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2章 心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凤羽轩中有一排放杂物的黑屋子。那屋子没有窗子,一关上门,只能在门缝里透出来一丝光亮。过了许久,胭脂才逐渐熟悉,能看清楚东西。摸索着在堆着杂物的脚踏上坐下来。

    屋里面闷不透气,扑鼻的霉味只闻的人脑袋昏昏的。她独个在这黑屋子中,也不知到底过去了多久。只觉得周围的一点点新鲜的空气都被她吸入进身体里面,门缝中的那抹光渐渐的黯淡了下去。

    已是夜晚了,没有人在来管过她。只是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夜晚的寒冷将她团团围住,不由得想要找着避寒的东西。

    这时,手肘不小心触碰到一团柔软的布料。胭脂心一惊,连忙躲开。她心中惊慌,却又叫不出来,手心里淌着薄汗,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怎么办?

    门外有人“嗒嗒”的敲着门板,胭脂忙起身跑到那门边上,望着那门缝外,却只瞧见一团蓝衣看不真切。在这般情形下,便只觉心中一暖,身上也渐渐的开始回暖起来。

    “可还好着?”那人的声音如以往圆润清华,透着冬日里来的冷冽。一股股梅花香顺着那门缝传了进来。胭脂定了定神,只是垂耳听着。

    门外有冷风呼啦呼啦的吹着,直直吹在人的心坎里去。柳越低头瞧了瞧自己的一身薄衣,便拢紧了兀自坐了下来。那门板往背后一移,胭脂知晓他是坐下且靠着了。

    “这时候等的可真是慢,若是快一些,我就可以把你救出来。也不必受这风寒之苦。”胭脂听见他长叹一声。这柳府内的事,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若是轮着其他,倒还有个其他法子。楚氏为人阴狠,被她真捡着了什么短处。这女人怕就保不住了。

    柳越只恐胭脂在晚上寻不着说话的人,在那黑漆漆的屋子里憋得难受。便打发了那守门的小厮点碎银子,说了半个时辰就走。眼见着这时候过了大半,最好想个法子让她把注意力转移了开去!

    “你瞧瞧,那里面还有我小时候藏着的弹弓呢!”柳越说道。

    胭脂愣了愣神,虽听见他这样平静的说出此番话来,但也不由得心沉重。如今知晓了他身份,是这柳家的大少爷。却心中无论如何也对他恨不上来。方才听闻那句话,她却注意听见了别的意思。

    “再等两日,等我去见了望月楼上的人。夫人就会把你放了。到时你便回你西墙吧。”柳越说完,就听见墙角处传来几声轻咳,示意是他该离开的时候。

    胭脂俱也听到了,便轻轻敲了敲门板,示意他快离开。柳越沉声打趣道:“怎么,还想要我陪你一会儿?”

    虽未见着,只要一想那人面上带着的浅笑,怔怔的望着她认真说出这番话来时就觉得害臊。隔了一个门板,幸好将胭脂红的发烫的脸颊盖住了去。

    半晌,从那门板的另一侧传出:“你若是能说话该多好。也不至于我一个人在这里唠唠叨叨了半天,也不见个回声。”见着这黑风,柳越不由得说出那番话来。说完,才觉有些不好,便掩着袖子轻咳几声以掩饰过去。

    那廊下的小厮见那小少爷还未出来,便更加的咳得厉害起来。柳越方才说出口的话,胭脂听的真实。只是她能如何奈何呢?

    柳越知道自己方才说了不该说的话,沉默了半刻,便起了身子,低声说道:“我先走了。两日之后,自然就会把你放了。”

    胭脂听见阶上袍裾在青石板上摩擦的声响,便知他已经离开。回到黑暗之中抱紧了双腿,睁着眼睛到了天明。第二日天还未亮,门外有一小厮送了饭进来,大约是怕她饿死了。

    睁着眼睛细细一瞧,方才看清楚玉墨带了几个小厮守在门外。瞧见她转醒,不由冷冷的打趣道:“姑娘难不成还喜欢上这里了?”

    待在一处黑屋子许久,方才看到了大亮的光照在脸上,眼睛灼的刺痛,忙用了袖子挡住光。“走吧。”玉墨的嗓音淡淡的,直叫人听不出什么喜乐。胭脂垂首跟在身后,忽听一阵风吹吹叶的声音,抬头朝那方向看上一眼。

    远远的,瞧见那株元宝槭下的那身蓝色衣裳。虽隔了老远,但也不难看出身形。今日天气暖和,小径两旁的杨柳依依,只垂着如碧玉妆成,轻拂在那风里。熏风里含着些许花香。

    “你们看,那不就是前几日在那西墙中的那大胆的丫鬟吗?”偶有几个多嘴的丫鬟叽叽喳喳的道。胭脂也只当是没听见。

    “听闻少爷费了不少的心思将她救出来。”

    “是啊,不知感恩的奴才。依我说,那西墙中的都不是什么好货!”那些个丫鬟见其胭脂那张脸如白玉一般,没有半分血色。却又生出了楚楚动人之意,另起院中的春色都黯然失了色。心想,真是一狐媚子,不过是一粗使丫头,哪里来的娇弱的毛病。

    于是不由得骂的更欢。胭脂将头埋的更低,心头里发苦。

    回到西墙,刚一入院子就见姐妹们都在那门口处等着。见着胭脂进来,大家都簇拥了上去,瞧瞧这瞧瞧那的,就担心楚氏对胭脂动刑。

    眼下看着是个好端端的姑娘,不由得眉开眼笑。老婆子俱在其中,见着胭脂朝她望过来,不由得微微一皱眉,别开了脸,杵着拐杖回了屋子。

    胭脂只当是今日谁惹了她,也没多心,随着姐妹们回了屋子便就打算换身衣裳就去帮衬着看看有什么事可以帮忙。

    那轻罗见到胭脂回来,笑着拉过胭脂的手笑的欢快。胭脂见其模样,知晓她是想说几句贴心话,便告辞了众位姐妹,拉着轻罗进了一小屋。

    “姐姐可是有意中人了?”轻罗浅笑着抓过胭脂的手,一笔一划的写道。

    至那最后一笔落下,胭脂蓦地收回了手,面容娇憨。朝左右望上一眼,猛的摇了几下脑袋。半晌,却又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又点了点头。只见胭脂面颊酡红,眸中光色也越发的亮了起来。

    轻罗瞧着,便也从中看出了点端倪。心里想着,若是一件喜事,倒也还好!只怕胭脂绞进这柳府的浑水之中,到时想着脱身便就难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