上一级台阶,已经被拉了下来。他们怎么会让一疯婆子接近皇后呢。刘宛凝被前后涌来的侍卫夹杂在中间,往后一推。

    “滚开,滚开。谁准一个疯女人进的皇宫。”一侍卫大声呵斥道,拔剑指着刘宛凝。刘御史彻底崩溃,一边哭一边尖叫着冲过去将刘宛凝护在怀中。

    皇后显然也是被吓得不轻。她重重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刘大人,本宫命你马上滚出去。带着你那疯疯癫癫的女儿给本宫一起滚出去。”

    刘御史狂笑不止。自己一生为张家做出了多少,而自己收获了多少。甚至还把自己的女儿搭进去了,真真是天大的笑话。

    “好,你等着,你等着。”刘御史将刘宛凝从那些侍卫处领回,头也不回的出了大殿。

    高公公小心翼翼的问道:“娘娘。那刘御史那里,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他想说的是,那刘御史这么多年的确是为皇后做出了许多牺牲。

    皇后眯着眼,微微一笑:“无妨。不过就是我张家的一条狗而已。一条狗难道本宫还要期待着他要做出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吗?对于张家来说,他已经没有用处了。”

    高公公背脊上全是冷汗。这么多年来,皇帝不曾真正留在这里。都是他在侍奉皇后。如果他有一天,没有作用了,是不是也意味着是刘家的下场。

    他点了点头,额头上全是冷汗。皇后轻飘飘的瞅了高公公一眼,捂着嘴笑道:“怎么,高公公也在害怕本宫吗?”

    这句话,高公公有史以来拿不准怎么回答了。若是回答是,只怕也会惹得皇后不高兴。若是回答不是,他也做不到。

    “行了,本宫知道你心中的真正想法。你怎样说,都骗不了我。”皇后长袖一挥,纤手已经抚上高公公的脸。高公公只觉身上寒毛直立,连声音也在发着抖。

    “娘娘,现在不行。”

    她呵呵一笑,放下手掩着嘴笑道:“高公公,你不用怕。至少说你现在是安全的。但是本宫不敢保证以后。你只要乖乖的就行。本宫一定保你平安。”

    高公公猛点了两下头,心下发凉。他起身打了个千儿,道:“娘娘先歇着,我去给娘娘泡茶。”

    皇后并不做声,半晌才应了句好。高公公故作镇定的转身,出了院子。他终于开始奔跑起来。

    他以前觉得他可以一直待在皇后身边作威作福。但是现在他不觉得了。他觉得自己随时都会死于非命。这皇宫中,错就错在她太过于相信一个人了。

    皇后以后得势,定然不会放过他的。

    “高公公,近来可是好啊?”身后传来轻响。柳越从身后缓缓走来。高公公抬起头来,见是奉裕王,心中警惕往后退上几步。柳越不以为意,缓缓一笑,安抚高公公的情绪道:“高公公不用害怕。本王今日找你,只是想与你谈谈。没有别的意思。”

    “王爷,奴才还有事。娘娘还在等着奴才给她切的茶。”高公公拒绝道。待他回头想要从另外一条小径走的时候,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个暗卫将他渐渐围拢起来。

    “高公公,说了只是想与你说说话而已。不用害怕。”柳越沉声说道。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