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23章 两难抉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什么故事,我不感兴趣。”柳越并未打算为云舞的话停下,仍旧是冰冷着一张脸。六儿见此,冲上前去扑通一声跪下:“王爷,不可啊,万万不可。这永定离京都相隔了这么远。如今这时候回去,也不是万全之策啊。若是被皇上知道了,只怕是要欺君的罪名下来。最终也是怕连累到姑娘。”

    “你说的极是。”柳越怔怔的望着天际那边渐渐飘下来的雪珠子,低声说道。六儿听得他语气渐缓,知道他心中为胭脂考虑。

    “主子,何不先冷静下来。六儿这就去叫张德前来问话。”六儿施了施礼,用眼神示意了一番云舞,才退了下去。

    云舞上前施了一礼缓缓道:“王爷此刻担心的人定不会有事的。云舞小时常听阿妈讲,若是一个人在一刻想念一个人,若是生出了一种绝望的心情就证明真的出事了。可若是王爷抱着一定会与她相见的心情,就证明了那姑娘没事。”

    柳越蹙着眉,也不知听见没有。眸中萧瑟竟是无人可比。他一动不动的跨坐在那匹黑马之上,直如失了魂魄一般。过了良久,听得身后的小跑声,他侧身过去见着张德跑过来。刚要行礼,却被翻身下马的柳越抬手阻止:“你捡主要的说吧。”

    张德正要开口,抬眉便是见着这几日来这永定府听得最多的女人,云舞。他忽的噤了声,不愿讲下去。云舞尴尬的笑了笑,道:“既然王爷有事要议,那云舞就先告退。”

    柳越点了点头六儿上前几步替其引路道:“王爷,咱们还是回房再说。”

    “你说,胭脂竟是在刘家大牢里?”柳越一拍桌上的案板,气愤道:“那刘家老头子如今竟是这么大胆了。枉我竟是以为他是个好官,竟没料到?”

    “王爷,先息怒。”张德拱手继续说道:“王爷还是不要收回说那刘御史是好官的话吧。因为胭脂姑娘的所踪就是他告诉我们的。”

    柳越怔了怔,自己方才的心急如焚在这一刻才得到了缓解。既然是刘御史亲口告诉,自然是有办法保她平安,不然也不可能冒这么大风险去告诉奉裕王身边的人。

    他起了身子,脚下却是虚浮的,扶在那廊柱上心思早就已经飘远。那张德见此,才又缓缓说道:“其实胭脂姑娘在王爷走后,还算是过的好的。夫人将她打发去了离京都不远处的一小庄子,幸得那庄子里的妇人都是好人。还有那人在一旁的打理,所以王爷还是尽管放心的好。”

    “那人?”柳越蓦地回过头来,眼神透着森冷的寒意:“你说的那人是陈宣。”张德意识到自己说了错话,忙跪下去磕头道:“奴才口误,还望王爷惩罚。”

    柳越目光冷凝,只瞧着远方,道:“你为何要受罚?应该受罚的是我才对。你告诉我她过的还好,是对的,不应该怪你。“话虽这样说,可他神色丝毫见不到有一丝欢愉的痕迹。那话说完之后,竟是许久都为说话,沉默良久之后才听得柳越开口道:“张德,你先回去吧。去告诉刘大人,就说让他好生保住了她性命。若是伤了她一毫,我便只有要他女儿的命去抵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