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9章 春归初见(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的衣角在她眼前蹁跹成云,面容藏在一片隐隐绰绰的烛火中看不清。

    “他要带我去哪里?”胭脂在心中问道,奈何自己却对这院子极为不熟悉,也不甚很清楚。

    那只有力的双手将她的细腕捏的生疼,胭脂紧了紧眉头,喉咙发出难听的呜咽声。

    胭脂一惊,赶紧用手将嘴捂住,心中一窒,才发现那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她抚了抚胸口,无声的叹气。她方才是在担心被听到那声难听的声音吗?

    其实何须介意,这世上还有谁会真的在意她是个哑巴?

    前方人声鼎沸,远远望去,灯火辉煌。掩着层层绿意中,绿色中带着朦胧的喜庆的颜色。笑声传来,丝竹声随着谈笑飘进胭脂的耳朵。熟悉的园子出现在前方,竟是春归之宴的地处。

    他是想干嘛,想要揭穿她的身份?

    胭脂用力的甩开柳越的手,转身就想要跑。神色慌张,想要尽力避开那园子。柳越皱了皱眉头,抬手挡去她在她的肩侧,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说,你到底是谁?”

    眼前的这女人穿着一身灰白的麻布衣裳,面容姣好,唇红齿白,额间一粒鲜艳的朱砂痣。可那漆黑的眸中望不到一丝的生气,仿若是坠入凡间的星星,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他冷冷的望着胭脂,那双眸子漆黑发亮,如黑玉一般,漂亮虽漂亮却是冰冷。柳越原本冰冷的脸上渐渐生起怒意,手不禁更加重了力道,将胭脂逼到一处,冷冷的说道:“怎么,又不说话。别以为不说话我就可以饶过你!”

    那双手像是鹰爪一般紧紧的将她的下颚扣住,让胭脂的脸无法动弹。

    热闹的花园里,高台上,那些身着艳丽舞衣的女子们,手中拿着红色的蒲扇,娇美的扭动着妖娆的身姿,伴着悠长的乐声尽情的演绎着属于春归之日的喜庆。

    “哦,对了!”柳越忽然想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番胭脂忽然说道:“六儿回乡探亲了,正好大爷我还缺个敬酒的。”

    隔台子老远的一处方桌上,柳越端着一杯酒遥遥的敬了一杯台上跳舞的美艳女子,唇角勾出一抹笑容,极尽魅惑之力。他的手指纤长白皙,握在青玉做成的酒杯上莹润发亮。躲在他身边不远处的正是胭脂。

    她手中端着酒壶,牙齿紧紧咬着,使劲瞪着坐在桌上喝的悠哉的某人。

    今日定是出门没有看黄历,怎会遇上这么一个不讲理的人。胭脂恨恨的骂道自己,真是流年不利。

    这最远处的这一桌,不见人来坐。众人知道这柳家的公子是个奇怪的主,不喜与人同坐在一起。所以这一桌离主桌甚远,甚是有些清净的过头。

    “不知母亲是作何,竟送来这样一个货色。”柳越边喝着酒边轻声呢喃道,目光轻轻一瞥身后垂首而立的胭脂,神色清冷。

    他目光深沉的飘过这园中坐在旁边桌上打扮鲜艳的女子:“喂。”

    胭脂抬起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唤她的人。几步上前为他斟满酒,正欲抬脚重回那片浓郁的黑影之中。

    “你可会跳舞?这台上的,我不喜欢。”他摇摇头,甚是悠哉的喝了口杯中的清酒,面色开始有些潮红。

    这话言之到底是何意,是跳的舞,还是跳舞的人?

    胭脂下意识的赶紧摇了摇头。

    “那好。”柳越点点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丝毫不在意胭脂的神情。

    “你上去跳一曲。”柳越说话向来说一不二,说出口的话怎还会收回去。他半眯着眼睛朝身后一趟,用手枕着头,唇角荡起笑容,就剩坐等欣赏了。

    “至于头饰!”他忽然起身,拉着胭脂走向柳林深处一些的地方。离开了那灯火笼罩的地方,眼前一片漆黑,鼻尖传来冷冽的梅香,周身冷意越来越强烈。

    胭脂不由得嘶嘶的吸了口凉气。

    “喏。”黑暗中,他的声线偏低,带着寒冬之气落在胭脂的心上。感觉到那人的鼻息就在她的脸的不远处,她不由得往后退上一步,后背考上略带湿意的墙壁。

    他很快将胭脂拉回来,挨近了他一些。

    胭脂这下心中有了计较,不由得僵硬着上身,不让她与他有一丝的接触。黑暗之中,他低低的笑开,挨着她的耳朵,压低了声音道:“真是纯净的一个小姑娘,倒是挺符合我口味的。”

    什么,什么。胭脂耳边似乎有什么东西爆炸开,将她的心脏震的嗡一声。瞪大了双眼,想要仔细瞧瞧眼前这人带着戏谑的模样。

    方才在外面,冷着一张脸,仿若是见了谁都像是欠了他钱的样子。她实在没办法想象从他口中如何说出的这句话。

    “这时候你难道不应该开心吗?”他皱了皱眉头,不由得起了身子离胭脂远了一些。他的眼睛异于常人,可以在黑暗之中也可以看清对方的表情。

    眼前的这来历不明的女人果然不出所料,倒是挺惊吓的。

    “我们出去。”胭脂还没来的及明白过来,就被柳越带了出去。这下适应了光线之后,才发现方才进的居然是一山洞。

    “果然是不错的。”他满意的欣赏了下自己的作品。胭脂不明所以的狠狠瞪了一眼那人,转身就要离开。

    “诶?”他拉过胭脂的手,将她往自己身边拉进了一些,居高临下的望着胭脂:“不是答应了要跳舞给我看吗?”

    她什么时候答应过他了?

    “收下了我的花,你难道还想抵赖?”他挑了挑眉,满意的看到胭脂再次被吓到了的表情。一抹红色从她的发髻处淡淡的开放着,寒梅的冷冽香味仿若就从她的身上传来,刺激着她的神经。

    红梅映衬下,那一双原本漆黑的眸子灼灼发亮。脸上腾起红色的霞晕,衬着雪白的容颜,丽的惊人。

    柳越的心攸忽一颤,抬起手将风吹落在胭脂眼前的耳发拂了上去,脸上的笑一半真心一半假意。不过片刻,他的面色恢复成冷淡的模样,收回手去。

    似装作无意别过脸去,台上的乐声已经结束。舞女笑声欢快,舞着扇子就要下台子去。

    突然而起的掌声将在座的宾客的视线吸引了过去。“在下新得了一舞女,不知可否让她上台献丑一舞?”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