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2章 一波又起 (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进五月里,四下都开始炎热起来。陈宣立于内室中,听着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微微侧身让开那端着汤药的小丫鬟。屋内雅静,向南的炕前放了一张梨花木大案,上搁着一小香炉正焚着苏合香,炉烟寂寂,淡淡萦绕。

    进到里间来,因着布了隔热的湘竹帘子,却是阴凉如秋。那小丫鬟不由得打了个寒噤,见着陈宣却只着了一件薄衫,便不由得轻声说道:“陈管家,这屋子里荫凉,可是还要加一件衣裳。”

    说着,就要去拿搭在长榻上搭着的衣衫。陈宣的嗓子微哑,轻言道:“不用了。”说完,便又怔怔的望着那榻上紧阖双目的柳洵,眉宇间布满了愁色。

    帘外繁花亮眼,偶尔拂起一地的繁花,打着旋落在窗沿上。他的身子微微抖了一抖,忽然问道:“老爷,今日上午可有清醒过?”

    那小丫鬟从容答道:“只昨儿个醒了一会儿,不过说的却是胡话。之后就又昏了过去。”说完,抬起头来只从侧面见着他清减不少,或许是天气暖和之故,或许是衣裳单薄之故。

    他闻言点了点头,面上终于露出一丝缓和之意。无言走近了那床榻,却又似乎不敢坐下。小丫鬟见此,忙从旁搬了个板凳,挨着那床榻放好。

    陈宣素来少言寡语,尤为对下人们亲和。那小丫鬟不由得大了胆子问道:“陈管家,不知老爷这犯的可是什么病?怎么吃了这么多天的药……。”

    “以后这话不许问。”陈宣却是鲜有的微沉了脸。那小丫鬟见此,不由得赶紧跪下身子去哆哆嗦嗦道:“是奴婢越矩了。”

    他缓和了脸色,只是轻叹了一口气将那被褥拉高了些道:“你下去吧。”

    那湘竹帘子轻轻晃动,碧绿的颜色似那上好的翡色。那小丫鬟正欲推开门,耳边忽然听道:“记住不要跟任何说老爷在落梅院中。尤其是夫人院中的人!”

    “是。”门吱呀一声从外头关上。

    “咳,咳,咳。”陈宣只觉这屋中甚凉,不由得抚胸低咳几声。这几日都由他亲手照顾,几夜几乎没歇眼,尽是受了凉。他双手薄凉,端着那药碗竟觉有些烫手。

    那药汁浓稠,扑鼻的苦涩味。他端起那汤匙,正欲喂药,眼前却恍惚见到了玉墨垂眉站在树下时的模样,竟没来由的觉得心里头一突。陈宣心中微动,握着汤匙的手稍顿了顿,却将那汤匙转了个方向,放在了自己的唇边。

    那双手莹白发亮,却是极其清瘦,握着白瓷的手不由得有些发抖。他不知自己这样做是为何,他努力想要从过往中找到一点点缘由。心中百转千迴,一瞬间眼前飘过无数个画面。楚氏常叹他自己性子冷,可以不顾所有是个做大事的人。这来自于人间最亲的情造就了如今的他。如今也是因为这人间最亲的情毁了所有!

    药汁粘稠,入口苦的人心发颤。

    洞庭轩中已清冷多日,却不见门楣落魄,进到院中来方才见着打扫的极是干净。那正屋中门扉开着,廊前的石榴花开的如火如荼,飘飘然染了满园子的清香。

    轻罗正蹲坐在胭脂跟前学描花样子,听得见脚步声,忙起了身子。胭脂倒是不心急,将那狼毫搁在一旁,才施施然的起了身子。玉墨立在屋外,裙裾上沾了不少的落花,显然是站了许久。

    她神色固有的清冷,瞧了胭脂手中的东西,淡淡开口道:“老爷病了,如今在落梅院中休养,点了名命二奶奶你前去伺候着。暂且免了你的禁足令,速准备好就去吧。”

    玉墨见她缄默良久,眉头微蹙,不由继续说道:“怎么,你害怕。二奶奶你如今有什么好怕的,左右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你且好生想明白吧。老爷对你的眷顾,可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这番话正是说予胭脂听的,胭脂如何不明。轻罗心里微觉奇怪。若是老爷亲自点名,怎会由夫人身边的丫鬟告知,只恐其中大有文章。轻罗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摇了摇头。胭脂唇边含着一抹苦笑,眸中也似落了入水珠,闪闪亮亮竟让人看不清。

    胭脂点了头,应了句是,偏了头吩咐道:“去准备好,我们就去。”玉墨见此,知晓胭脂说一不二便觉心中略略心安。她早就吩咐了守在门外的那几小厮。只要胭脂已离开洞庭轩,定要见着她进了落梅院方可。

    在这府中待久了,这次去落梅院也算是熟门熟路。园子里翠柳繁花,百花开到艳到极致,却渐渐有了颓唐之势。那小丫鬟坐在廊下,见着一女子从远处渐渐走来。

    那女子着了一身碧衣,袖口处绣了几朵素净的梅花。脸上脂粉为施,发上别了一根通透的方钗,耳边流苏恰巧落在耳边。阳光微盛,照在那张略显苍白的脸上踱上了一层暖意。额间一粒鲜红的朱砂痣,眸中顾盼流光,直如秋水静潭,叫人移不开眼去。

    早就听闻了老爷新纳了房小妾,竟是真如那些个婆子口中所言一般。待她走近,那小丫鬟才反应过来,忙起身抬高声音叫了声:“二奶奶,来落梅院是所为何事?”

    “老爷命了我来伺候,还望姑娘报一声。就说是胭脂来了。”她嗓音柔婉清越,如琴瑟和鸣之声。

    屋中的陈宣端着药碗的手微微一顿,顺着那半开着的窗扉一望,碧树下果然见着一仪态翩翩的佳人,垂首而立,正是胭脂。

    他忙起身,将那碗药往炕几上一放迎了出去。那小婢女听见声音,噤了声往一边退开。胭脂见着陈宣,嫣然一笑,颊边露出浅浅的梨涡。

    “你来了。”他脸上有恍惚的笑意,稍稍一顿却又问道:“你怎么来了?”

    胭脂道:“是老爷命了我来的。”陈宣身子不由一震,扶着门框的手竟有些稳不住。凌厉的眼神一扫,落在那廊下站着的小丫鬟身上。

    那小姑娘扑通一声跪下道:“奴婢绝没有,绝没有。”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