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7章 相逢相识两如梦 (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月华如水,隔了桂叶落在地上,斑驳的光影在地上形成大小不一的光斑。她穿了一身素白的衣裳,立在远门,亭亭而立,仿佛弱不禁风,随时随地就会被那风吹走。这么多天来,她第一次见着她。

    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了一颗石子,激起了一阵涟漪。

    “哎哟,二奶奶你怎出来了。快回去,快回去。老奴会将公子安全送到住的地方的。”那老车夫栓好马车过来,见着胭脂不由上前说道。

    “无妨……”她抬眉微微一笑,眸中的人气儿也渐渐回来。“你瞧,我可是好多了?”胭脂却是侧了头将这个问题丢给了陈宣。

    他微微一愣,点了点头道:“那看着我来,是不是也要尽一下地主之谊,由你带我去我住处呢?”

    她猛地抬头有些羞怯的模样,随即点了点头。那老奴见此,心中也明白两人的关系,由胭脂亲自带去他也是放心,便道:“既然由了二奶奶带去。那老奴这就驾车回去复命了。”

    “诶,老伯不如进庄子喝杯茶休息一下吧。”胭脂很是有礼的问道。

    “哎哟喂,二奶奶啊。我们这些俗人可喝不了那些名贵的茶叶。老奴马车上带着贱内给老奴准备的凉茶呢!老奴觉得还是那水好喝!”他嘿嘿一笑,很是憨厚。

    胭脂听见这,却是有些红了脸,脸庞上的暖色也越发的显现了出来:“既然是这样,那老伯就先走吧。胭脂也就不留你了!”

    那老车夫闻言,垂手告退。行至那扇门时忽然转了个身子朝胭脂这边叫道:“二奶奶还请放心。在这庄子上的时日很快就可以过去了。相信老奴,二奶奶你很快就会重回柳府大院的。”

    “诶,这是何意?”胭脂一惊。却还为待胭脂问出,那马车上的铃铛已经一摇一晃的向远方而去了。

    这庄子是柳家的房产,因这里前前后后种着些新鲜的时令水果,是专为柳家供水果的庄子。来时恰逢了初秋的日子,鲜果满树。满园子的果树飘香。

    轻罗在前掌灯照着路,只留了一个不大点的半圆形状的光亮。胭脂与陈宣并排走在身后,一路清徐,微风拂面。虽还带了些许闷热,却不失惬意。进到这庄子来,她的确是看上去与平常的模样不同了。

    未施粉黛的脸上红彤彤的,就像是偷香归来的少女,手上还绑着一五色丝线裹成的手链子,下面吊着一小巧的银铃,轻轻一摇便可以听见清脆的铃声。

    “想不到你尽会这种玩意儿?”他轻轻一笑,视线抬了起来,唇角荡起一丝微笑。她有些纳闷,老半天反应过来,抬起手来使劲的摇了摇,笑道:“是庄子里的一老婆婆给我编的。说是为我肚中的孩子准备的。它还没出生,自然是就让我先带着了。”

    说完,她眉宇间隐隐有忧色道:“她还不知我这肚中什么东西都没有没有他们期待的柳家的骨血。”

    还未说完,就被陈宣捂住了嘴。他有些诧异随即苦笑了一下。

    “这庄子上大多都是楚氏的眼线。以后这种话少说点!”陈宣脸色微沉似是很不高兴,眼睛还牢牢的将她盯着。

    胭脂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以后绝不这样了。”他这才将她放开,手却是滑落至她的袖边。滚烫的指尖一下子握住了胭脂的手,她蓦地一惊,收回来已是不可能,只能有些恼怒的望着他。

    “看你这模样,就像是一只马上就要发火的一头母狮子一样。”陈宣不由得打趣道。

    “你才是……”胭脂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只好捡了最不具杀伤力的话回了回去。

    “唔,母狮子还不满意这话呢!”陈宣唇角含笑,手却不由得握的更紧了些。

    “你才是,我没有生气。我才没有生气!”胭脂否认道。

    “哟,这下承认自己是母狮子了!”陈宣低了头正对着胭脂的面容,忽的展颜一笑。胭脂明白过来之时,陈宣已经跑得更远了些。他随手躲了轻罗手中的的灯笼,绕着那果树园地跑了起来。

    “陈宣,你给我站住!”胭脂与别人第一次斗嘴居然就被成功带了过去,还承认了自己就是发怒的母狮子。整个园子中都听得见胭脂的吼声,却从其中终于透露出了点儿愉悦的感觉。

    次日起了个早。楚氏命了人拿了吃食在廊下斗养在金笼子中的云雀。此时却又像是下了一场大雨一般,院中许多的花儿被雨水打败,好生生的花朵儿被打的落下许多花瓣儿,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娇艳。

    楚氏站在身后,正是无奈之际,却见有一女分花扶柳而来,撑了一把油纸伞遥遥向她走来。着了一身素白的衣裙,迎风飞舞。长发尽披在肩后,像是一袭瀑布。眸中清丽,眉目如画。唇上涂着清清淡淡的胭脂,越发的衬得那张脸小巧迷人。她隔了老远朝楚氏微微一笑:“妹妹,这么些年来你过得可好?”

    楚氏悚然一惊,脚步不由的朝后退上几步,有些惊恐的望着眼前这女人:“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在这里?”

    她扬唇一笑,抚了抚长发道:“怎么,我不是在这里吗?难道妹妹不记得我了吗?这张脸你难道不记得了?”

    “你走开,你走开”楚氏用力去推眼前这女人,抬手之际却被牢牢的抓在手心。楚氏猛然一惊,猛的睁开眼睛,入眼的却是玉墨那一张脸。

    见着楚氏满脑袋都是汗,便是掏了绣帕仔细的擦了道:“夫人,方才是梦见了什么吗?见着您这么怕?”

    “给我滚出去!”楚氏夺回玉墨手中的绣帕道。

    “难道是你的姐妹吗?”玉墨却仍是没有离开,反而是抬眉毫不畏惧的问道。“奴婢方才听见夫人叫的是姐姐。可奴婢竟不知楚家还有两个女儿的?”

    “谁告诉你的。楚家没有第二个女儿,把你的好奇心给我收回去!”楚氏将被子提高,正欲再准备入睡。

    却听见玉墨缓缓说道:“听说夫人的母亲当年的第一胎因为是女儿,然后怕被责罚是送出去了的。而到了夫人之时,楚家就不在乎是男是女了!那这样说来,夫人是还有一个姐姐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